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自由 论自由 8.9分

二次阅读

粑粑
2018-03-28 13:55:13
《论自由》读书笔记

最先知道密尔是因为他的那句简短而著名的言论:“做一个不满足的人比做一个满足的猪好,做一个不满足的苏格拉底比做一个满足的傻瓜要好”,而这句话也是密尔对边沁式功利主义的批评之言。密尔在此区分了快乐的质与量,认为快乐的质量不同于仅仅感官的满足,而与“人生的终极目的”相联系,“这个终极目的既然是全部人类的目的,就必然也是道德标准”。虽然我对于密尔的这句著名言论不敢苟同(用庄子的话来说就是:子非鱼,焉知鱼之乐。在快乐的质的分析上是很困难的,什么才是密尔定义的“高级或是低级快乐”。苏格拉底怎么能体会一个满足的傻瓜是什么感觉呢,是否精神的快乐会比物质的快乐高级?),但是这个名句却和密尔的《论自由》息息相关,密尔批判了边沁的量化快乐是因为如果一味地追求物质的可量化的快乐,那么人类就会慢慢有趋同化的倾向,整个社会呈现平庸化现象,个性受到了社会的压制。而在密尔的《论自由》中,个性是与人类的发展是互为条件的,因此抑制个性也就是抑制发展,这与“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幸福”相违背。

导论

在读《论自由》这本书时,脑中总是有意无意地联想到The Verve乐队的那张巅峰之作《Urban Hymns》,





...
显示全文
《论自由》读书笔记

最先知道密尔是因为他的那句简短而著名的言论:“做一个不满足的人比做一个满足的猪好,做一个不满足的苏格拉底比做一个满足的傻瓜要好”,而这句话也是密尔对边沁式功利主义的批评之言。密尔在此区分了快乐的质与量,认为快乐的质量不同于仅仅感官的满足,而与“人生的终极目的”相联系,“这个终极目的既然是全部人类的目的,就必然也是道德标准”。虽然我对于密尔的这句著名言论不敢苟同(用庄子的话来说就是:子非鱼,焉知鱼之乐。在快乐的质的分析上是很困难的,什么才是密尔定义的“高级或是低级快乐”。苏格拉底怎么能体会一个满足的傻瓜是什么感觉呢,是否精神的快乐会比物质的快乐高级?),但是这个名句却和密尔的《论自由》息息相关,密尔批判了边沁的量化快乐是因为如果一味地追求物质的可量化的快乐,那么人类就会慢慢有趋同化的倾向,整个社会呈现平庸化现象,个性受到了社会的压制。而在密尔的《论自由》中,个性是与人类的发展是互为条件的,因此抑制个性也就是抑制发展,这与“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幸福”相违背。

导论

在读《论自由》这本书时,脑中总是有意无意地联想到The Verve乐队的那张巅峰之作《Urban Hymns》,同样来自于英国这个法制相对健全和发达的国家,同样谈论的是自由与个性的主题,同样也对个人自由的理想做出强有力的辩护。为什么相隔着一个世纪的英国人会在作品中有着共同的诉求呢,我想更多的还是因为英国是一个法治的国家。无论是密尔时期的19还是20世纪90年代,英国在法治方面是有它的优势的,因此他们对于自由的诉求也是多半出于社会舆论或是社会其他方面的压力,而并不是来自于政府的压力。这样的一种时代背景也就奠定了密尔的《论自由》的主题是“公民自由或社会自由”,“即社会可以合法地施加于个人的权利之性质和界限。”

密尔在导论的第一段就早早写定了本书的主题,也就是“公民自由与社会自由”。他在导言中积极附和了托克维尔在《论美国的民主》中所提到的“民主是多数人的暴政”。尽管民主化是人们所一直追求的,人民期望通过限制政府权力或是通过民主方式来控制政府,来保障自己的自由和利益。但是在宪政完善和人民拥有权力的美国却出现了一种情况:人民会压迫人民中的一部分人,也就是民主社会人民的权利可能具有压迫性。在谈到社会的暴政时,密尔写道:“这比各种政治压迫还要可怕,因为它虽然通常不以极端的惩罚为支撑,却几乎不给人们逃避的途径,它更深地渗入生活的细节,并且奴役灵魂本身”。密尔自己也承认英国在政治历史上与其他国家的不同点:舆论的束缚比较重,但法律的束缚却比较轻。在英国这样的立宪制国家,“不大有实际执行起来以反对政治讨论的危险”,因而人们“不必顾虑政府”。在这点上,从普鲁士到英国定居的马克思想必深有体会。

在导言中,密尔给予的人的自由之恰当领域,包括:第一,意识的内在领地,他要求广义上的良心自由,思想和情感的自由。第二,这个原则还要求趣味和指向的自由。第三,在同样限度之内,从这种每个人的自由可推导出个人之间相互联合的自由。任何一个社会中,如果上述自由得不到尊重,那这个社会就不算是一个拥有自由的社会。

 

论思想和讨论的自由

在这一章节的讨论中,密尔所讨论的更多的不是“自由”而是真理,在导言中得知密尔将人类获得真理视为绝对的山,因为获得真理可以是人类“进步”,而这也是前面提到的追求快乐的质的原因是相同的。思想言论自由的价值并不在于它是个人的权利,而是在于它有助于人类获得真理。他认为没有限制的思想自由对个人和社会来说意义深远,思想自由能发展人的个性(下一章有详解)并最终促进社会的全面进步,相反,如果用一种外在的标准(教条)或通过权威的力量去限制或压制人们的各种意见,将会妨碍个人和社会的进步。

