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构与神话

麻卑仓
2018-03-28 13:29:57

在去美国的船上,LS 第一次见到布勒东。后来在纽约布勒东把LS 带进了超现实主义的小圈子(clique)里。后来布勒东写书《魔法的艺术》,需要填问卷,LS 不感冒,交给儿子(7岁)回答,把布勒东惹毛了。

LS 认为自己与超现实主义者都尊崇某种同样的知识传统,可以上溯到十九世纪下半叶。布勒东就喜欢象征主义和新象征主义的绘画作品。超现实主义派也关注非理性主义,并从美学的角度探索非理性主义,LS 是分析的角度。《神话学》的创作方法借鉴了恩斯特的超现实主义拼贴画作,《神话学》是把神话解构成碎片再重组,以凸显神话的意义。Savage mind 也有超现实主义的影响。

博厄斯因为收集印第安土著人的菜谱而被嘲笑太琐碎。但 LS 认为决不能武断地决定文化研究中哪些因素是关键,哪些无关紧要,他本人就从夸扣特尔人的菜谱中得到了解开当地神话的关键,因为从菜谱中可以看出不同食材之间相容和相克的关系,而这种关系不光是口味决定的。

《亲属关系的基本结构》里,西蒙娜·薇依的哥哥安德烈·韦伊写了一份数学附录。他认为婚姻关系的研究有数学上的意义。数学的原理和雅各布森在语言学中应用的原理一脉相承,即把注意力从各种术语上转移到了术语之

...
显示全文

在去美国的船上,LS 第一次见到布勒东。后来在纽约布勒东把LS 带进了超现实主义的小圈子(clique)里。后来布勒东写书《魔法的艺术》,需要填问卷,LS 不感冒,交给儿子(7岁)回答,把布勒东惹毛了。

LS 认为自己与超现实主义者都尊崇某种同样的知识传统,可以上溯到十九世纪下半叶。布勒东就喜欢象征主义和新象征主义的绘画作品。超现实主义派也关注非理性主义,并从美学的角度探索非理性主义,LS 是分析的角度。《神话学》的创作方法借鉴了恩斯特的超现实主义拼贴画作,《神话学》是把神话解构成碎片再重组,以凸显神话的意义。Savage mind 也有超现实主义的影响。

博厄斯因为收集印第安土著人的菜谱而被嘲笑太琐碎。但 LS 认为决不能武断地决定文化研究中哪些因素是关键,哪些无关紧要,他本人就从夸扣特尔人的菜谱中得到了解开当地神话的关键,因为从菜谱中可以看出不同食材之间相容和相克的关系,而这种关系不光是口味决定的。

《亲属关系的基本结构》里,西蒙娜·薇依的哥哥安德烈·韦伊写了一份数学附录。他认为婚姻关系的研究有数学上的意义。数学的原理和雅各布森在语言学中应用的原理一脉相承,即把注意力从各种术语上转移到了术语之间的关系上。LS 本来想写一本《亲属关系的复杂结构》,但觉得处理更复杂的系统需要依靠电脑,而他不会,遂作罢。

LS 评价福柯:翻来覆去,变换语气说的无非是一回事:当心,凡事并非看见的那样,本质与表象恰好相反。

给一个词做出精确的定义很能锻炼人的智力

LS 否认借鉴了雅各布森,只是发现雅各布森关于语言的想法和自己关于亲属制度、婚姻法则,或者更普遍的说,关于社会生活的看法相吻合。

葛兰言的《古代中国的婚姻和婚姻和亲属关系》启发 LS 关注亲属制度的。但葛兰言探讨的问题在 LS 看来已经很复杂了,提供的结论就更复杂了。LS 认为复杂的表象后肯定能找到简单的规律。

LS 认为,人类的一切实证的经验,都是偶然的产物,历史就是绝对的偶然组成的。一边混沌下有一些有组织的小岛。LS 关注这些小岛完全是由个人经历和学术选择决定的,他不否认存在着其他层面。

“精神分析就是个消遣,我并不把它当真。《嫉妒的女陶工》中分析的神话,尤其是吉瓦罗人的神话,清楚地预示了精神分析理论。我想阻止精神分析学派借此为自己正名。事实恰恰相反,在《图腾与禁忌》的副标题中,弗洛伊德这样写道:‘论原始人与神经质的人精神面貌相似之处’。我则证明了,若真如弗洛伊德所言,存在相似之处,那就是原始人与精神分析学派的精神面貌相似。”

马克思建立模型的做法很重要。《神话学》中,LS 始终尝试如马克思说的理解人的思想,必须结合他的生活环境。

您想了解影响我的思想家:我本质上是个普通的康德主义者,同时也可能是个天生的结构主义者。“思想有局限,思想把局限强加在无法捉摸的现实上,只有通过局限才能把握现实。”

《野性的思维》我想证实的是,其实所谓的原始人,他们的思想和我们的思想之间并不存在鸿沟。在我们所处的社会,人们发现奇怪的信仰或习俗有悖常识时,常常会说这是过时的旧思想的残余或遗留的形式。我并不这么认为,在我看来,这种思想的形式一直存在,在我们中间流传,我们任其发展。所谓的旧思想的形式和所谓的科学的思维模式共存,都属于当代思想。

