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失去,都是寻常 ——丁丁张《只在此刻的拥抱》

叶鄙人
2018-03-28 看过

大城市,让一群迷茫的人陷入其中。混的好的,似乎也会时常反问自己,我在大城市得到了名利,除此之外还有啥;混的不堪的,除了一切高昂的“生活费”,似乎并没有得到什么。大城市对于年轻人来说,正如廖一梅所说“年轻时并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但一直清楚地知道我不要过什么样的生活”。所以,太多的年轻人削破了脑袋想涌入城市,让自己的梦想的种子扎在这原本贫瘠的土地上蓬勃生长。 知道想过什么样的生活的年轻人,因为像周达雨一样不想要平淡的日子,不想在所谓的故乡,活的也像异乡人,闯进了本不应该属于自己的城市。于是,看到了周达雨隐藏自己的生活现状高速父母自己过的挺好;看到了白树槿对外谎称做金融的,知道被熟悉的人知道真实工作;看到了小妍无法承受城市的压力回到自己的故乡,当个公务员以及嫁人生子…… 冰冷的钢筋水泥的城市,人与人越来越生疏,感情似乎变的不堪一击。周达雨因为凌野或者不是因为他来到北京,却不敢去联系他直到有一天看到他和别的女孩子在一起,才知道自己的幻想破灭;白树槿和陈年相处了七年多,聊过的天的内容却很少有变动,我无法定义这种关系是情侣我只能看做是炮友……现实生活中也是如此,情感也是脆弱的,在高压的情况下,其中一方哪怕只是一种很小的错误也会使一段感情前期的努力都付诸东流,哪怕已经很多年。很多人害怕去恋爱,正如白树槿口中“到了一定时候,人就懒得折腾了,爱来爱去的,无非是证明自己还年轻,还有劲儿折腾”。 城市让人学会了伪装自己,不敢袒露自己的内心的想法。作者却很巧妙的借助一个叫小飞的孩子,当别人谈及他的父亲,很大方的告诉对方来告诫那些大人面具待久了。周达雨不敢真实的告诉自己的父母自己刚到的不堪;白树槿刚开始不敢告诉仲要自己内心的想法——喜欢他,后来不告诉他回老家的原因;林雀多不敢告诉周达雨自己要去美国不再回来……每个人都像一个刺猬,让自己有太多“刺”不让别人靠近,幼稚的这样的自己很酷,不需要别人的关心,然后躲在某个不知名的角落独自流泪。 然而,城市不需要这些面具已经长到肉里的人,也不需要这些“很酷”的人,它需要的是烟火气息。进而,才会一个拥抱而显得那么弥足珍贵。小妍离开北京,抱了周达雨,似乎在告诉她对不起,我先走一步了,你加油;仲要因为喜欢抱了白树槿,才会让白树槿割断了与陈年的关系,得到了仲要“短暂”的呵护和自己快乐的日子;最后周达雨与白树槿的那一抱,抱出了不舍、惺惺相惜,亦或是对不起我先逃了的愧疚等等。或许,城市中的一些微小的动作或关怀都是一个人表露心迹的方式,希望这种方式会越来越多。 城市的夜晚璀璨喧闹,霓虹闪烁,与星争辉,却又是一个又一个孤独灵魂出走的时刻,每个孤独的灵魂却没有任何交集,这可能就是所谓的群体孤独。熟悉的人互道晚安,只身一人的人只能自己晚安。然而,晚安多种多样,晚安过后我们还会干很多事,想很多事。无一例外都是自我灵魂拷问,甚至是自我折磨。为什么来到这个城市?来到这里我得到了啥?我以后该何去何从?我该不该灰溜溜的跑回去?父母现在又会怎样?……这或许就是一种缓解压力的方式,因为爹妈都睡了,老板都睡了,竞争对手都睡了,全世界都睡了,用这好不容易空出的时间,做一点自己“喜欢的事”。 终究,不是城市让我们得到什么,也不是城市让我们失去什么。城市从没放大音量,也从没试图低语。城市就是一个围城,城里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进来。正如文中所说,“不一定来到大城市,你就可以拥有你梦想的生活。不是离开家乡就更勇敢,也不是留在家里就显得更窝囊更没有梦想,完全不用这样思考问题,你在哪里,都可以过得像自己,都可以过上自己喜欢的生活。除非自己根本就不愿意,或者你根本不知道自己要什么。” 别去试图解释什么或者问自己一连串的问题,因为不是所有问题都需要有一个答案,长大了就要学会不追问。毕竟,人生本来就是一个越来越无耻的过程。 希望今年毕业的我,可以背着书包离开校园,可以淡然的说一句“南京,再见”;他日归来之日,亦可以说句“南京,你好”。也希望在其它城市,也会安慰自己“用尽全力,也可能失去”。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只在此刻的拥抱的更多书评

推荐只在此刻的拥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