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记-《霍乱时期的爱情》摘录

Suuyen
2018-03-28 16:51:36
“社会生活的症结在于学会控制胆怯,夫妻生活的症结在于学会控制反感。”



他说,如果谁爱上了动物,就会对人类做出最残忍的事情来。他说狗并不忠诚,而是奴性十足;猫是机会主义者和叛徒;孔雀是死神的传令官;兔子使人贪心;猴子能传染色情狂;而公鸡是罪该万死的东西,因为它们甘愿三次拒绝为基督效劳。



软弱者永远进不了爱情的王国,爱情的王国是无情和吝啬的,女人们只肯委身于那些敢作敢为的男子汉,因为这样的男子汉能使他们得到她们所渴望的安全感,使她们能正视生活。



人不是从一出娘胎就一成不变的,生活会迫使他再三再四地自我脱胎换骨。



“富翁倒不是,”他说,“我是个有钱的穷人,这压根儿是两码事儿。”(阿里萨)



我对死亡感到的唯一痛苦,是没能为爱而死。



一个人最初和父亲相像之日,也就是他开始衰老之时。



他的心告诉他,他和他的情敌是同一种命运的牺牲品,共同遭受爱上同一个女人的不幸,他们是挂在同一个车套里的两头牲口。



儿女不是因为是儿女,而是因为爱怜和抚养才成为亲人。



当她自认为已经把他完全从记



































...
显示全文
“社会生活的症结在于学会控制胆怯,夫妻生活的症结在于学会控制反感。”



他说,如果谁爱上了动物,就会对人类做出最残忍的事情来。他说狗并不忠诚,而是奴性十足;猫是机会主义者和叛徒;孔雀是死神的传令官;兔子使人贪心;猴子能传染色情狂;而公鸡是罪该万死的东西,因为它们甘愿三次拒绝为基督效劳。



软弱者永远进不了爱情的王国,爱情的王国是无情和吝啬的,女人们只肯委身于那些敢作敢为的男子汉,因为这样的男子汉能使他们得到她们所渴望的安全感,使她们能正视生活。



人不是从一出娘胎就一成不变的,生活会迫使他再三再四地自我脱胎换骨。



“富翁倒不是,”他说,“我是个有钱的穷人,这压根儿是两码事儿。”(阿里萨)



我对死亡感到的唯一痛苦,是没能为爱而死。



一个人最初和父亲相像之日,也就是他开始衰老之时。



他的心告诉他,他和他的情敌是同一种命运的牺牲品,共同遭受爱上同一个女人的不幸,他们是挂在同一个车套里的两头牲口。



儿女不是因为是儿女,而是因为爱怜和抚养才成为亲人。



当她自认为已经把他完全从记忆中抹去时,他又从最意想不到的地方冒了出来,成了她怀旧的幽灵。那是暮年的前兆,每当听到雨前的雷声,她就觉得生活中发生了一件不可弥补的事。



她为终于能回到自己的家而感到由衷的喜悦,当然也并非像他想象得那样容易,因为在她决定同他高高兴兴地回家的同时,也决心平静地向他讨还债务——他这一生给她带来的全部痛苦和煎熬。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霍乱时期的爱情的更多书评

推荐霍乱时期的爱情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