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路天涯不聚首,再见已是百年身

亚齐妮
2018-03-29 10:42:17

万历年间,郑贵妃宠冠后宫,权势熏天,就连皇后所生之子都被其迫害。奶妈抱着奄奄一息的小皇子出逃,夜宿学士府,却被郑贵妃爪牙追来,血洗学士府。混乱中,小皇子下落不明,被其牵连的大学士王元驭带着怀孕的妻子逃亡,路上产下一女,名王揽溪。13年后,王揽溪入宫成为皇长子朱常洛的选侍,遂帮助朱常洛争得太子之位,可惜二人感情却间生嫌隙。从此,陌路天涯不聚首,再见已是百年身。

前路茫茫女儿愁

13岁的王揽溪被诏入宫,与冷宫妃子所生的皇长子朱常洛成亲。从得知这一消息后,被揽溪父母临终托孤的姨妈就每日愁眉紧锁,心里日夜不得安宁。毕竟当时血洗学士府的恐惧还未消除,这会子妹夫所剩的孤女王揽溪又要被诏入宫,卷入整个皇朝及后宫的纷争中去,前路茫茫,怎能不愁呢!

古时女子的命运都未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又如果莫名其妙毫无准备地被卷入朝堂后宫的纷争之中,若没有一点儿自保的手段,岂不是分分钟成为炮灰。

所以,揽溪姨妈的顾虑不无道理。13岁尚处稚龄,这样一个幼嫩花苞如何抵御风刀霜剑的侵袭呢?姨妈能做的,也只有让从小陪伴揽溪的随身侍女烟绕随同入宫,好歹有人能够照应。

去到皇宫的路显得那么漫长,也许是因为这条路并不是揽溪想走的缘故吧!在路上,一曲琴音竟让一位男子引为知音,不过纱帽遮住的不止揽溪的容貌,也遮闭了彼此早已注定的缘分。

情义两难怎奈何

初入宫时,郑贵妃对揽溪软硬兼施,却拉拢不成,遂起杀心。此时,揽溪与皇长子朱常洛似一对小冤家,却彼此理解,渐生情愫,继而大婚。不过,进到皇宫后的揽溪,因身边小人的频频作梗,遭遇了国本之争、妖书案、梃击案、移宫案等一系列暗害她与朱常洛的案件,终于明白皇宫后院是怎样一个地方,她也在这样的案件迫害中,渐渐成长为坚强的女子。而在“第二次妖书案”中,朱常洛遭陷害被软禁,揽溪以计谋得见朱常洛,竟愿同赴生死,至此两人鹣鲽情深,誓死不离。

可惜,有时最美好的愿望,总是会被现实无情的打击。到最后,曾经的过往也不过如云烟一般,如梦似幻,灰飞烟灭。

皇位之争向来残酷,更何况郑贵妃手握实际生杀大权,她怎么会让朱常洛抢了自己儿子的皇位。所以,先是揽溪的贴身侍女烟绕被福王侮辱后,又被安插罪名杖杀。随后,郑贵妃找准时机在宫外追杀揽溪和朱常洛,这时串起整本书缘分担当的公孙徵出场救下了揽溪。谁知死里逃生后的二人,在寻找朱常洛的途中,被朱常洛误解。彼时已有朱常洛骨肉的揽溪,为报夫仇,再度回宫,诞下小皇子。

时过境迁,朱常洛死里逃生也回到宫中,却因当时的误会,与揽溪拉开了心的距离,再不是两小无猜时,亦不是鹣鲽情深时,只余淡淡的情,深埋浓浓的愁。

情义两难怎奈何,终于揽溪如流云般离去,独留朱常洛在那孤清皇位之上。

青梅枯萎竹马老

其实,王揽溪并不算是大明真正的皇后,她是在假死出宫后才被追封的皇后。可她总以一己之力感染身边的人,同她一起扭转当时朝政阴暗的乾坤,这不正是一个皇后母仪天下的应做之事么。

所以,当揽溪因为朝堂风云诡谲变换再度回宫时,掩饰身份内助自己的丈夫与孩子。可惜,有些事并非能顺利扭转的,比如朱常洛薨逝。其实,在朱常洛利用烟绕之死,让揽溪唯一的哥哥去刺杀福王时,他就已经在揽溪的心里死掉了。朱常洛的死虽然也非自然,不过到底是命运,也是他自己的选择。世事无常,也非情愿,唯一的能做的不过忍耐二字罢了,不过开到荼靡花事了。

故事有一个开放式的结尾,有点“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的感觉。可,依旧是在这看起来貌似简单的结尾处,公孙徵频频出场,缘分担当的他将整本书的故事点全都串联起来,所有疑惑,皆成释然。回顾整部《大明皇后·揽溪传》,故事节奏虽紧凑到有些赶,不过仍旧能吸引我读下去。不过总感觉读起来,即使是欢欣的场面也有种淡淡的哀伤。

陌路天涯不聚首,再见已是百年身”,写到最后,这句话是我对整部《大明皇后·揽溪传》的评价,也是对时光流逝后人生真谛的白描。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大明皇后·揽溪传(全两册)的更多书评

推荐大明皇后·揽溪传(全两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