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m.铁齿铜牙纪晓岚

春上村树
2018-03-28 22:39:40

纪:好酒,真是好酒!来来来,请请! 和:(大笑)到底是纪晓岚啊,一尝就知道这是好酒啊!实不相瞒,这就是我从京城带来的,一直舍不得喝呦。 纪:行了吧,和大人,有这样的好酒,你还能不孝敬皇上?来来来(满上,满上) 和:说实话,这酒只能与知音分享呀! 纪:堂堂和大人,你的知音会在牢里?切! 和:(一本正经的)三国时曹操煮酒论英雄,他对刘备说,“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耳”。今夜,和某有同感啊! 纪:(抿嘴笑指和珅)和大人,大奸与大善岂能并列?哎,你这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 和:行行行行,君忠我奸,君廉我贪,君贤我恶。行吧?天下清名被你占光,天下恶名被我占光。那你我岂能不饮上一杯啊?(举起杯来) 纪:(端起酒杯)好好,饮上一杯。(稍顿)和大人,咱们还是得说点正事吧。 和:说。 纪:燕城这帮贪官啊,把人吃的粮食换成了牲口吃的麸糠和草料,这件事和大人可知道? 和:(连连点头)我知道。 纪:(略疑惑)那和大人不觉得惭愧吗? 和:(轻轻摇头,笑道)我倍觉欣慰! 纪:(严肃地)为什么? 和:纪先生有所不知啊,这一斤口粮可以换三斤麸糠。这就等于原本能救活一个人的粮食,现在可以救活三个人了! 纪:可麸糠是给牲口吃的啊,不是

