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博科夫与《安娜·卡列尼娜》

Jerry Yuan
2018-03-28 18:43:00

纳博科夫在《俄罗斯文学讲稿》中用100页的篇幅去细细分析了他喜爱的《安娜·卡列尼娜》,这成为这本小书最大的亮点。文中纳博科夫从细节入手,试图通过一个又一个场景,一个又一个细节,去证明《安娜·卡列尼娜》的伟大之处。

奥勃朗斯基一家

《安娜·卡列尼娜》以奥勃朗斯基一家的争吵开始,奥勃朗斯基的妻子陶丽发现丈夫的出轨,和他大吵起来。于是奥勃朗斯基请来了妹妹安娜帮忙调解。在安娜的劝解之下,陶丽和奥勃朗斯基和好了。

“陶丽很快就原谅了朝三暮四的丈夫,因为他们有五个孩子,因为她爱他,还因为托尔斯泰认为两个结了婚有孩子的人是被神圣的法律永远拴在一起的。”纳博科夫评论道。

与弗伦斯基的相遇

但安娜这一次的出行却是她的悲剧故事的开端。奥勃朗斯基在车站等安娜时遇到了弗伦斯基。安娜与弗伦斯基第一次相遇,俩人就见到了血。一个可怜的人被火车轧死了。安娜认为这是一种不祥之兆。纳博科夫完整引用了这单的原文,从安娜和弗伦斯基的相遇一直到俩人在大雪中火车外的情节,试图去理解安娜结局的征兆。

列文与吉娣

“比起托尔斯泰笔下的其余男性角色,列文可以说是他自传特性最强的一个人物。列文是个有道德理想的人,有一个“大写的”良心,而良心使他得不到片刻喘息。列文感觉他有责任更好地理解周围的世界,并为自己在其中寻求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因此,列文的性格是不断发展演化的,精神上的成长一直贯彻小说的始终,不断朝宗教理想的方向前进,这也是托尔斯泰当时思想前进的方向。”所以在列文的部分中,托尔斯泰详细地阐述了自己的思想变化,这一部分在纳博科夫看来,显得有些无聊。

最初吉娣和弗伦斯基交好,但后来弗伦斯基转而追求安娜,“吉娣对弗伦斯基心碎了两年之后嫁给列文,开始了被托尔斯泰认为是完美的婚姻。……列文在单身生活时,曾将陶丽·奥勃朗斯基与自己心中理想的母亲间划上等号,后来吉娣有了孩子后,列文也在吉娣身上发现了这种理想母亲的品质。”

列文的这一部分艺术价值并不算高,“在我看来,这更像是托尔斯泰自己日记的一部分,而不是他在塑造的人物。”

赛马场景

弗伦斯基喜爱赛马,在第二部分的赛马事件中发生了许多的事情,而这一切充满了象征意义。

“弗伦斯基折断了弗鲁弗鲁(马的名字)的脊背,也截断了安娜的生活,这两组行为有着内在的类比性。我们可以注意到在两个场景中都出现了“颤动的下颚”,安娜经历形而上学的堕落的场景,她不洁的肉体横呈在弗伦斯基面前,另一个场景是弗伦斯基自己经历的身体上的坠落,横在他面前的是垂死的马匹。整个赛马这一章节层层递进,直到达到让人哀伤的高潮,其基调与安娜自杀的那些章节遥相呼应。”

双重噩梦

“一个梦,一个噩梦,一个双重噩梦在这本书中起着尤其重要的作用。我说“双重噩梦”是因为安娜和弗伦斯基两个人都看到了同样的梦境。……对于安娜-弗伦斯基而言,他们间的连接物是一个压抑的、丑陋的噩梦,带着可怕的预言性的暗示。”

托尔斯泰在书中多次描写梦境,当安娜和弗伦斯基梦到同一个噩梦时,预示着他们的感情已经到头了,离安娜的死亡也不远了。

安娜的最后一天

安娜在莫斯科度过的最后几天发生的事情是非常清楚的。“星期五她和弗伦斯基吵了一架,然后和好,决定下周一或周二离开莫斯科,前往位于俄罗斯中部的弗伦斯基的庄园。弗伦斯基本想晚点再走,因为他还有些公事想处理完毕,但是他让步了。……”

纳博科夫列举了安娜最后几天经历的事情的所有细节,直到她死亡。这段情节托尔斯泰是用的意识流手法,完整地展示了安娜自杀前的心理变化。

时间线

纳博科夫指出,《安娜·卡列尼娜》是有一条完整且清晰的时间线的,虽然文中没有直接点明,但依然是可以推断出来的。“小说故事开始于一八七二年二月十一日(旧历),……结束于一八七六年七月。”其中几个重要事件都是可以推断出来具体时间的。“弗伦斯基是在一八七二年十二月成为安娜的情人的。障碍赛马事件发生在一八七三年八月。弗伦斯基和安娜在意大利度过了一八七四年的夏天和冬天,在弗伦斯基的庄园度过了一八七五年的夏天;之后,同年十一月,他们前往莫斯科,安娜于一八七六年五月的一个星期天傍晚在那里自杀身亡。”而列文、吉娣、奥勃朗斯基的时间也是有规律可循的。

另外,托尔斯泰的章节安排并非完全按照时间顺序,列文的时间总是比安娜的时间慢,托尔斯泰总是需要快退去叙述列文的事,而后又快进叙述安娜的事。纳博科夫指出时间在卡列宁和奥勃朗斯基那里是井然有序的,而在列文那里却是混乱的,“列文的“时间”出人意料地打破了奥勃朗斯基平滑的一天,托尔斯泰的井然有序饿时间之网突然受到一些奇特的冲击这也凸显了列文高度敏感,情绪化是性格特点。”

纳博科夫通过时间的流逝去观察整个故事,当时间线整理清楚了,人物的行为也找到了对应的理由。纳博科夫通过时间挖掘出了《安娜·卡列尼娜》中许多隐藏的玄机。

结语:

纳博科夫试图通过细节去解离《安娜·卡列尼娜》这一伟大的故事,让读者更近清晰地看到《安娜·卡列尼娜》隐藏的细节。这一做法使得《安娜·卡列尼娜》拥有了更多独特的魅力。也使得纳博科夫对文学的精湛理解呈现到读者面前。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俄罗斯文学讲稿的更多书评

推荐俄罗斯文学讲稿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