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山大道·寺山 森山大道·寺山 评价人数不足

背街人生 真是很黑啊

JOANZZZZ
2018-03-28 17:10:44
盼望很久的一本新书,里面是寺山修司《背街人生》的5个短篇,配着大量森山大道凌厉颤抖压抑的黑白街拍。

背街,就是偏僻的小街。在繁华的明媚的大街后面,高耸的建筑下,细细长长,昏暗的甚至不见天日的小街。

第1篇,是关于一个哑巴的荒唐事。

我因为喝多了酒闹事,蹲了“铁笼子”。同屋有个哑巴。传闻: 他有特殊的性取向,与另一个孤独的哑巴相依为命,后因嫉妒杀了他……事实如何?不知道。他是个哑巴,有 口 莫 辩 。

人们给哑巴起名叫“花牛”,花牛总是比划着说自己要当一个拳击手。

几年后的一天,体育新闻中的小报道,登出一篇《哑拳手杀入排名榜》的消息。报纸上说“花牛”名叫赤城繁雄。

而当昔日同屋的人组成个“花牛后援团”坐在破烂的小酒吧看比赛时,却看到了失败。因为:

哑巴拳手,得要面对特别多的问题啊。

对手要想使坏的话,拇指戳、膝盖顶、手肘拐,什么招都能使。
哑巴即便想要向裁判抗议也说不通。
而且,比赛 开场铃响了,他还是一动不动。
哑吧拳手听不见开场铃声,肯定是以为休息还没有结束,
所以毫无防备地站在那里。


不过,拳手赤城繁雄的光芒仍让人不可小觑。






















...
显示全文
盼望很久的一本新书,里面是寺山修司《背街人生》的5个短篇,配着大量森山大道凌厉颤抖压抑的黑白街拍。

背街,就是偏僻的小街。在繁华的明媚的大街后面,高耸的建筑下,细细长长,昏暗的甚至不见天日的小街。

第1篇,是关于一个哑巴的荒唐事。

我因为喝多了酒闹事,蹲了“铁笼子”。同屋有个哑巴。传闻: 他有特殊的性取向,与另一个孤独的哑巴相依为命,后因嫉妒杀了他……事实如何?不知道。他是个哑巴,有 口 莫 辩 。

人们给哑巴起名叫“花牛”,花牛总是比划着说自己要当一个拳击手。

几年后的一天,体育新闻中的小报道,登出一篇《哑拳手杀入排名榜》的消息。报纸上说“花牛”名叫赤城繁雄。

而当昔日同屋的人组成个“花牛后援团”坐在破烂的小酒吧看比赛时,却看到了失败。因为:

哑巴拳手,得要面对特别多的问题啊。

对手要想使坏的话,拇指戳、膝盖顶、手肘拐,什么招都能使。
哑巴即便想要向裁判抗议也说不通。
而且,比赛 开场铃响了,他还是一动不动。
哑吧拳手听不见开场铃声,肯定是以为休息还没有结束,
所以毫无防备地站在那里。


不过,拳手赤城繁雄的光芒仍让人不可小觑。对于他来说,拳击手套包裹的拳头就是语言,在拳击场上他摇身一变成了雄辩的男人,不断“说服”对手。

他的荣耀,让同样是铁笼子里出来的人感到自豪,甚至有了生活的憧憬,不想输给花牛。

后来在杂志上看到文章,赤城被抓了,因为他在夜里流连,空无人迹的2点钟的街道,春风拂面。

但当警官把他当作可疑分子盘问起来,随之而来的后果就显得荒唐可笑了。

“什么人?”
“这个点儿在路上走,打算去哪儿?”
赤城想要说明,却讲不出话来。
拼命动嘴,动手指想要让警官明白,却不凑效。
警官更加严厉地逼问。
“快,老实交代。你到底是什么人?”
赤城无奈,想用肢体比划告诉警官自己是拳手。
于是,警官以为他要动手打人,
“想要袭警不成!”
掏出了手铐。



人们并不知道花牛发生了什么,只为他磨磨唧唧的不出现,即将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人们视线中而感到不甘。

不知道过了多久,花牛再战的日子终于来了。花牛后援团甚至略整妆容,簇到电视前。

但是,再见到哑拳手在满堂的簇拥之下登上拳场时,所有人都愕然。

他们发现,
他们认为的花牛,并不是花牛。
这个赤城繁雄,不是花牛,只是长得相像而已。

既然赤城不是我们的“花牛”
我们的“花牛”哪儿去了?