...
显示全文

纪:好酒,真是好酒!来来来,请请! 和:(大笑)到底是纪晓岚啊,一尝就知道这是好酒啊!实不相瞒,这就是我从京城带来的,一直舍不得喝呦。 纪:行了吧,和大人,有这样的好酒,你还能不孝敬皇上?来来来(满上,满上) 和:说实话,这酒只能与知音分享呀! 纪:堂堂和大人,你的知音会在牢里?切! 和:(一本正经的)三国时曹操煮酒论英雄,他对刘备说,“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耳”。今夜,和某有同感啊! 纪:(抿嘴笑指和珅)和大人,大奸与大善岂能并列?哎,你这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 和:行行行行,君忠我奸,君廉我贪,君贤我恶。行吧?天下清名被你占光,天下恶名被我占光。那你我岂能不饮上一杯啊?(举起杯来) 纪:(端起酒杯)好好,饮上一杯。(稍顿)和大人,咱们还是得说点正事吧。 和:说。 纪:燕城这帮贪官啊,把人吃的粮食换成了牲口吃的麸糠和草料,这件事和大人可知道? 和:(连连点头)我知道。 纪:(略疑惑)那和大人不觉得惭愧吗? 和:(轻轻摇头,笑道)我倍觉欣慰! 纪:(严肃地)为什么? 和:纪先生有所不知啊,这一斤口粮可以换三斤麸糠。这就等于原本能救活一个人的粮食,现在可以救活三个人了! 纪:可麸糠是给牲口吃的啊,不是给人吃的! 和:(不耐烦地)哎呀,灾民还算人吗?(凄楚的背景音乐响起) 纪:(大惊)你说什么? 和:(摆手)哎呀,你不要把眼睛瞪那么大!你知道不知道,行将饿死的人已经不是人了!(纪晓岚抿嘴无语)那就是畜生,只要能活着,还什么麸糠啊!那是好东西!草根,树皮,泥土都可以吃。(轻松愉快地) 纪:(摇头)此话出自堂堂和大人之口,真是令人震惊! 和:(点头)你当然感到震惊,你是一介书生。你只会在书斋里,手捧圣贤书骂骂当朝者而已。 纪:当朝者不公,自当抨击。(拍桌子) 和:你干嘛火气这么大嘛,来来来,喝酒,喝酒。 纪:喝…喝酒(无奈地)。 和:纪先生,你见过吃观音土活活胀死的人吗? 纪:什么是观音土啊? 和:你看看,你不知道。我再问你,你见过这千里平原,所有树木的树皮都被啃光的情形吗? 纪:(惊讶地)哦?? 和:(笑)易子而食,你当然听说过,那是史书上的四个字而已。我是亲眼见过的呀,这换孩子吃啊,呵呵,那就是锅里的一堆肉啊! 纪:(惊讶地)你? 和:你以为我毫无人性,是不是?你以为我只知道贪钱敛财,是不是?我亲自到灾区去过,到那一看我心都凉了。我这才知道,不管朝廷发下多少救灾的粮食,永远也不够!如果我不设法变通一下,那你在灾区看到的就不是灾民,而是白骨喽! 纪:(义正词严)这,赈灾的粮款不够,可以向朝廷再请求拨放嘛! 和:(轻蔑地)朝廷?你知道国库还剩多少银子?你不知道,你根本就不知道。征大小金川,平准噶尔部,眼下国库就是个空壳子了,你知道不知道啊? 纪:可朝廷还是发了赈灾粮款了呀,我看了他们的账本,所有的赈灾粮款全都进了这个薛大老板的钱庄了。(用眼袋敲桌子) 和:(急忙摆手)可不能这么说啊,薛大老板可是个神通广大的人,一文钱进去二文钱出来,我这才有足够的钱去救济灾民哪! 纪:我看了他们的账本了,大大小小的官员全都在侵吞这救灾的粮款。 和:(淡淡地)救民先救官!官都活不了,还救什么民?(也敲桌子) 纪:(大声,敲桌子)荒唐! 和:这是事实!千千万万的灾民哪,谁去发给他们赈灾粮款?是你发,还是我发?还不是得靠那些大大小小的官员?啊?喂饱了他们,他们才肯给我去卖命! 纪:(楞了,无奈地,摇头一笑)哼,真乃旷古只谬论!贪污受贿居然还有了大道理? 和:这是几十年官宦生涯换来的大道理,这是千千万万血淋淋的事实换来的金道理呀纪先生!他你怎么就不懂呢你? 纪:食君俸,为君分忧。点点滴滴,皆是民脂民膏哪和大人。(拍桌子)你怎么忍心在这饥民口中去扣出一粒粮食呢? 和:又来了,又来了!!!行行行,喝酒,喝酒……稍安勿躁,喝酒!(喝完酒,放下酒杯)官字怎么写?上下两个口,先要喂饱上面一个口,才能再去喂下面一个口。 纪:宋有包公,明有海瑞,康熙朝有施公,代代清官,愧杀大人也! 和:对对对,清官的确令人敬!可清官也令人畏呀! 纪:和大人,您就是无敬无畏,所以才无法无天了! 和:那我问你,古往今来多少清官多少贪官? 纪:清官如凤毛麟角,贪官如黄河之沙。 和:对呀,那我不依靠他们那我依靠谁呀?我这个军机大臣,要是没有他们撑着,那就是个屁,我容易吗我? 纪:好好…和大人 和:(急切地把杯子一放)倒到…倒酒! 纪:喝酒,喝酒!唉,既然和大人觉得贪污有这么多的道理,那你干嘛还要毁账本? 和:哎呀,毁也好,不毁也好,没什么意义。你有过目不忘的本事,毁了旧的,你还可以写出一本新的来嘛。 纪:(大笑)呵,那太好办了,你把我这脑袋看下来,这账本不久彻底毁了吗? 和:你以为我没有想过啊?(笑)可是,我说了不算哪。再者说,纪先生这大清国第一才子的脑袋,(咂个嘴)我还真舍不得。呵呵呵呵…,我只是想让你坐几天班房而已。 纪:呵,我明白,和大人是想把我跟皇上分开对不对? 和:(一脸诚恳地坏笑)对对对对,皇上一回京,我马上放了你。 纪:你以为皇上就查不出这账本来啊? 和:(继续坏笑)皇上正顾着找自己的生母,顾不上这些事。 纪:哎呀,一切都安排得天衣无缝啊,真是令人佩服啊! 和:(摇头直笑)哈哈,说实话这满朝文武,我最不想得罪的就是纪大人喽! 纪:可是我常常得罪的就是和大人呀!(同笑) 和:这又不回到那句话了吗,“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耳”!和某为能有你这样的对手,倍感荣幸啊! 纪:哈哈哈,能被天下第一大贪官和珅的赏识,真是我纪晓岚的不幸啊!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潜规则(修订版)的更多书评

推荐潜规则(修订版)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