重申启蒙 重申启蒙 7.3分

左派与启蒙

Autonomie
2018-03-29 12:29:24

此书是布隆纳对以《启蒙辩证法》为代表的左翼传统的批评和反思,他批评左派对启蒙的判断太过负面,且不像自由主义传统一样关涉具体的政治实践,无助于真正的启蒙推进。

但我认为,这样的批评失于狭隘。对于《启蒙辩证法》而言,从来不是像布隆纳认为的那样,是“科学理性导致了极权”,或是纯粹地将整个启蒙过程悲观化;相反的,霍克海默和阿多诺认为,真正使得启蒙走向反面的,是启蒙理性只发展了科学理性之维而丢掉了反思理性之维,他们批评启蒙的目的永远是想恢复康德意义上的多维度的理性概念,他们要给出启蒙的积极概念,以此来拯救启蒙。“启蒙就是极权主义”的论断不可表面地进行理解,尤其要看到,阿多诺在反犹主义章末,指出了启蒙“是有能力突破自己的界限的”。

布隆纳对左翼的批评是切中要害的,左派应该更加积极地关涉政治实践,推进启蒙事业。不过,要注意的是,虽然左派并不关注政治领域的构建,但换个角度讲,自马克思始的对启蒙的广泛的社会-经济-文化批判,也是只关心政治构建的自由主义传统所忽视的。这样说来,左派并非限制而是开拓了对于启蒙的理解,与自由主义传统恰恰能够相互补充。左派并非如布隆纳所言,对真正的启蒙事业没有什么助

...
显示全文

此书是布隆纳对以《启蒙辩证法》为代表的左翼传统的批评和反思,他批评左派对启蒙的判断太过负面,且不像自由主义传统一样关涉具体的政治实践,无助于真正的启蒙推进。

但我认为,这样的批评失于狭隘。对于《启蒙辩证法》而言,从来不是像布隆纳认为的那样,是“科学理性导致了极权”,或是纯粹地将整个启蒙过程悲观化;相反的,霍克海默和阿多诺认为,真正使得启蒙走向反面的,是启蒙理性只发展了科学理性之维而丢掉了反思理性之维,他们批评启蒙的目的永远是想恢复康德意义上的多维度的理性概念,他们要给出启蒙的积极概念,以此来拯救启蒙。“启蒙就是极权主义”的论断不可表面地进行理解,尤其要看到,阿多诺在反犹主义章末,指出了启蒙“是有能力突破自己的界限的”。

布隆纳对左翼的批评是切中要害的,左派应该更加积极地关涉政治实践,推进启蒙事业。不过,要注意的是,虽然左派并不关注政治领域的构建,但换个角度讲,自马克思始的对启蒙的广泛的社会-经济-文化批判,也是只关心政治构建的自由主义传统所忽视的。这样说来,左派并非限制而是开拓了对于启蒙的理解,与自由主义传统恰恰能够相互补充。左派并非如布隆纳所言,对真正的启蒙事业没有什么助力,它恰恰揭示了要充分实现启蒙所需要改善的广阔领域,这些领域并非单纯的政治构建可以简单覆盖的。在文中,布隆纳批评青年马克思《论犹太人问题》中“人类解放”的想法太过浪漫,其观点也被成熟时期的马克思抛弃,而在我看来,恰恰是马克思在解犹太人问题时看到了“政治解放”的局限性,才超越了自由主义所关注的领域,让启蒙在更开阔的意义上被理解,这自然有助于启蒙在更深刻的方式上的实现。左派虽然可能政治实践上是无力的,但从来不破坏启蒙,而是揭示启蒙道路之艰辛复杂,为更广泛的政治-经济-文化实践提供可能的条件。

不过,布隆纳批评《启蒙辩证法》“元政治和人类学的‘辩证’成为了对政治和历史冲突的分析的替代物。因此,进步会产生衰退,现代性将激发野蛮。”【P118】给人启发。霍克海默和阿多诺不信任任何学科后对启蒙过程进行的抽象思辨,一方面道出了启蒙最终走向全面宰制社会的伟大悖论,另一方面却也缺少细致的分析,陷入了一种“整体是错误”的悲观思维方式,因而忽视了近代启蒙过程中生长起来的理性力量限制和超越权力的可能。这也正是哈贝马斯、霍耐特等人对第一代法派的最主要的反思。

最后,匆匆阅读下发现了中译本一些翻译的问题:

1) P3页末引用《启蒙辩证法》“为了准备好一种实证的启蒙概念”,这里的positive应该译为“积极”而非“实证”,霍克海默和阿多诺要给出积极的全面的理性概念,来拯救启蒙,而非他们一直批判的实证主义。这里翻译错误导致句子完全是两个意思。

2) 整本书都把“极权主义”翻译成“集权主义”,这两个词完全指涉的是不同层面,不应该被混用。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重申启蒙的更多书评

推荐重申启蒙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