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无分星球

喵病多
2018-03-28 看过

首先值得注意的是此书的作者,并不是书中第一人称叙述的父亲佛朗哥,而是富尔维奥,一个被他们故事所动容的外人,花近两年时间采访、记录,写下他们父子之间的故事——即父亲为让孩子接触到世界上更多的人和事,跨越大洋出发到另一个大洲旅行,耗时将近三个月时间租车、摩旅。如此听起来倒无太大吸引人之处,毕竟他们并不是跨洋租车摩旅的第一人。倘若也只是一个父亲为使孩子接触一下世面,那也并不是什么十分吸引人的故事。出书?除非是以游记为生文笔特别好的作家吧。然而这本书可却是别人代笔的书籍呀。 可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此次旅游之大的挑战并不是跨洋租车摩旅,而是带上自己特殊的自闭症孩子。又或者说,父亲佛朗哥此生最大的最惊险最疯狂的挑战也就是陪伴自己的自闭症孩子安德烈,而此次的出行是他下定决心险上加险。与他而言,陪伴安德烈每一天每时每刻都像在挑战,"每一次遇到困难,每一次卷起袖子解决问题,都像是买了一张车票,这张小小的车票会带你到下一站",但是既然本身"普普通通"地陪伴在他身旁都是一场挑战十足的旅途,那么何不进行一场真正的旅途呢。他说,"要是必须那么费劲,那力气就应该花在真正的历险上,就算只是等待安德烈放学回家,或在人群中与他追逐,我们都一直在旅途中。已经到了出海的时候,我们必须放胆一游",纵然主流的观念都是"自闭症患者只有在可预期的情况下才会感到自在,他们喜欢惯常的规律性,无法忍受太多的改变和变动",的确如此,每天都相同于我们而言意味着安全感,而混乱确实会给我们带来困扰,频繁的变化也和失控画上了约等号。正如安德烈对父亲的回复"我每天都在尝试着控制好自己。我必须放弃把很多东西排列整齐我要忍耐一直到我受不了为止",我十分清楚明白这种感受,当我得知自己属于自闭症中的高功能(或者阿斯伯格)的时候,我明白我生活中一丝不苟的规律都是我自己的偏爱,而他人都轻松习惯混乱的常态时,我开始那么努力,把我所有的健康生活规律都"纠正",只为了适应混乱,每多一点的混乱都像是在挑战我自己的极限,可最终还是会面临失控,我还是会受不了。 当看到安德烈爸爸在随后写下"我知道,安德烈,我都知道",我似乎有泪即将夺眶而出,可我没哭出来。我心疼安德烈的爸爸,我也心疼与我关系最亲近的人,我也想要"纠正"自己,不让自己的规律伤害别人,我那么努力控制自己可却仍达不到大家的期望值,甚至我也如安德烈那般想过"这样子我好累",我都明白的。 这里请原谅我做这样的类比,必须承认的是,我和他们相似但不同,我痛苦的程度远远低于安德烈,他需要控制的难度比我高更多更多,但是我并不觉得我和他在作为一个人上面有任何高低之分。通读全书,我能读出来,他是一个有思想的个体,他明白周遭发生的事情,他有自己的感受,他的情况跟其他陆续公开为自闭症发声解惑答疑的人士一样,虽然就连他父亲也无法通过他的表现真真正正完完全全地了解到他的内心,但是细细读过每一段他与父亲之间对话的文字,我们仍能从其中感受到,安德烈是个有血有肉的人,只是自闭症使得他看起来十分怪异。从越来越多的能表达自己思想的自闭症人士中,以及从安德烈身上我们更能确定,事情很可能像那些克服千山万水苦难终于做到可以利用设备进行表达的自闭症人士描述的那般。他们的自闭症犹如一个躯壳里住着两个灵魂,一个灵魂观察世界有自己的感受思想,另一个灵魂主导着躯体的行为但无感受,这两个灵魂交流甚少,于是掌控思想的一方难以获得躯体控制。如果每一个星星的孩子都如此,那么那些家里寄养着星星的孩子,是否会更轻松一些,毕竟这也就意味着,即使我们来自其它的星球,但是我们之间仍有爱维系着,而我也确实可以肯定的回应,是的,我们能了解爱,只是以一种比较特别的方式去感知。那么我也同样可以说,我和安德烈虽然不同,但也相同。 随着阅读我对安德烈的父亲敬佩程度加深。我明白,即使安德烈开口把所有想法都表达出来(我认为对安德烈来说难度非常大但是有希望可以突破做到,不过不是通过开口,而是通过打字),他也不能完全理解,但是佛朗哥一直用爱坚持着,用想象理解着他的孩子安德烈。他会无法克制得去细细分析,"餐巾要重新折过,一些细节修饰好就能完成摆桌工作了,盐罐、油、刀子要摆同一个方向,冰箱也要轻声开、关,这是个精确的天堂。或许安德烈也会喜欢在海边有个位置,要在同一个地方,连波浪也一成不变,好让他可以无穷无尽地跳水。那些重复性的动作会是对这个世界的摆荡的防卫性策略吗?还是和其它信息开玩笑?"。他心中的想法被清晰,细腻地表达出来"洛伦佐和他太太靠近我,想知道和了解更多安德烈的状况。他们问我是怎么样发生的,何时变成了这样。我发誓我很想巨细靡遗地说出事情是怎么发生的,以及安德烈脑袋里的一些想法,但是我却发现自己盯着双手,找不到字眼,无法确切地回答仅能臆想"。而书中字里行间,或者说在安德烈降临到他生命中,他就开始活在安德烈的旅途的之中,一直不得不靠幻想去理解这个另一个星球的人类。甚至连短暂的和谐都成了奢望,"安德烈非常高兴地笑着,我们很开心,我和他还不时拥抱。如果我们生活可以一直这样"。对他来说,平凡的生活,似乎他永远也无法拥有,可就算如此他仍忍不住幻想"天啊,我真的好想和安德烈无拘无束地说话,没有主题地东拉西扯,讲热狗也好,说辣椒也罢,聊斑马线、熄灭的大灯,或是他在自闭症里的青春期转变,还有他的愿望、他对自己的感觉不需要由医师来告诉我,或是由我自己想象。特别是愿望,我真想和他谈愿望" 父亲佛朗哥,用尽一切的办法去了解安德烈,而这种爱,有时候能突破两个星球之间的差异,十分细腻的get到了安德烈的真实想法。"今天对他来说不是顺畅的一天,他今天比往常更沉默,话非常少,也很频繁地伸手摸东摸西,把所有能到手的东西都全部扯坏了",是的,不开心的时候,我更加难适应变化,我会更加想让生活保持固定。 还有好多好多我都想说,还有好多好多想告诉正在阅读的你,告诉安德烈的爸爸。 而其实,安德烈的爸爸无需他人介入去解释,他也早已明白"在我和安德烈之间有种和谐,不需要借助其他东西,就像爱,在散步的同时,也散发出一种糖浆甜美的味道"。而他也找到了与其和谐共处的真理——"面对这样的生命试炼,我应该学会微笑面对。我会吃力迎战,但也会充满责任感和企图心。我会积极主动,不会陷在原地,耽溺在绝望的泥淖中"。 是的,他们之间,无声之中显现着——爱无分星球。 至此,感谢作者的努力,身为旁人却能把所有的感情真实地还原出来,并且十分细腻也十分清晰。同时感谢译者把书求事地,毫无差距地译出来。以及对佛朗哥与安德烈之间,献上我最真挚的致敬。

阅读原文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如果我拥抱你,请不要害怕的更多书评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