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范十足的吴越楚青铜器

鸭梨
2018-03-28 13:08:37
脸上仿佛挂着一个大写的“土”、即将奔三的鸭梨小编和文艺青年丝毫不搭界,但和“文艺女青年”之间至少有一点是共同的,因为毕竟看起来还像个女生。2017年编辑出版了6本书,除了一本漫画书《考古入坑指南》和一本古文字方面的书《野人习礼——先秦名物与礼学论集》(其实也涉及青铜器),其他的书只要看书名,就知道和青铜器相关:《青铜器与金文》、《青铜器与山东古国》、《大邦之梦——吴越楚青铜器》和《炉捶之间——先秦两汉时期热锻薄壁青铜器研究》。鸭梨小编觉得这一年的空气中都弥漫着青铜器的气息,不文艺的鸭梨小编从吴越楚青铜器中嗅到了文艺的味道。
2017年的6至9月份,苏州博物馆举行了“大邦之梦——吴越楚青铜器”的特展,展出故宫博物院、上海博物馆、南京博物院、浙江省博物馆、安徽博物院、湖北省博物馆、河南博物院等国内22家博物馆及苏州博物馆收藏的吴、越、楚青铜器近百件/套,《大邦之梦——吴越楚青铜器》这本彩色图录书也是分兵器、礼器、乐器、青铜工艺四个单元,将这些精美的青铜器囊括其中。
兵器中最文艺的要数越王勾践剑。剑身修长,满布菱形暗纹,剑格两面分别镶嵌蓝色琉璃和绿松石,剑首向外翻卷作圆箍形,内铸有十一道同心圆圈。本是把锋利无比且冷冰冰的杀人利器,却要把自己装扮得如同修长柔美的俊俏少年,这位美面少年似乎就要达到让敌人在惊叹他的美之际将敌人一剑封喉的目的。二千多年前吴越争霸时期,他应该就是引人艳羡的对象,身上集合了剑首薄壁同心圆、剑身菱形暗格纹等堪称一绝的制剑技术,剑身上还镀上了一层含铬的金属而千年不锈;二千多年后,他的出土亦是轰动了全世界,成为春秋晚期铸剑技术的杰出代表。这位美面少年心中必然是得意的,生前荣耀,身后亦辉煌。(图一)
图一   越王勾践剑
图一 越王勾践剑


《大邦之梦——吴越楚青铜器》一书中,他和另外一个相爱相杀了多年的人——吴王夫差剑比邻而居,书中收录的“吴王夫差剑”是已知几柄吴王夫差剑中最精美最完整的一件,剑格部分深铸兽面纹,再镶嵌以绿松石,剑格和剑鞘扣合部分更是曲中有直,柔中带刚,上翘之圭角锋利如刃,让人叹为观止。一睹双剑合璧风采固然是我们的幸事,只是不知这位美面少年心中如何感慨:他望着展柜中静静躺着的吴王夫差剑,想起二千多年前各为其主时两人的刀光剑影,如今的重逢倒有几分惺惺相惜的味道。(图二)
图二 吴王夫差剑
图二 吴王夫差剑

礼器中最文艺的莫属克黄鼎。“楚王爱细腰,宫中多饿死”,楚人爱细腰之风大抵从他们的青铜器上也可以看出些许端倪。作为典型的楚式升鼎,克黄鼎一改中原式鼎圆鼓鼓的腹部,在腹部靠上的位置明显内收,恰如女子的束腰装扮,要向世人展示自己纤细的腰肢。克黄鼎是目前发现最早的升鼎,犹如时代的弄潮儿,开启了青铜鼎爱美之风潮。鸭梨小编甚至觉得一直影响到现在,南方女生总是比北方女生的骨架更小,作为北方女生的鸭梨小编,每每看到对面曼妙身姿的南方编辑,只恨生错了地方。(图三)
图三   克黄鼎
图三 克黄鼎

