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零解孔:“执今之道,以御今之有”

欢喜陀
2018-03-28 看过

李零二次写《论语》,取名叫《去圣乃得真孔子》,是之前《丧家狗》的补充。这两本结合起来读,可以弄懂李零的中国文化思想观。我以为从李零将《论语》、《老子》、《孙子兵法》、《周易》四本书合成一套,取名为《我们的经典》,可以窥探出他想表达的观点:中国哲学以“人间道”为主流,人间道受“天道”(《老子》道可道)的指引,知道了阴阳万物的规律,才能“博我以文,约我以礼,欲罢不能”(《论语》克己复礼为仁),持之以恒,走中庸大道。但是中庸大道是长路漫漫其修远,看似平坦,实则崎岖,外物总能蛊惑人心,让行道之人误入歪门邪道,所以需要“斗争哲学”(《孙子兵法》)为君子护航。以正合,以奇胜,虚实结合方能以迂为直。但是,努力了仍旧无法抵达目标,就需要知道“天命”(《周易》死生有命,富贵在天),知天命了方能知道可为与不可为,才能“执今之道,以御今之有”,选择以退为进,或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就是“不惑”了。对普通读书人而言,能“不惑”就是“德”了。

李零写孔子,强调的是外在的斗争环境。他会直言不讳的告诉你:人生来不平等,阶级与等级与生俱来,不是孔子想留,而是从来就去不掉;人心可畏,三人成虎,大众从来都是好色(物欲)不好德,就连政治家首先要谈的也是可操作性。想做好事,权力和钱很重要;又想做好事,又想不受制于人,这不可能。所以《去圣乃得真孔子》以“去圣”为开头,要表达的是“圣”和“仁”在《论语》中描述的都是五帝三王,是权力的代名词,说仁者爱人是因为处在高位更容易推行仁政。他称自己为学生和读书人泼冷水,是因为可望不可及的目标不要去奢望,先从君子道做起。他举了林彪和毛主席的例子说明圣和仁的关系,林彪说毛主席就是当代的尧舜,毛主席回答说六亿中国人皆可为尧舜。这其中的斗争哲学耐心寻味。

毛主席的话来自于孟子的“人皆可以为尧舜”。孟子是托古专家,有辩伪历史学家就曾经感叹过孟子胆子大,欺负战国的大王不读书,经常篡改孔子的言论去阐明自己的观点:梁惠王要利,他说利太庸俗,还是义好;齐宣王爱听靡靡之音,爱江山更爱美人,要学管仲一匡天下,孟子又说孔门不屑于谈管仲,因为他器量小,不知礼。殊不知孔子以“如其仁”评价管仲,恰恰是管仲大仁大义、先富后教(“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的观点启发了孔子。历史学家常常感叹幸亏梁惠王和齐宣王手边没有《论语》,否则把书一翻,孟子岂不是欺君之罪。当然,《孟子》写的都是蠢国王和小霸王,按照孔子的仁义观去读,没太大意思,要把孟子当童话故事,当做老小孩,老夫聊发少年狂,小胖子螳臂当车,挺着肚子,伸出肉手,大喝一声“软鸡巴贱丈夫,你还敢跟老子搞,老子修炼了浩然正气,至大至刚”,从这个角度看就有意思了,和看《庄子》一样,逍遥神仙看见不会叫的鹅都被杀了,也不禁失声感叹,连“无为”也会被杀?

孟子的性善(重仁)和荀子的性恶(隆礼)都是曲解了孔子的“攻乎异端,斯害也已”,这一点很像钱穆和李零,钱穆用“心”来解论语,强调的是读书人修身,守其仁心,守其恒心,循循善诱,诲人不倦这就是仁了。李零则把孔子放在政治的语境中,他以子路和孔子作比喻,子路是野人君子,有质有文,不以贫贱为耻,言必行,行必果。孔子是不惑而知天命,知其不可为而为之。这两个人是李零在《论语》中最推崇的两个人,李零偏重的是“行”,钱穆偏重的是“思”。所以中庸说,执其两端,则自见有一中道。我看网上的观点对李零和钱穆是各有褒贬,正印证了孔子说的:“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既欲其生,又欲其死,是惑也。” 知行合一,守其恒心,恰恰是论语的核心观点之一,钱穆和李零的书都读才能更好的理解《论语》。孔子说“不以言举人,不以人废言。”,我不能因为钱穆是老八股,而忽略了他的思想境界,也不能因为李零是激进派,而忽略了他的斗争哲学,结合起来才是守其中。

李零的书优点和缺点一样明显,可见他是性情中人;孔子说乡原乱德,李零对八面玲珑不感兴趣,在学者当中能勇于暴露自己的不足,不当好好先生的人的不多。不足之处不再赘言,简单总结一下李零的优点:

1、李零的文字深入浅出,这点很重要。学者写文章是为了传播知识,但是里面如果大量的学术名词,老百姓都看不懂,还怎样传播呢?就像“圣王”偏爱黄老之术,无为而治一样,看起来他是为了以道观物,做到客观公正,但领导神神秘秘却让下面的人更加趋炎附势,欲罢不能,这究竟是他想德治呢,还是迷恋那种被人关注、猜测的权力呢?

