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浩波和他的时代

山野老猫
2018-03-29 02:40:32

沈浩波是极度缺乏安全感的,除了妻子,他的诗中几乎对一切人和物都充满怀疑和不信任。他是标准的是虚无主义者,不肯轻易投入信任与爱,并时刻警惕着,不被某一价值或信仰所捕获,甚至于当他带着怜悯的看望那些在苦难中的人们时,也不忘对其保持一种冷眼旁观的距离感。一个男人应对安全感匮乏的最普遍做法就是从女人那里寻找庇护与慰藉,沈浩波对妻子表现出的恋母情结般的依恋正是他极度渴望温暖与安全的心理投射。 我们不应该把沈浩波的这种不安全感及其背后的虚无主义仅仅理解为他个人的人格特质,而应该将这种人格特质理解为一个时代的普遍情绪与精神,正如他在诗中反复强调的他出生年份——1976年唐山大地震那一年,这是在中国现代史上标志性的一年,从某种程度上讲,随着一个人的离去,一个时代结束了,历史在那一刻似乎拐了个弯,正如歌中所唱的蒙在人们眼前的那块红布被揭下,原先支撑人们生命热情的绝对主义的理想与信念,顷刻间变成了相对主义的意识形态。而随之而来的集体主义的拆分与瓦解则将寄居其下的一个个个体抛入时代的波涛中,并被迅速卷入现代化与资本的洪流里,身处时代转折个体,只能各自消解各自落寞与彷徨。 而伴随这一新的时代成长起来的一代,早

...
显示全文

沈浩波是极度缺乏安全感的,除了妻子,他的诗中几乎对一切人和物都充满怀疑和不信任。他是标准的是虚无主义者,不肯轻易投入信任与爱,并时刻警惕着,不被某一价值或信仰所捕获,甚至于当他带着怜悯的看望那些在苦难中的人们时,也不忘对其保持一种冷眼旁观的距离感。一个男人应对安全感匮乏的最普遍做法就是从女人那里寻找庇护与慰藉,沈浩波对妻子表现出的恋母情结般的依恋正是他极度渴望温暖与安全的心理投射。 我们不应该把沈浩波的这种不安全感及其背后的虚无主义仅仅理解为他个人的人格特质,而应该将这种人格特质理解为一个时代的普遍情绪与精神,正如他在诗中反复强调的他出生年份——1976年唐山大地震那一年,这是在中国现代史上标志性的一年,从某种程度上讲,随着一个人的离去,一个时代结束了,历史在那一刻似乎拐了个弯,正如歌中所唱的蒙在人们眼前的那块红布被揭下,原先支撑人们生命热情的绝对主义的理想与信念,顷刻间变成了相对主义的意识形态。而随之而来的集体主义的拆分与瓦解则将寄居其下的一个个个体抛入时代的波涛中,并被迅速卷入现代化与资本的洪流里,身处时代转折个体,只能各自消解各自落寞与彷徨。 而伴随这一新的时代成长起来的一代,早早的从父辈所经历的精神震荡中吸取教训,因而对一切价值和信仰都保持警惕和怀疑,最终怀疑主义与个体主义所滋生的虚无主义终于大行其道,每个人都困守在各自的精神孤岛上,然而他们却又想着从个体经验与欲望中去寻求精神的慰藉与救赎,下半身写作正是在对个体经验与欲望的肯定与追寻在诞生的,而沈浩波正是这一理念的发起者和践行者,因此与其说沈浩波抓住了这一时代,不如说这一时代抓住了沈浩波,并通过他将这一时代普遍的虚无主义情绪表现出来,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些读起来让人面红耳赤而又直击心灵的诗歌正是个体经验与欲望所凝结的一朵朵的恶之花。 而沈浩波的幸运与精明之处在于,他早在冥冥之中就已经得知了自己将在这段诗歌史中所处的位置与所扮演的角色,因此当他以先锋的姿态出现而备受质疑的时候,他可以得意的说:“我觉得我自己,正在通往牛逼的路上一路狂奔。”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命令我沉默的更多书评

推荐命令我沉默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