当然,对于吴越楚青铜器这群逼格很高的家伙,在器形纹饰上寻求文艺、引领风潮已经满足不了他们,要在铭文上折腾一番,已经文艺到不能好好写字了。吴越楚青铜器上多见鸟虫书,鸟虫书属于金文里的一种特殊美术字体。鸟书的笔画作鸟形,即文字与鸟形融为一体,或在字旁与字的上下附加鸟形作装饰;虫书笔画作蜿蜒盘曲状,中部鼓起,首尾出尖,长脚下垂,犹如虫类身体之弯曲。逼格再高一点的鸟虫书还要错以金银,让已经千姿百态的文字更加高贵华丽。(图四、图五)
图四 越王大子不寿矛
图四 越王大子不寿矛

图五 王子于戈
图五 王子于戈

从吴越楚青铜器中,我们不仅能看到文艺的一面,也能感受到沉甸甸的匠心。在铸剑的历史上,吴、越两国的兵器制造技术享誉天下,该书收录的吴王夫差剑、越王勾践剑、吴王余眜剑、越王者旨于赐剑等,其剑首薄壁同心圆、剑身菱形暗格纹、复合剑的制作技术堪称吴越青铜剑的“三绝”。
剑首薄壁同心圆是指青铜剑剑首装饰有壁极薄且高突的多圈同心圆,十分规整。薄壁状同心圆的厚度在0.3—0.8毫米,凸起达0.5—2.2毫米,各圆圈的间距在0.3—1.2毫米,这类剑首同心圆是单独制范后铸造成形。吴王夫差剑剑首上细密的多圈凸棱经上海博物馆等机构多次实验,在现代技术下也难以复制和仿制。剑身菱形暗格纹的制造工艺,至今仍有不同的说法:“铸槽填锡说”和“金属膏剂涂层说”,让吴越剑冷峻美艳的真正秘籍还在探索之中。复合剑则是指剑脊和剑刃用不同成分配比的青铜合金浇铸而成的青铜剑。其剑脊采用含锡量低的青铜合金,韧性强,不易折断;剑刃采用含锡量较高的青铜合金,硬度高,特别锋利,因而刚柔相济,成为古代铜剑的精品。其铸造方法也和普通剑有别,普通剑之剑身系一次浇铸完毕,复合剑则是二次浇铸:先以专门的剑脊范浇铸剑脊,在剑脊两侧预留出嵌合的沟槽,再把铸成的剑脊置于另一范中浇铸剑刃,剑刃和剑脊相嵌合构成整剑。(图六)
图六 越王勾践剑剑首
图六 越王勾践剑剑首

青铜器上的铭文都是记载有关赏赐、征伐、册命这样的大事件,而不会记载制作者的姓名。稍晚才有“物勒工名”出现,器物的制作者要把自己的名字刻在上面,以方便管理者检验产品质量。所以我们并不知道是谁制作了这些青铜器,他们不曾在历史上留下痕迹,但我内心一直会不断地感叹,这是怎样的人,有着怎样的七窍玲珑心,如此思虑周全、精心专研,将一门手艺做到了极致,让我们这些后人可以享受到文化盛宴。我们这一代又有什么东西可以做到极致留给后人,让我们的后人感慨?
除了是文艺、匠心的代名词,这些青铜器还传递出厚重的文化记忆。吴王余眜剑是目前所见剑类兵器中铭文最多的一柄。其75字铭文在显微照相机和X光机拍摄下,被放大了数倍,每一笔的走向都那么清晰有力。从远古时期的结绳记事、刻画符号到商周时期的甲骨文、金文,再到秦朝的小篆,发展至汉朝隶变,至唐朝楷化为今日所用的手写字体标准——正楷。正是因为汉字绵延不绝,从未中断,所以即使不是学习考古和古文字出身,只是看金文的形体你也可以认出几个字。这75字铭文涉及“寿梦、余祭、余眜”三位吴王,还有伐麻、伐荆楚、伐越等三场战役,内容信息十分丰富。
鸭梨小编本身也是青铜器的铁粉,读书的时候特别喜欢青铜鼎中的一个特殊器类——扁足鼎,搜集了考古报告中许多相关信息,后来每到一地的博物馆都先急切地寻找它的身影,记得在国博和上博的青铜器展厅里看到它们的时候,隔着展柜我开始在心里吼:“哎,哥们,我挺想你的!”其实每每走进青铜器的展厅,面对迎面而来的厚重气息,所有的浮躁一下子烟消云散,我只想好好和他们说会话。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大邦之梦——吴越楚青铜器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