《大明王朝1566》 中的嘉靖皇帝

2、李零对孔子的解读很轻松有趣,尤其是对千古之谜孔子的长相,集异璧之大成,总结出,孔子高二米二,面窝头(地中海),螃蟹脸,额头凸起,马嘴,下嘴唇往前努,这非常有趣,尤其当你把嘴努成马嘴,模仿着孔子智者乐水的语调赞叹“水哉,水哉”时——老子说“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 故几于道。”譬喻人要往低处走。孟子反驳说“源泉混混,不舍昼夜,盈科而后进,放乎四海。”他说低洼满了怕什么,往江河去,往大海去。所以崔健唱,你问我要去向何方,我指着大海的方向。 ——正是不笑不足以为道,孔子的道,不远人,也可见李零在书中给读书人泼凉水的苦心,因为他的凉水是给有决心的人准备的。

《大内密探零零發》高手不一定要长的多英俊,这只不过是你们升斗市民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

3、李零将孔子的一生定义为周公之梦,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定义孔子最大的功绩就是保留下五帝三王春秋时期的历史和口口相传的哲学思想,孔子不是圣人,却得以在中国的历史上留寿,可见《论语》的前瞻性。李零将《论语》言论的出处,与历史上孔子说这些话的时间相结合,把孔子有些揣着明白装糊涂的地方指出来,还原了一个更加智慧和风趣的孔子。若非要挑一处缺点,那就是李零忽视了“心”在行动中的作用,孔子说三省吾身,就是行动一定会遇上难处,要想持之以恒,守住“心”非常重要。荣格反对佛洛依德把不能医治的病人全部送去洗脑也是一样,因为总有科学,总有智慧不能解决的问题,西方人通过宗教,东方人则是通过“心”。

大卫柯南伯格电影《危险方法》佛洛依德与荣格

《危险方法》荣格与病人

因为这篇文章主要讲李零解《论语》,最后附几段钱穆的文字,大家可以直观的比较一下:

钱穆帮李零解“丧家狗”:

孔子言礼必兼言乐,礼主敬,乐主和。礼不兼乐,偏近于拘束。乐不兼礼,偏近于流放。二者兼容,乃可表达人心恰到好处。若无内心之仁,礼乐都将失去意义。无礼乐之表达,则吾心之仁亦无落实畅遂之所。

所以大道废,礼坏乐崩,孔子说:“人而不仁,如礼何?人而不仁,如乐何?”

钱穆解“礼”解得很好。

礼,兼指一切政治制度,社会风俗,人心之内在,以及日常生活之表现,又为当时大群体所共同遵守。非礼违礼之事皆从人心之不仁来,可以非礼,就可以破坏人群一切相处之常道。

所以孔子看见鲁国诸侯僭用天子之礼,八佾舞于庭,说“是可忍,孰不可忍也!”

钱穆解《论语》孔子的察人之术,“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说“使己之为人,如受透视”,过于观察别人,反而迷失自己,自己匿藏了自己,还怎样观人呢,不自知,何以知人呢?孟子后来肯定也觉得不对劲,所以发明了浩然正气和“看着我的眼睛”,进行心与心的交流。自知已经就是不惑了,孔子四十才不惑。

再来抄一段钱穆解“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

乐水:水缘理而行,周流无滞,知者似之,故乐水。乐山:山安固厚重,万物生焉,仁者似之,故乐山。性与之合,故乐。 本章首明仁知之性。次明仁知之用。三显仁知之效。 然仁知属于德性,非由言辞可明,故本章借山水以为形容,亦所谓能近取譬。盖道德本乎人性,人性出于自然,自然之美反映于人心,表而出之,则为艺术。故有道德者多知爱术,此二者皆同本于自然。 《论语》中似此章富于艺术性之美者尚多,鸢飞戾天,鱼跃于渊,俯仰之间,而天人合一,亦合之于德性与艺术。此之谓美善合一,美善合一之谓圣。圣人之美与善,一本于其心之诚然,乃与天地合一,此之谓真善美合一,此乃中国古人所倡天人合一之深旨。学者能即就山水自然中消息,亦未始非进德之一助 。

钱穆解孔子“人之生也直,罔之生也幸而免。”

不正直之人得以生存,此乃由于他人之有直道,幸而豁免。如不仁的人得以生存,是因为人群之有直道。若人都是不仁不直,久矣,无此人群。

钱穆的文字你得想一想,就像他自己也经常说“读者此处当体会”,可以比较一下老子的“俗人昭昭,我独昏昏”,都是讲在物质社会要当苕。

钱穆解“务民之义,敬鬼神而远之,可谓知矣。”

苟能务民之义,自能敬鬼神,亦能远鬼神。两语当连贯一气读,敬鬼神,所以敬民,远鬼神,以民意尤近当先。“民,神之主也。”而“仁者先难而后获,可谓仁矣。”治人当先富后教,治己当先事后食。

这是十年前《论语》给我的最大启发,就是特别强调“治己”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我们的经典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