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的自由才是真正的自由

默默扒猪皮
2018-03-28 15:39:01
在冬季的寒风萧瑟中,我读完了《蒋勋破解高更之美》,如果说读完写莫奈的那本,难以平复的是莫奈对生命、时间、世界的探索,那读完高更,却是对另一种文化思维在心中诞生的激动。

读书的时候,须将书里诉说的一切与生活关联,哪怕是全然不同的社会,不同的文明基调,太阳底下并不会有什么新鲜的事,任何方向都有迹可循。

高更原本是职场里收入殷实,家庭和满的股票经纪人,就像我身边大部分人,所谓“中产阶级”,不愁吃穿,却总为追求更多的东西烦忧。这个社会总是评价这些人:缺乏足够财务自由的资本却又想得到太多。
高更和我们生存的环境相似吗?获得了某种程度的自由,太多相似的人在周围,又觉得自己不太一样。有些厌倦世俗的圈套,有些憎恶文明的禁锢,犹豫着渴望回原始里面,不停质疑自己能否自由自在地对人生下定义。

我们不敢达成的而他做到的是,抬头看了月亮,并架起了天梯。他甚至不为逃避现实困境,他在职业、家庭、社会地位上的完满并没有携带着无可奈何的另一种选择。
因此他毫无规律可循的投身自由创作更显精神领域的决绝。于是我们想要深究离开的原因,了解他所经历的一切,探寻为何出现如此强烈的感召。

这种感召来自于高更小时候在原始部落里生活过的经历,来自于突然被带到工业城市后残留着没能延续的记忆,来自于戛然而止的文明反差令他想要寻找回去,就像是出走半生后,想要找回对人生的最初好奇也是最终不可缺失的另一半圆。
他仿佛从未考虑过自己是否真的拥有天赋,就这样笨拙地决定了,放弃家庭,放弃高贵的殖民文化,在许许多多人的不理解中,走向了塔希提岛——那些地方上的人拥有着大地色的皮肤,厚嘴唇,宽鼻翼,那些地方上有着未被侵蚀的仍保持原始之色的绚丽,那些地方上有遍寻不见的茂密植被,有永远蔚蓝的天空,有慷慨赐予一切的大自然。

高更开始实行文明社会不能接纳的事情,已有妻子的他,在那些原始的土地上占有年轻少女的身体,与她们结婚生子,画她们的身体,学习未开化的语言,描绘那片土地上神秘的信仰,古老的魔咒。
高更曾给自己的妻子作画,端坐,高贵,优雅,疏离地仿佛是个外人。他后来笔下黝黑肤色的女子,却是神形各异,真实,鲜活又离奇。你知道画家永远都无法对自己的画作说谎。

他做的这些所有事情——占有、探索、记录、绘画,填补被殖民文化中断的回忆,领悟对最原始生命的感悟,创作了属于他的独特美学,我们为之震惊与倾慕。
但获得这种独特风格的代价,是在现实里面,抛弃他在前半生建立的一切功勋,抛弃他拥有过的一切安稳。他挣扎过吗,放弃过吗?他怀疑过自己的天赋吗,他有没有对自己说过“因为别人是天才,而我只是个普通人”呢?
还是...他从来未曾想过需要成功,没有划分出天才与普通人,只是想要去做,想要为之而活。也许只有这样的单纯,才未想到与世人作对的痛苦,才无惧面临往后可能陪伴到死的贫困与孤独。他真是这样无所畏惧,坦然地接受内心的感召吗?

我将自己做对比,我的思绪,我的多情,我的抗争,我对必须做一个文明社会里正常人的挣扎疑惑。高更画着坦然赤裸着的女孩,用魔咒般的原始文字写下:你嫉妒吗?

我想象着那位画家,回归了最基础的生存,在出走后的某一天里,终于剥掉一切束缚,行走在泥土之上。被风吹拂到每一寸皮肤,任大自然接纳完美的肉体,他终于感受到了与原始大地链接着的自己,领悟到了最真实的存在。
他是这样自由,可他从最初就已经得到了自由,在他明知自己看起来是如此脱离实际,如此不可思议,却仍做出选择的那一瞬间,他就已经得到了自由。

那种自由是这样令人向往——那些土地上的完美肉体,不因禁锢在身上的文明而对自己的天性感到羞愧,他奔赴的正是这样的自由,那些人生来就存在而这尘世却丢失的东西。

文明让人们穿上华丽的服装,端坐在正确不容置疑的宝座上,而她可以一丝不挂地行走在天与地之间,用真诚的眼神凝视这样的你。那些道路上的砂石会使脚底变得坚硬,我将体会脚掌的弧度与大地的贴合,体会伏地倾听它的脉搏,直到我的指间腐烂,与它融为一体。
你嫉妒吗?高更在问我。
我回答高更,是的,我发疯似的嫉妒。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蒋勋破解高更之美的更多书评

推荐蒋勋破解高更之美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