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终究拗得过时代么?

Q>
2018-03-29 10:52:49

最近几天,郑州突然燥热起来,偶尔才去的健身房也人满为患,这才意识到3月马上就要结束了,而2018年也完结了1/4.

又结束了一个大部头《放任自流的时光》,非常舒服的阅读体验,像是听一位长者娓娓道来上世纪六十年代的美国,一个充满了抗议和反叛,充斥着民谣和浪漫的年代,生机勃勃令人神往。而这位被鲍勃.迪伦视为“缪斯女神”的姑娘,最终选择了独立,拒绝做bob吉他上的一根琴弦,尽管令人唏嘘,却也成就了一段纯粹。

但比起这些,更让我感慨的是平行世界里的天壤之别。这源于另外一本书(夹边沟纪事),与之形成强烈对比的是,那是一次溺水模式的阅读体验,要一次次的被迫停顿去消化。而二者的共同点在于都发生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同样是在他们的青壮年,满腔的理想和野心。

苏西和她的朋友们为理想和信仰而活,音乐、戏剧、争取民权、反战、推进妇女解放。而此时的中国甘肃,那些曾经也野心勃勃的高知们每天挣扎的确是怎么活着,尊严早就低到尘埃、被泥土掩埋。每天十多个小时无意义的体力劳动,吃一切能吃或者不能吃的东西,草籽、树叶、老鼠、蚯蚓、拌了农药的种子、别人的排泄或呕吐物、死去同伴的尸肉或者内脏。

豆瓣上有个书评让人印象深刻,叫(右派的八百万种死法),在这本口述历史里,我们可以看到饿死、撑死、冻死、断肠、绑死、狼吃、枪毙、浮肿等等死法,而这本书,从出版到被禁再到删节再版,直至真正不挑战人类承受底线的今天,个中滋味让人品来都觉得尴尬。这么说来真的有被浪费的人生,所有这些在我们课本里无非是“反右运动”、“三年自然灾害”、“十年浩劫”这么轻松带过。当年3000多名右派两年后生还无非数百人,而这当然只是冰山一角。

而这些今天看来荒诞的历史,无非只过去了半个世纪。而遗忘的本能或者说别有用心已将其擦拭的几近模糊。往事并不如烟,所有的存在如若不能给后人以启发,那牺牲似乎过于单薄。

很多时候在阅读这些时,往往很多的无力感,同样的时间轴,个体的命运却千差万别,“应运而生”如果强行放在这里是不是也可以稍微解释下?时代真的有出口吗?一个人是否可以脱离或者突破他的时代?

如今这个时代,我们有了更多的选择和可能性,而很多人却选择了视而不见,蜗居在自我的世界和圈子里,是在辜负自己还是所处的时代呢?

延伸阅读: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放任自流的时光的更多书评

推荐放任自流的时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