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克白 麦克白 8.7分

都是命运惹的祸? ——读《麦克白》

小盐
2018-03-28 看过
《麦克白》是莎士比亚四大悲剧中一个关于野心和欲望的故事。故事开始的时候,主人公苏格兰将军麦克白可谓是春风得意——他刚为国家平定了叛乱,正乘风凯旋。

一切都挺好的,要不是半路遇上了三个女巫。女巫对麦克白说了些什么呢?第一个女巫称呼麦克白为葛莱密斯爵士,第二个女巫称呼麦克白为考特爵士,第三个女巫称呼麦克白为苏格兰国王,同时说,他的同僚班柯的后人将成为国王。麦克白本来就是葛莱密斯爵士,所以第一个女巫的话说了跟没说一样,但麦克白既不是考特爵士更不是苏格兰国王,后两个女巫的话就让人摸不着头脑了。不过,没过多久,麦克白就明白了,因为国王的信使到了,宣布麦克白被封为考特爵士。原来女巫的话是预言,还是当真会实现的预言!

到了此刻,一切仍旧挺好的,而且更好了,要不是麦克白夫人在背后推了麦克白一把。话说每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伟大的女人,其实每一个失败的男人背后很可能也站着这么一个,比如说麦克白。麦克白夫人美不美丽我不清楚,但我知道和莎翁笔下众多美丽却没大脑的女性相比,她绝不至于没大脑,虽然是一颗恶毒的大脑。为了不辜负命运的一片盛情,麦克白夫人极力鼓动心存犹疑的丈夫杀掉在自家城堡过夜的苏格兰国王邓肯。有野心和女人壮胆,麦克白一不做二不休,一刀解决了善良的老国王,并顺利登上了王位。

事情看起来也还不坏,如果麦克白没想起女巫另外一个预言的话。什么预言?即班柯的后代也会登上王位。“不行,必须斩草除根!”命运一旦不向着自己,麦克白就开始翻脸不认人了。但正所谓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麦克白雇佣的那群刺客虽杀死了班柯,却让女巫预言的核心人物班柯之子逃掉了。

现在事情看起来有点糟糕了,更糟糕的是麦克白还有良心,外患未除后院却又起了火。大宴群臣之时,麦克白竟然看到班柯的鬼魂坐在自己座位上,亏心事做太多的他瞬间陷入了“间歇性疯狂”。于是,他想起了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那三个女巫,决定找她们问个明白。女巫的话让麦克白稍稍宽慰了一些,她们说,没有一个妇人生下的人可以伤害麦克白;麦克白永远不会被人打败,除非有一天勃南的树林会冲着他向邓西嫩高山移动。可是,事实证明,这不过是命运同麦克白开的一个苦涩的“逗你玩儿”的玩笑。于是让麦克白做梦也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大批兵士手中举着一根勃南树林的树枝攻向麦克白,没足月就从母亲腹中剖出来的麦克德夫把剑指向了他的心脏,麦克白死期已到。最后,我们还很有必要提一下那个在麦克白人生中占了重要地位的麦克白夫人,这个内心强大的女人同样没能抵制住良心的谴责,死于精神错乱。

事到如今,一切已经无所谓好还是糟了。但麦克白的内心想必又可以获得阔别已久的安宁了,就像他杀死邓肯后所说的:“我们为了希求自己的平安,把别人送下坟墓里去享受永久的平安,可是我们的心灵却把我们磨折得没有一刻平静的安息,使我们觉得还是跟已死的人在一起,倒要幸福得多了。邓肯现在睡在他的坟墓里;经过了一场人生的热病,他现在睡得好好的,叛逆已经对他施过最狠毒的伤害,再没有刀剑、毒药、内乱、外患,可以加害于他了。”

或许直至到了九泉之下,麦克白才明白,心灵宁静才是命运真正的恩赐;也或许杀死邓肯后他就明白了,只是上了贼船的他已经没有了退路;还或许,他永不能明白。谁知道呢?我们总觉的唯有金钱权势才是命运的额外眷顾,其实是身下骑着马却目不转睛地盯着四处奔走的驴子,有本事当然可以牵一只回家,但万不可就此舍弃了身下的马。那马,就是一颗宁静无愧于天地的心,出生的那一刻,命运就这一它能给予的最珍贵的东西平等地赐予了我们每一个人。

人通常的痛苦有两种,一种是肉体上的,一种是精神上的。我不敢说精神痛苦一定胜过肉体,我只知道它同样令人苦不能当。陀思妥耶夫斯基笔下的拉斯科尔尼科夫有着那样强大的杀人理由都同样被良心折磨得精神错乱,更不要说完全由野心驱使纯属作恶的麦克白。而许多情况下,像良心谴责这一类精神痛苦其实未尝不可“早发现,早避免”。假如麦克白能早早意识到同内心的安适相比,国王的宝座简直一文不值,他定不会落得这样一个下场。你也可以说,都是命运惹的祸。然而,假如女巫的预言果真灵验,即便不杀邓肯,那国王的宝座想必也跑不了。事实上,麦克白所顺应的,不过是于他有利的那一部分命运;再直白一点,他所顺应的,其实就是自己的野心罢了。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麦克白的更多书评

推荐麦克白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