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疗

[已注销]
2018-03-28 看过

需要先定地强求自己从一而终吗?我想,从一而终是种美德是佳绩,但爱情,要让人自在舒适。缘起缘灭,自是寻常,若能白头到老谈何容易。安住当下,而不沉溺于眺望远方,惟如此才见爱情之美妙吧。 可是,人这种动物,最喜自我暗示。对爱情心生厌逆,往往起于某次小摩擦,随后内心却不断煽风点火添油加醋,终至不愉快的结局。 唉,说到底,好的爱情总是成熟者间的。一个人如若不能料理好自己的生活,他也不会有能力感知到伴侣的存在。 随缘、管理自己的天性、在关系中尽可能放弃“自我”、无论有无那张白纸或孩子都努力让爱情保持新鲜感、诚实、每当自己在感情中不自在便努力反省自己。说易行难,但又是好感情千古不破的真谛。 话说回来,也不必将爱情看的太重。世事无常,还是要努力做好没有爱情也能活下去的准备。 若将此扩大到所有两性关系,我想,自己身为一个男人非常有必要觉察到自己的先天限制。除去母亲,我近些年其实一直没和女性,最多的是女同学,有愉快的关系。还记得幼年在外婆家剪马兰头、玩扑克牌21点搜哈大富翁,甚至跳橡皮筋,总是有一群形影不离的好朋友。有女孩会介意我参与她们的皮筋游戏,何况我非常笨拙会极大拨动她们胜利的天平;年长几岁的男孩还会欺负我,那时一脸斯文相的我。还好,姐姐在。据说一个人童年对其人生有决定意义,我想我后来暗恋过的女孩大概都有这位姐姐的影子吧。 她带我跳皮筋;教我在夏日傍晚,于光影斑驳的竹林(还是树林)里剪马兰头;那时五毛的方便面里还有“再来一包”卡,那时的女孩都很会呵护人。 但记忆是那么不准确,怀旧总是让过去蒙上了一层微黄的光晕,且总暗含着对当下的否定。是的,这十年我和女孩的关系相当糟。我不知道怎么处理总是班上年龄最小孩子的身份,既想“装嫩不负责”又想“一显男子气概”;城乡二元结构也颇使一个在城里读书的农村孩子心头受迫。 那些女孩,总是貌似单纯却互相勾心斗角,总是笑魇如花却那么假。我知道,我的眼神出了问题。我似乎成了“绝对平均主义”的信奉者,既对美女充满欲望又不满其处处得偏爱,不满那些所谓的美女总是那么地具有表演欲,却醉心于她们身上的香味。我想,读素黑的书是没错的。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两个人的孤独的更多书评

推荐两个人的孤独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