传言的真伪无从证实。因为,无论要证实幸福,还是要证实不幸,当今这个世上,除了语言之外再无可仰赖之物了。

其中的故事一,梗概如此。整本书,随着文章的发展,配着森山大道的摄影作品,就如同寺山修司的一幕一幕的实验剧,灰暗、戏谑。

关于寺山修司,贴在他身上的标签数不清:诗人,导演,先锋戏剧作家,作词家,小说家,幻想家,反叛文化旗手,攻击型前卫艺术家……日本人干脆称他为“日本战后风起云涌的十二面相怪人”。

可他不屑地冷笑:“我只有一种职业,我的工作就是寺山修司”。




这本书的封底,是森山大道拍摄的猫。对于猫,寺山以自己无限丰富的想象力写过很多:

《猫》
猫的字典:
猫——有胡子的女孩。
猫——黑夜中的宝石欺骗犯。
猫——没有私隐的名侦探。
猫——蓝胡子公的第八个老婆。
猫——没有财产的快乐主义者。
猫——多毛的懒惰妓女。
猫——这个间谍,非常出色。

《名词 》
将恋爱这个字,
和猫这个字更换。
〈那个月夜里,从见过铁皮房顶上的一匹恋爱之后, 我完全对你做成猫〉我说。
然后将白兰地倒进杯子里,
恋爱立刻在旁边摇动起胡子。


寺山还有一个有趣的身份:赌马评论家

对于这一点,他在在《森山大道:寺山》中的第5篇有所表现。



来自韩国的小李是个“逃跑者”,我教会他看赛马,他则选择专栏里写着“逃跑”字样的马来下注,就是在这样的状况下我们遇见了一匹马——凯斯顿。

但这并非是简单的赛马的故事,我冥冥中将小李的政治逃亡与凯斯顿的狂奔联系到一起,每当凯斯顿奔逃获胜,我就为小李幸免于警察的追捕而松一口气。

而凯斯顿一天突然在奔跑中摔倒并死亡时,我知道,小李在朝鲜海峡对岸在大洋彼岸伴随着枪声一起死亡了……


岩井俊二曾在访谈中提到“在我的困顿期,寺山修司的作品和想象力,给了我最多的启发与安慰”《燕尾蝶》《关于莉莉周的一切》《爱的捆绑》《梦旅人》无一不流淌着寺山实验流的影子。

森山大道和寺山修司的互相启发更为直接,他们一起坐车到处跑,森山大道第一本震惊摄影圈的处女作《日本剧场写真》,就是寺山修司题诗的。1966年,两人就一起合作了一部《啊,荒野》。


寺山修司的第一部电影长片叫《抛掉书本上街去》,后来森山大道写过一本《上街去吧!——森山大道的街拍意见》

森山大道一直惊诧于寺山修司的阅读量:“多到令人瞠目,他经常借一些书给从而立之年开始,我不断地受到他的感召”。


《森山大道·寺山》的后记中,总汇编町口觉写道:

十年前, 我将寺山修司留下的唯一长篇小说《啊,荒野》与森山大道的摄影作品相加,重新编辑出版过一本“书物”。在新宿的黄金街的一间小酒馆里,从森山手中接过照片的时候,我直接向他询问过寺山生前的事。当时,年轻的我感觉到,寺山仿佛在森山身上施下了“魔咒”。而这魔咒今天仍然留在森山身上……

在数量庞大的寺山语言刺激下,我决定选择《体育版背街人生》, 是因为在这本书的后记中寺山写下的一句话:

”这本书,其实是运动家们人生的‘后窗’。透过后窗,能够望见河川。时不时能够洞见人的别离。然而,无论见到怎样凄惨的景象,也要将后窗敞开绝不能关上。“

在告诉森山我决定做这本书以后,
他回答说:

“明白了。背街人生。”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