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谈建筑的时候,我们在谈什么?

申仙
2018-03-28 22:11:01

接触姚仁喜是个很偶然的机会,因为前些日子触及宗萨蒋扬钦哲上师所写的藏传佛教书籍,而译者恰好为上师的弟子姚仁喜。宗教信仰是一个需要经历艰涩繁杂的过程,而姚先生在译文中所表现的大道至简,平实自然也暗合了其在建筑设计领域的独到审美——空间和心境。

先来看看《内境·外象》里有关建筑美学里“禅”的定义:

说起自然,我们可以说是把森林、草原,或者就是把绿意搬进建筑来,但事实上,自然不是这么简单的道理。中国人说自然而然,一个空间能够让我们感到自在,才是自然。

以光影的形式呈现佛经文字,这是在此之前从未有过的尝试。“水月道场”其名取自创办人圣严法师入定观出的“空中花,水中月”一言,而光线透过镂空文字所产生的空间感配合经文的庄严,使得建筑与内质完美结合,水、光、佛、静,纯粹又不繁复。这种设计颠覆了以往传统佛教圣地的仪式与视觉感受,而另一面又暗合了禅宗所秉承的花开半朵、话不说透的参悟。

...
显示全文

接触姚仁喜是个很偶然的机会,因为前些日子触及宗萨蒋扬钦哲上师所写的藏传佛教书籍,而译者恰好为上师的弟子姚仁喜。宗教信仰是一个需要经历艰涩繁杂的过程,而姚先生在译文中所表现的大道至简,平实自然也暗合了其在建筑设计领域的独到审美——空间和心境。

先来看看《内境·外象》里有关建筑美学里“禅”的定义:

说起自然,我们可以说是把森林、草原,或者就是把绿意搬进建筑来,但事实上,自然不是这么简单的道理。中国人说自然而然,一个空间能够让我们感到自在,才是自然。

以光影的形式呈现佛经文字,这是在此之前从未有过的尝试。“水月道场”其名取自创办人圣严法师入定观出的“空中花,水中月”一言,而光线透过镂空文字所产生的空间感配合经文的庄严,使得建筑与内质完美结合,水、光、佛、静,纯粹又不繁复。这种设计颠覆了以往传统佛教圣地的仪式与视觉感受,而另一面又暗合了禅宗所秉承的花开半朵、话不说透的参悟。

更精妙处还在于大雄宝殿西面巨大木墙上,姚仁喜透空刻出的汉字《心经》,随着太阳的起落,光线穿过透空的文字打在木墙后面的柱子上,会呈现出不同的方位和视角体现,有种“转经”的意味。

不懂佛的人永远无法将佛教设计得如此纯粹。

姚仁喜这一神来妙笔得益于其在建筑设立层面的见地,而这种天赋是难得的,其对国学艺术的认知使得他经手的任何一个场域都可以体现人文气质,这也是国人推崇备至的原因所在。无论是先前于上海所办的“内境·外象”展览会,还是更深一步的文字叙述,姚仁喜灌注其中的都是始终保持着的高度热情和专注,这也与他自序中提起的“不变初心”有着很强烈的共鸣。

马未都曾在一期访谈中提到过“匠心”一词,他的解释为当你热爱这项事业,并将任何投入其中的时间和精力都当做理所应当的事情,那么你做出的每件事物都有“匠气”在里面。姚仁喜的积累和广博是他创造力的源头,他所做出的每一次努力都能让人看清一个设计师的“良心”,心安则理得。

如果更进一步来说建筑与文化的传递,那么就不得不提姚仁喜为台北故宫博物馆南院所做的以“龙”、“象”、“马作为隐喻的流线型量体交织设计。建筑师是一个关心历史的行业,因为对于他们来说,一个建筑的完工将会是未来几十几百年的屹立,所以在这个不可逆的行动中,应该对时间抱有敬畏,这也是姚先生为什么会一直强调“隽永”的概念。

正如梁思成先生在保护文物古迹上的坚定立场——一个东方古国的城市,在建筑上,如果完全失掉自己的艺术特性,在文化表现及观瞻方面都是大可痛心的。

姚仁喜同样认为,建筑的出现是该融入文化和地域性思考的。所以他将中国书法中的浓墨、飞白、渲染体现在台北故宫的整体之上,并借由现代数码设计呈现龙纹、云纹等式样,自见厚重。

两千多年以前,中国的文人给自己提出了“三立”的标准。《左传·襄公二十四年》载:“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为不朽。”据此也又有“君子之儒”与“小人之儒”的分别——君子之儒者,怀兼济天下之才,忠贞爱国,扶正祛邪,惠及当时,名留后世;小人之儒者,携雕虫小技以傲,青春作赋,皓首穷经,自誉翰墨,数黑论黄,下笔或有千言,胸中实无一策。

而建筑美学在到达这个程度开始,未尝不是文化的另一种延伸方式,姚仁喜所展示便就是文人畅行的修行风骨——谦和、自律、专注、贯承、弘扬。觉察生活的真谛,以建筑实相表现万物万象,“使用者跟建筑互动,是建筑师最大的的乐趣。”要知道,姚仁喜的自然之美是有人气在里面的。

就像如果每座城市都有属于它的“诚品书店”,对于任一心仪文化之人都是醉生梦死的好去处吧。

我们在谈建筑的时候,我们在谈什么?

建筑之于一个城市的美感应该是起到主导作用的,而一座城市是否拥有它独特的气质,也是每一个建筑师该赋予自己的使命。那么中国建筑的气质应该是什么样的?中正平和、豁达自然。哪怕是用钢铁语言来表述情感,那份意境依旧该是举重若轻的。纵观姚仁喜建筑的设计说明,不难发现其对清水混凝土的执着,行内人都该明白此材料的大量使用所带来的施工工艺难度的提升,但其朴素大气的特点依旧让姚仁喜为之着迷。

善施佛理,采纳阴阳、调和、中庸的理念,姚仁喜先生为中国建筑领域带来的,不止是技艺的提升,更是文化的传承。我见青山多妩媚,青山见我应如是,国人与自然的共鸣便都在其中了。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内境·外象的更多书评

推荐内境·外象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