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坚守善良和正直,这世间无可奈何的俗

齐柏林
2018-03-29 00:03:01
米嘉的弑父和阿廖沙背离佐西马长老应该是有同样的隐喻,虽然表现的形式和情感可能不尽相同。
阿廖沙在面对长老去神圣化的时刻表现出的信仰动摇,通过宽恕格露莘卡来宽恕自己的行为,终于让他在晨曦中理解了腐朽的意义,宗教不能带来神圣,长老并非走到自然规律前面,他的速朽证明了他所拥有的神权,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对不对)。
米嘉弑父的过程于他纨绔子弟的浮夸人生而言非常重要,不弑父如何成长。米嘉对格露莘卡的爱情,对父亲的仇恨,并无关系,浮夸幼稚的人性只会伴随着毫无缘由的爱和狠,只有这些强大的喜剧情感,能够填补米嘉苍白挥霍的生命。
伊万是单薄的,除了在宗教审判官的自述中,刷了一波巨大存在感之外,大部分时间都是小透明,想要用博学来赢取网红格露莘卡的心,事实上并不可能,每个网红爱的都是钱,都是流量,伊万只是个装逼文青。和他相比,一出场就自带BGM,喝个酒都要把整个村子的人叫醒的流量小生米嘉当然更受欢迎,哪怕这钱总是来得不明不白。
令人起疑的是苦行僧这个左派,每天吃点谈汤汤水水也不怎么好好好睡觉,但是却牛一样强壮,本以为这样的奇人会天赋异禀自带政治正确(自古以来都是如此,想想水浒传),然而在佐西马死



...
显示全文
米嘉的弑父和阿廖沙背离佐西马长老应该是有同样的隐喻,虽然表现的形式和情感可能不尽相同。
阿廖沙在面对长老去神圣化的时刻表现出的信仰动摇,通过宽恕格露莘卡来宽恕自己的行为,终于让他在晨曦中理解了腐朽的意义,宗教不能带来神圣,长老并非走到自然规律前面,他的速朽证明了他所拥有的神权,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对不对)。
米嘉弑父的过程于他纨绔子弟的浮夸人生而言非常重要,不弑父如何成长。米嘉对格露莘卡的爱情,对父亲的仇恨,并无关系,浮夸幼稚的人性只会伴随着毫无缘由的爱和狠,只有这些强大的喜剧情感,能够填补米嘉苍白挥霍的生命。
伊万是单薄的,除了在宗教审判官的自述中,刷了一波巨大存在感之外,大部分时间都是小透明,想要用博学来赢取网红格露莘卡的心,事实上并不可能,每个网红爱的都是钱,都是流量,伊万只是个装逼文青。和他相比,一出场就自带BGM,喝个酒都要把整个村子的人叫醒的流量小生米嘉当然更受欢迎,哪怕这钱总是来得不明不白。
令人起疑的是苦行僧这个左派,每天吃点谈汤汤水水也不怎么好好好睡觉,但是却牛一样强壮,本以为这样的奇人会天赋异禀自带政治正确(自古以来都是如此,想想水浒传),然而在佐西马死的那天,他出现得如此白痴,本以为会表现出他特立独行的风骨,却俗不可耐的高举双臂欢呼胜利,他进屋逐魔的愚蠢行径都昭示着他的智障,分明是一个快手乡村流量咖的做派,就差吃玻璃罐子,裤裆炸炮了。
而与其相对的佐西马就活脱脱是一个知乎大V了,热爱答疑解惑,不禁口腹之欲,喜欢帮小鲜肉提升眼界和知识技能,更时不时展示一下非凡手段,弄个把神迹来彰显一番我帝荣光,跪米嘉那一幕的小预言很有点星座运势和塔罗之风“最近将有大事发生。”没有标准和参照系的预言很容易被套用被对号入座,这种心理系的预测透露出佐西马长老的大V属性,如同知乎万年问“房价会跌吗?”一样,佐西马直接趴在米嘉面前“我为了他即将到来的痛苦悲伤而跪。”如何解释?房价涨也是痛苦,跌也是痛苦,怎么跪都有理。米嘉杀父得到格露莘卡是痛苦,不杀父失去了格露莘卡也是痛苦,面对一个跟父亲争抢情人到了一触即发一点就着状态的年轻人,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一个选项就是D:以上答案全不正确。
但陀爷好在设计了一个既杀又没杀的结局,可以说是一个薛定谔的爹了,怎么解释一个所有人都认为他杀了却相信他没杀,爹和“凶手”先后死无对症,众说纷纭的加强版罗生门,黑泽明应该是读过的不然也不会如此神韵。
公诉人穷毕生之心力怼出自以为天衣无缝的心理演讲,却被首都来的律师一路踩到地根儿里。代表中产阶级趣味的逼格律师在小农阶级面前也仍然低头,这是快手对抖音的逆袭,事实证明,人民群众基础才是人民革命胜利的充要条件,这也是国共之间的本质差异,代表富家公子贵族出身的米嘉终究还是被贫下中农踩在脚下,听见宣判的那一刻山呼海啸,大家不懂啊,为他吗什么明明具备了天时地利为何仍然死在海里?CEO蒋也不懂。
所以最终的解决方案是什么?就是遁,遁往美国还是湾湾无问西东。
郭立亚这个小装逼犯究竟是何用意成谜,可能是陀爷借他之口表现他对尘世的认知,一个坚定的幼年理想主义者,无神论者,未来的硅谷精英跃然纸上,不信奉任何一种信仰只信奉自我的高度理性人格,象征着俄罗斯民族内部逐渐崛起的丧,而孱弱死去的伊柳沙是纯洁世间美好善理的映射,是被霸凌的对象和无限宽恕的人格,是被侮辱和被伤害以及无法挽回的黎民的一生缩影。
在最终的最终,借阿廖沙之口,陀表达了对这真善忍的终极之爱:“我们首先将是善良的,这一点最要紧,然后是正直的,然后——我们将彼此永不相忘。”这句话不仅是阿廖沙说给在场的小朋友听,更是说给全世界他的读者的美好期许,对善良和正直的永不相忘,无所谓任何信仰,陀在追问了上帝魔鬼人间疾苦,审判法庭情爱伦常之后所得出的结论。
也就是他,用卡拉马佐夫家族堂皇仓促的一生追寻过的真理,唯此方知世间大道。
但这难道不俗吗?你问过上天问过红尘,最后告诉我们,不忘初心?这就是答案?
当然,这符合我的信念,答案也许正是这么简单,不过我觉得仍然有些落俗套,我们知道善良和正直的价值,我们知道坚守和保护的意义,但是,对此类普世准则的宣扬,仍不过是人性终极无奈的叹息。
这就是无可奈何的俗。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卡拉马佐夫兄弟的更多书评

推荐卡拉马佐夫兄弟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