超越西方哲学体系惯用的二元对立,感性和理性的对立。现代科学体系的构建是有代价的,它让感性和理性彻底分离。所谓的“原始人”的心智,拒绝区分感性和理性,从感性出发进行思考,仅凭这样的基础也能构建前后一致、符合逻辑的世界观。

我们和原始人思维方式的本质区别之一,就在于我们喜欢分解。这是从笛卡尔那里学来的:为了更好地解决难题,我们把它分割成块。所谓的“原始人”思维排斥这种分解的行为,只有全面地解释才有价值。而我们在解决某个具体问题时,往往会求助于某项科学,或者诉诸法律、伦理、宗教、艺术……在我们人类学家研究的民族看来,这些领域是有关联的。所以群体生活的每种表现方式都是莫斯所说的“完整社会现实”的组成部分它与各个方面都有关系。pp.181-182

Boas 提出,语言是思想在生成逻辑架构时无意识活动的浓缩。

语言学术语证明了,构成整体的个体元素本身没有内在的意义,意义源自元素的组合。

“转换”的概念来自 D'Arcy Wentworth Thompson 的《生长与形态》。“转换”就是同属的动植物不同种之间的区别。Thompson 的概念借鉴了歌德的植物学著作,歌德借鉴了丢勒的《人体比例四书》。“转换”的概念深深植根于结构主义分析,甚至,“结构”之所以被误解、滥用,是因为人们没有意识到,结构和改变密不可分。不能简单把结构和系统混为一谈:系统史元素和元素之间相连的关系组成的整体。而只有满足以下条件才称得上是结构:元素和几个整体的关系之间存在不变的关联,可以通过转换从一个整体过渡到另一个总体。元素可以通过不同的方式组合。

法国大革命告诉人们,社会是一种抽象的思想,但事实上,社会是由习俗和惯例组成的。大革命用理性破坏了习俗和惯例,摧毁了具有悠久传统的生活模式,让每个人变成社会中可以随意取代的、无个性特征的原子。真正的自由离不开具体的内容,它由小小的归属感和团结互助所组成。这些所谓的理性思维猛烈抨击两者之间的这种平衡,达到目的后,它们只能互相摧残。今天的社会就是这种破坏的产物。

进入田野前假装客观地保持对当地人一无所知,不去了解当地历史或前人记录,这种想法幼稚、诡辩。

813个神话,上千个变式。正是动笔之前,梳理花了整整十年。

语义感染 玫瑰线型

比较法不是先比较再转为概论。有了概论才能比较,概论是比较的基础。面对多项经验,我们首先要看,我们所观察和描述的事实在哪个层面上是可以相互转化的。只有当我们能够用同一种语言表述这些事实,再加上预先的深入认识,所做的比较才是合理的。

研究亲属系统和婚姻法则时,容易陷入冗长的个例解释。研究神话时,则被表面的相似性迷惑,做全球范围的神话比较。因此,要抵制避难求易的倾向,反其道而行之。

杜梅齐尔想要证明的是,亚欧各地的一些表现拥有相同的来源。LS 则想证明从一开始就存在历史和地理上的一致性。

两个系统:垂直关系的系统,链接上与下,天与地,自然与超自然;水平的系统,连接近与远、同胞与外族

《神话学》四卷书的两条主线。一个是地理位置的,从南美洲之内,一直扩大到整个美洲新大陆。第二个是逻辑上的,先后介绍的神话背后的问题越来越复杂:第一卷研究对立的感官属性,生与熟,新鲜与腐烂,干与湿;第二卷品质的对立逐渐被形式的对立所取代:空与满,容器与内容,内与外等等;第三卷探讨的神话不是由反义词组成的,而是由词语间相反的组合关系构成的:一对反义词可以相连,可以分开。研究这些神话想回答这样的问题:如何从一种状态过渡到另一种状态?

独木舟旅行的神话:启程旅行时,近处越来越远,远处越来越近,到了目的地,词义发生了对换。旅行需要时日,在空间中出现新关系,也离不开时间这一元素。

韦尔南的城市政治组织与理性思维的关系说

四卷中的神话不过是一个大主题的变式:从天性到教养的转变,代价是永远丧失与天空和大地交流的能力。

神话的特点就是,面对某个问题,神话能将它拓展到其他层面,找到这个层面的同类问题:宇宙学、物理、道德、法律、社会等等。神话的表述最终会反映各个层面的问题。

神话的作用:可以解释事物为何从起初的状态各异,成了今天的状态,而不是成为另一种状态。这正是因为,假如它在某个领域发生改变,由于万物共生,其他领域的事物也会变,世界就会大乱。

神话提供了一个框架,从这个框架中可以读取神话以外一切事物的意义

单一文化的说法本身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单一文化的社会从来就没有存在过。从古至今,所有的文化都是混合、借鉴、交融的产物,虽然文化交融的速度不一样,但从未停止。

人权不应当建立在人类是万物之灵,唯我独尊的基础上。生灵万物都有自己的权利,人权只是其中的个例。

后面谈绘画(现代主义、毕加索、印象派等等),音乐(瓦格纳,对位……)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亦近,亦远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