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已堕落,肉体仍高歌

扶摇说
2018-03-28 15:36:58

灵与肉,似一种很微妙的联结。肉体滋生出灵魂,之后灵魂便能以肉体为载体而获得快乐,同时也郁于肉体,受其侵蚀。周国平关于认知的观点,很好地指引我们如何践行人生的方法论,“我们的意识以肉体感官为载体,这本身就是一种缺陷,或许终其一生也无法做到认识自己和这个世界。但多角度的思辨和认知,是生而为人的第一意义。”但有一点,我们的肉体会变老、腐烂甚至消失,但是灵魂不会。它可能在失去载体后摆脱桎梏,获得自由,也可能沉迷罪恶的快感,堕入深渊。

最初的美少年道林,就像我们每个风华正茂的年轻人一样,心地纯善,单纯无比。有一天,受到他人的思维教唆,灵魂觉醒后而将道德付诸一炬,即使美艳,可这外表下成就了怎样的灵魂?!像书中说的那样,将灵魂“出卖给了魔鬼”,而“魔鬼”才不在乎你会不会后悔呢。自此之后,一味贪图享乐的道林,外在于肉体的灵魂成为邪恶丑陋,无法示人的画像。

你大概会惋惜或是厌恶他的堕落,可是他或许代表着我们每个人,每个可能堕落的灵魂。我们在这个瞬息万变的世界,外在的一切事物我们能够掌控的少之又少,有时连自身的意识也无法控制。我们也许会受到巴兹尔似的善良意识的熏陶,也会受到亨利勋爵这种罪恶思

...
显示全文

灵与肉,似一种很微妙的联结。肉体滋生出灵魂,之后灵魂便能以肉体为载体而获得快乐,同时也郁于肉体,受其侵蚀。周国平关于认知的观点,很好地指引我们如何践行人生的方法论,“我们的意识以肉体感官为载体,这本身就是一种缺陷,或许终其一生也无法做到认识自己和这个世界。但多角度的思辨和认知,是生而为人的第一意义。”但有一点,我们的肉体会变老、腐烂甚至消失,但是灵魂不会。它可能在失去载体后摆脱桎梏,获得自由,也可能沉迷罪恶的快感,堕入深渊。

最初的美少年道林,就像我们每个风华正茂的年轻人一样,心地纯善,单纯无比。有一天,受到他人的思维教唆,灵魂觉醒后而将道德付诸一炬,即使美艳,可这外表下成就了怎样的灵魂?!像书中说的那样,将灵魂“出卖给了魔鬼”,而“魔鬼”才不在乎你会不会后悔呢。自此之后,一味贪图享乐的道林,外在于肉体的灵魂成为邪恶丑陋,无法示人的画像。

你大概会惋惜或是厌恶他的堕落,可是他或许代表着我们每个人,每个可能堕落的灵魂。我们在这个瞬息万变的世界,外在的一切事物我们能够掌控的少之又少,有时连自身的意识也无法控制。我们也许会受到巴兹尔似的善良意识的熏陶,也会受到亨利勋爵这种罪恶思想的侵蚀,他们就像道德的天秤,唯一能挽回局面便来自于内心深处的自我暗示。最后魂归虚无时,或正义,或悲凉,或带着满满地悔恨。

说来奇怪,我曾经有一次遇到类似“反道林格雷式”的悲剧人格。一次偶然的机会与他结识。他大概四十岁左右,便已经头发稀疏、牙齿脱落,比同龄人看起来老了许多。他是天生带着这幅悲悯的外表立于世间。每次见到他,那塌陷的鼻梁上总架着一副厚重的旧式老花镜,那浑浊的眼白衬得瞳孔愈发无神,但你总会忍不住盯着他的眼睛,妄想去探寻些什么东西,但不会有什么收获,高度近视的眼睛里是看不出心灵的倒影的。他拖着一副残缺的躯体朝着你伸手打着招呼时,嘴角歪咧着,透着一股神秘的无法名状的魅力。

他会四种语言。在夏日安静的夜晚,当他用悲怆的声调唱起古兰经时,你全身的毛孔会不由自主地张开,你听不懂那古老语言的一个音节,但你就是会被他那种浑身散发出来的情绪所感染,莫名地红了眼眶。虽然他一文不名,长相丑陋,但仍旧有年轻的姑娘被他吸引,仿佛被施了魔法一般飞蛾扑火。不过他这人足够冷静,因为清除地知道自己是怎样的存在,以及面对他人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他不会轻易沾染那些失了心的姑娘,反而会谆谆诱导她们。有一次,带有一种邪魅而又睿智的口吻,他向我吐露说,他知晓自己的个人魅力使那些姑娘为他倾倒,他又如何处理这种棘手事件让自己摆脱困扰,他明白自己本可以选择顺势而为,但他却不会那样做,那样对他并无多大好处。我听后为之一振,一时间觉得这种人是怎样的一种存在,他博学,智慧,友善,他丑陋,苍老,残缺,但他不是魔鬼,他是个人精。

曾几何时,我们由于受到外在的引诱或打击,放弃抑制自由的道德感,抛弃积极向上的精神信仰,选择堕落以追求感官的刺激。但有些人,即使身体被摧残,精神受折磨,依旧将灵魂高悬,那是一种崇高的信仰。

所以,即使肉体无法高歌,灵魂也不要堕落。因为堕落,并不能获得长久的快乐。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道林·格雷的画像的更多书评

推荐道林·格雷的画像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