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魔丸”诞生后的自由世界

晓林子悦
2018-03-29 09:47:57

身为女人,皆知生育之苦、养育之累。怎样避免沦为“行走的子宫”?口服避孕药居功至伟。《魔丸的诞生》,说的就是这种小药丸的发明以及与之相伴的社会思潮的变革。

故事开始于“曼哈顿,1950年冬。”首先出场的人物是个老妇,“热衷于男女之事,花了四十年追寻使之更美好的方式”。她就是玛格丽特·桑格,出身贫寒却极具个人魅力,拥有丰富的情史,坚定的女性主义者和社会改革家。坐在她对面的男人名叫格雷戈里·平克斯,刚刚被哈佛大学视作激进分子扫地出门,急需突破性的科研成果来洗刷他的耻辱,他在30年代就研究下丘脑激素分泌与排卵控制的关系,最近引起了桑格的注意,于是有了这次会晤。

根据小说创作经典理论,起笔极其重要,渲染氛围并奠定全书基调。《魔丸的诞生》是一部非虚构作品,从这个开头来看,显然借鉴了小说的写法。不仅如此,全书在尊重事实的基础上,采用多线并进架构,围绕人物经历,多视角多方位呈现事件。美国科普作家乔纳森·艾格的这种笔法,避免了科学史的枯燥讲解,带来了小说式的阅读愉悦。

桑格和平克斯组成了联盟。这个联盟还有其他两位成员。约翰·洛克医生,他将承担初期避孕药的临床实验,并且以天主教徒的身份宣称这是一种“自然正常”、不违背主的意志的避孕措施。凯瑟琳·麦考米克加了进来。麦考米克在婚后发现丈夫是精神病患者,她爱他,却不得不逃避性行为。麦考米克与桑格一样,也是节育运动的一贯倡导者,作为一位有钱的老寡妇,现在她准备为她们共同的事业提供资金援助。

四个人,四种人生。因为一个目标,走到了一起。他们必须付出各自的努力。作者并没有竭力赞美他们,而是客观公道地表述他们的行为。

比如,作者没有避讳桑格的虚荣心,她为了推广避孕药到处游说,当她于1955年访问日本受到热烈欢迎之时,桑格忘乎所以地夸大了药物的效用,但在当时这种药物尚未投产。

比如,平克斯是一位不择手段的“疯狂科学家”。兔子和狗没法满足他的实验需求,他就违背医学伦理,采用不合常规的人体实验。起初是懵懂无知的精神病人,然后是波多黎各的穷人,被蒙蔽的实验体并不知道其中隐藏着极大的危险。

就在不久之前,宣称能够避孕的沙度利胺造成了几万名畸形婴儿。只不过,沙度利胺尚未进入美国,传言没有流播。他们的药丸在1957年后6月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局批准,迅速掀起了销售狂潮,人们为之欣喜若狂。

说到底,他们的成功是幸运的。不过,正如灿烂的太阳表面也有黑子,这些瑕疵并不能损害这项发明的伟大。

约翰·厄普代克有部小说,叫《伴儿》(Couple,1968)。书里写道:“他们相互把对方脱个精光,动作利索、手法娴熟。他想着要避孕,她笑了起来。难道安吉拉(他的妻子)还没有用口服避孕药吗?欢迎来到口服避孕药出现后的极乐仙境,她说。”这枚小小的药丸,被视作20世纪最重要的性爱工具创新,但它的意义并不止此。尽管自古以来就有避孕措施,但基本上都既不方便更不可靠。

简·奥斯汀曾经在信里感叹,“可怜的女人”,她的嫂子伊丽莎白刚刚生下了第十一个孩子。如果那时就有口服避孕药,伊丽莎白就不会有这样的命运,奥斯汀或许也愿意接受求婚,不至于选择孤独终生吧?

生下儿子之后,我的体内被置入了节育环。因为体质特殊,每逢经期,我就大量排血,如遇溃堤,无法正常工作生活。经历一年多的折磨,那个环在屡次冲刷之后自动排出了体外,有关部门终于允许我采用口服避孕药的形式节制生育。

口服避孕药的发明,让女性自主选择生育,为女性解放提供了技术支持。这项医学的进步带动了社会的进步,称之为“魔丸”,当之无愧。感谢魔丸——口服避孕药。它的诞生,是女人的福音。不止身体上的,更是精神上的。


补充几句:

别忘记服药,别忘记服药,别忘记服药!

重要的事情说了三遍,每日须服的如果忘了,还有72小时事后药,总之别忘了。

但是要注意,紧急避孕药把30天的药量浓缩在一颗里,对身体损伤大,不能当做常备手段。长效避孕药药性缓和,更能保护你的身体。“自由”是相对的。

意外怀孕这种事,我九年前遇到过。这辈子都不想经历了。我也希望大家都别经历。

要能留下,就不叫意外了。那会儿,很想要这个孩子,本能地觉得他(她)在我身体里,天天在长大。

我已经有一个了。商量来商量去,没有妥策。

主要原因大家都懂。次要原因无非是家庭条件。我无业,要是他也没了工作,可怎么办?长辈们都反对,不支持生下来。

只能去了妇幼院,做的是无痛人流。回家后,却天天疼。不懂医学,以为这是术后正常。熬了一周,去复检。医生不说清楚,只说要补个小手术,擦!

重上手术台才明白过来,上次没做干净。这次不能麻醉,只能熬着。医生拍我肚皮,说,放松、放松,不放松怎么做?器械“乒乒啪啪”地响,尼玛放松啊!

痛,痛。。。痛得觉得这是我的报应。

这些年,体虚畏寒,贫血头晕,每月的那几天,都很遭罪。幸好我做了一份自由职业,算是能在一定范围内安排自己的生活。

前些天,他跟我说,想辞职。为啥要辞职,是另外的话题,不说了。我能理解,辞就辞吧。这家伙偏偏还嘀咕了一句,九年前,就该辞了。我捶了他一顿。

九年前,不能要,不能生。不得已,舍不得。现在,可以要,可以生。可是,再也不打算怀孕、生育、养大孩子。老了,身体不好了,经济没保障,精力跟不上。种种种种种种种种。。。

更何况,这人间世,没有来此打滚一遭,未尝不是好事。

如果你真想来,愿你投生富贵,做一世闲人。

4
19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魔丸的诞生的更多书评

推荐魔丸的诞生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