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念区分与启示

泥巴
2018-03-29 07:44:49

本书探讨的其实是“话语结构”的更替,而非“微博140个字会使人大脑短路无法接受深度长文章”类的认知结构批评。

另外,技术有别于媒介,电视或可以作为光源,也能成“娱乐元媒介”。

我这人有点偏激,一听说手机有那么多坏处,就全然弃之不顾。但各项媒介本无非黑即白之分。为了避免大家想我那样落入窠臼,在此重点引述下电视的好处:

电视给那些在汽车旅馆里饱尝孤寂的人带来了无尽的安慰。

电视虽然削弱了人的理性话语,但它的情感力量不容忽视。

孤陋寡闻如我,总是后知后觉,一直到今天前还都从未反省过“物质”的决定作用。大概受笛卡尔影响太深?从小到大接受的“历史必然性”、发展是硬道理、科技是第一生产力教育,似乎使得我潜意识里怎么也瞧不起古人。大概是史书读的太少,受演义电视剧影响太深的缘故。

正好,波兹曼这书勾画了一个感觉亲切的柏拉图。唉,原来史上巨哲也跟我有相似的困惑:他不知道怎么搞定“述而不作”这问题,我则战战兢兢不知拿手机何为。

以前讲轴心时代人灵地杰,几大文明皆出现思考高峰。如果从技术史的角度入手,探讨口语和书写之变,或可觅得端倪,想必这事早有人做了吧?原来一切都没有那么神

...
显示全文

本书探讨的其实是“话语结构”的更替,而非“微博140个字会使人大脑短路无法接受深度长文章”类的认知结构批评。

另外,技术有别于媒介,电视或可以作为光源,也能成“娱乐元媒介”。

我这人有点偏激,一听说手机有那么多坏处,就全然弃之不顾。但各项媒介本无非黑即白之分。为了避免大家想我那样落入窠臼,在此重点引述下电视的好处:

电视给那些在汽车旅馆里饱尝孤寂的人带来了无尽的安慰。

电视虽然削弱了人的理性话语,但它的情感力量不容忽视。

孤陋寡闻如我,总是后知后觉,一直到今天前还都从未反省过“物质”的决定作用。大概受笛卡尔影响太深?从小到大接受的“历史必然性”、发展是硬道理、科技是第一生产力教育,似乎使得我潜意识里怎么也瞧不起古人。大概是史书读的太少,受演义电视剧影响太深的缘故。

正好,波兹曼这书勾画了一个感觉亲切的柏拉图。唉,原来史上巨哲也跟我有相似的困惑:他不知道怎么搞定“述而不作”这问题,我则战战兢兢不知拿手机何为。

以前讲轴心时代人灵地杰,几大文明皆出现思考高峰。如果从技术史的角度入手,探讨口语和书写之变,或可觅得端倪,想必这事早有人做了吧?原来一切都没有那么神秘。文言文精巧简短可能是纸不够的缘故,而我的文章废话连篇大概也可归咎于码字太便利吧?

至于卷轴转册页复归于电子卷轴,自是另一脉络。

这文章又是不成一体,下次再写过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娱乐至死 童年的消逝的更多书评

推荐娱乐至死 童年的消逝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