在谈论到压制思想和言论自由的情形时,密尔将之分为了三个类型,在这个三个类型的分析中足见密尔的睿智和有趣。无论是三种中的那一种类型,人们都会丧失获得真理的机会,或是失去在与错误冲突中完善真理的机会。因此压制言论自由是万万不可的。即便这个受到压制的见解是极端错误的,我们的真理仍能够在为其辩护的过程中愈发清晰可见。从这里看我们国家的现在文坛几乎就是这样一个现象,但是相比密尔的担忧而言,我国对于言论自由的压制还没有到达社会舆论压制的程度,而更多的是政府的压制。而在全文的论证中,密尔对于政府压制的讨论是极少的,这样的思想对于我们而说是超前。

密尔提到现代社会对思想与言论的压制不再诉诸迫害或处死(有别于苏格拉底、哥白尼),而是从心灵深处扼杀社会最优秀的知识份子的道德勇气,导致最优秀的知识份子在社会压力下不敢发表自己深思熟虑后得出的见解。在这里我们就要讲到宽容和言论自由的互为条件,尽管密尔强调的是言论自由,但是如果没有宗教、法律和社会的宽容,少数人的言论仍会受到社会多数人的压迫。在宽容这点上,密尔提到:人们如果容忍各自按照自己认为是好的方式去生活,那要比强迫没人都按照其余的人们认为是好的方式去生活,所获更大。这句也同时解释了后文中密尔所反对“父爱主义”的原因。

思想和言论的自由在我看来是两个方面,思想自由是内在的最本质的自由,这是对于任何人都无害的。而言论自由就不是如此了,它具有一定的外向性,这样的自由不再仅仅只局限于你一人,会影响其他的人。这就涉及到了我们现在更多提到的出版自由,马克思曾经说过:“没有新闻出版自由,其他一切自由都是泡影”,在这一点上,英国都是杰出的代表,而我国看来还是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个性自由

个性自由是密尔《论自由》中的一个重要内容,在我看来也是整个英国社会中十分重视的一个内容。密尔对个性的分析有三个方向:

第一个从人的自由方面来分析个性。也就是开篇与上一章承上启下的思想和言论的自由是促进个性自由发展的前提。在开篇他提到:“个人自由必须限制在一个界限内;他绝不能使自己成为他人的妨碍。但是,如果他克制自己,不在涉及他人的事情上妨碍他们,而只在涉及自己的事情上按照自己的爱好和判断而行动,那么,表明观点应该是自由的那些理由,同样也足以证明应当允许他以自己的代价来不受妨害地将自己的想法付诸实践。”这里有一个疑问是对于“只是涉及自己的事情”的定义,就像我在上一章所说的,思想和言论自由是两个不同的性质,思想我认同它是只涉及自己的事,但是言论就会涉及公共部分,那这样的个人自由应该怎么界定呢?

第二个是从自然欲望冲动、性格分析个性。这一个观点是我们现代所欣赏的,从政治政策到文学艺术等等。密尔在论证时提到“人性不是一架机器,不能按照一个模型铸造出来,并且开动它按部就班地去做为它规定好的工作;它毋宁是一棵树,需要按照使它成为货物的内在力量的趋向生长,并在各方面发展起来”在《Urban Hymns》中,他们也将mold视为人性的枷锁。在当今社会中,这样人性的枷锁倒也不再是一种舆论的压力,而是一种自身忽视自身个性的选择。密尔在文中提到的从社会的最高阶级到最低阶级,每个人都如同生活在敌意和可怕的检查制度的目光下。不仅在涉及他人的事情上,而且在仅涉及自己的事情上。就好比现实中我们所说的“屁股决定脑袋”看似不雅的话却点出了人们在阶级这件事上是很容易为自己套上枷锁的。当他们开始有了一定的地位,他们开始规避生活中可能的错误,这也就抑制了个性的发展,甚至这不是本性的流露。因此自然的欲望和冲动也并不尽是坏事,它是完善人性的一个大部分,也是人类众多闪光点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第三个是从社会发展进步来分析个性。个性和发展是一回事,只有个性的培养才产生出或者能够产生出良好发展的人。在这里密尔提到了一个首创性的概念,这是一个有价值的因素,它是由我们社会中的少数那部分人(天才)提出的。首创性带着人们走过了工业革命、信息时代,这无疑是有利于社会发展的。因此密尔坚持天才的重要性,坚持允许它在思想和实践上自由展示的必要性。他说:“一个社会中怪僻性的数量一般总是和那个社会中所含天才异秉、精神力量和道德勇气的数量成正比的。今天敢于独行怪癖的人如此之少,正是这个时代的主要危险。”在这里密尔就有了对于中国的批判,也分析了中国没落的原因,也就是抑制了个性的发展。高度的中央集权,薄弱的地方政治,统治者对于思想文化的禁锢,这一切都是对于个性的抑制。在《Urban Hymns》中,The Verve将千人一面视为英国社会的耻辱,密尔对于英国的进步理解为“恰恰是另一类气质的人而不是此类人造就了曾经的英国;现在也需要另一类气质的人来阻止英国的没落。”这样的话语对于一个世纪以后的英国而言同样适用。同为英国老乡的The Verve和老英国人密尔对于英国的定位是惊人的一致。

 

尽管是一本写于一个世纪前的书,但是其中的思想对于现今的社会而言也是适用的,甚至部分对于我们国家而言是超前的,有些在英国人一个世纪的努力下仍然没有很显著的改善。密尔在书中注重于社会对于自由的影响和压迫,却忽视了在现在仍有的政治对于自由的压迫,因此这样的作品就不免有局限性。人类追寻自由的脚步是永不停歇的,而密尔给我们在追逐的过程中指了一条明路,他为民主国家的建立开拓了思路。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论自由的更多书评

推荐论自由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