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放缠放缠放缠——中国传统文化的警醒

冰凍西瓜鋅
2018-03-28 19:01:57

冯骥才的《三寸金莲》,看完真的很脚疼。有自己的感受,但同时更多的疑惑还没有解答。

毫无疑问,从语言上来讲,的的确确是可圈可点可学习的精妙之作。充满天津地域特色的风土人情,津腔,快板,绕口令。节奏明快,雅俗兼具,有板有眼丝丝入扣地上演一场拉拉杂杂的大戏。尤其是ab式词语的不断叠加,很有味道,很有画面感,甚至兼具听觉性。相比于贾平凹的地域风格的突显,虽然不能构成同一个平面的对比,但是,我个人更喜欢这样一个文学场域的构建,因为特点突出,所以学习的操作性更强。当然,这样的独特的语言,特有的舞台搭建,与作者最终选材的历史和传统底色息息相关。

1.外乡人 我觉得比较独特的一个点,是“外乡人”的这样一个叙述视角的转换,但理解挖掘的程度还是觉得浅显。小说空间的定位在天津卫,也就意味着,来自外界的交流,可能是租界,也可能是北方和京城。前者是突变的交流,后者是常见的交流。作品中尝尝出现的外乡人吕学士,卖古董的外乡人等等,他们的身份平常,除了空间区隔的标签以外,其实有着和天津卫众人共同的文化和血缘标签。他们是常见的交流中外乡人的一种代表。还有一种外乡人,不仅仅有地理的区隔标签,更重要的一点是,他们是不在场的,隐形的,仅仅存在于发生的事件中,比如,天津卫评选奇事,其实就是为了给这些外乡人听的。

这些“外乡人”视角其实很值得揣摩,一方面他们与来自租界的文化背景迥然不同,他们有着与小说舞台中的众人有着共同的血缘和文化身份。但同时,他们的作为“外乡人”,与天津卫众人又有一定空间或者文化场域的区隔。他们的出现,让小说的日常生活更加丰满,同时加强了天津卫佟家小脚近似传奇的故事的传奇性。一定程度上来讲,读者——其实也是“外乡人”中的一员,外乡人接受的讯息和感受,也成为了阅读作品人感受的一个部分。

2.关于“三寸金莲”

作者的态度,显然,从冯骥才本身的创作出发点,绝对不是有些评论中说得变态的审美,丑态美化。冯骥才本人对于“金莲”的态度,其实在自序和后记中将立场已经表达得很坚定。是陋习,要摒弃!从作品本身阅读来看,“三寸金莲”其实更多地已经抽象成为了更多层次的东西——女人命运的体现,男人审美和性意识的丑态。从根本而言,“三寸金莲”绝对绕不开“封建专制”四个字。它由这四个字定义形成,但同时,也会引起读者对于这四个字的反思。封建专制,之所以成为封建专制,就在于,因为封建,造成了生活中各个方面的专制,包括用文化控制文化。“传统封建文化,其实就是老人控制年轻人,死人控制活人的文化”。由此,也可以理解为什么福柯一直强调话语权的重要性。很多时候,大家都是沉默的大多数。

而关于对“三寸金莲”的缠放问题,其实也是作品由静到动,各方矛盾一起突显最集中的关键。缠固然不对,可是文中放的方式又是彻彻底底对的吗?作者的观点其实也值得思考。文明讲习堂,倡导放足走向新风气,可是倡导的那个人恰巧是个虚伪的莲癖。在保莲藕女士署名的文章中,甚至的确看到了缠放过程中的挣扎和荒谬。其实这就扣紧了“缠放缠放缠放缠”的反复说法。文章中关于真假的讨论也是如此。从辩证法的角度来看,任何对立的两面在一定条件下都可以实现相互的转化,这是改革的魅力所在,也是改革的难度所在。也是作者想要警醒的地方所在——回望历史,前进但也有荒谬,所以,一定要看清缠放的关键,不要被缠放的外表所欺骗。

3.香莲和赛脚

梳理香莲这个人,其实很难特别细致深入地品味她的心理,因为作者本身在心理刻画上就不多或是过于直白。香莲的形象其实一直与命运的几次转变有关。第一次是缠脚,懵懂的香莲,因为打脚妹的劝说和大街上的小脚,接受了缠脚的现实。其实这也是文化戕害的一种提现。第二次是嫁入佟家,因为一双小脚,却在赛脚时输了比赛,从自己的天堂跌倒了地域。第三次赛脚,她重新获得了家庭地位。第四次赛脚,与女儿重逢,却也因此失去了生念。

有很多评论说,香莲是可悲又可恨的,因为她从一个被害者,转而成为了封建礼教的卫道者。但其实并非如此。香莲一直都是被动者,她是生存的被动者,也是文化的被动者。她捍卫小脚,是因为对她个人而言,那是她立身的根本,是权利的来源;对整个佟家而言,小脚是家族的维系,是社会地位的占有方式。

由香莲的命运和女儿牛俊英的命运,其实也就加深了小说的思考力度。关于文明演进中文化的道路,到底归向何处?

4.问题

以上的见解,因为个人知识水平和解读能力都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所以,也尚存有一定的问题。

现在还在思考的问题

佟家(或者莲癖)为什么对于三寸金莲有着神圣的,近乎宗教般虔诚的崇拜?

活受和潘妈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三寸金蓮 (繁體圖文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