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在长夜痛哭过的人,不足以语人生。

梁军年
2018-03-28 看过
第一次把死亡这个词从字面变成真实场景,是在我上初二的时候。

那天我做完课间操,随着人流走向教学楼,突然被站在大门阶梯上的小姨叫住,她拉着我的衣角,平淡到几乎用不带任何感情的语气说,你姥姥死了,下午回家一趟。也许他刚经历完一场巨大海啸,现在只是风暴后的平静。

我跪在棺材旁,姥姥和我隔着的只是一层厚厚的木板,那时候我根本不懂生死的意义,以为她只是睡着了,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死亡,我甚至感觉不到恐惧,记忆里关于姥姥的片段不多,甚至可以说,基本没有什么可以回忆的事件,那时候我不懂得什么是爱,所以只是接纳了一个事实。

工作之后,每次听说身边某个人离开世界,我都会产生短暂的幻觉,好好的一个人怎么说没就没有了呢,昨天他们还在呼吸说话,甚至和你有一面之缘,怎么今天突然就离开了这个世界?

我第一次对死亡产生恐惧,是在2017年的夏天,那次我去医院看病,最终确诊为一种非常折磨人的疾病,我被医生说出的话吓住了,感觉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好的地方,为此我对面临死亡有了真正的切身体会,平生第一次问医生,我还能活多久,也是平生第一次对自己的人生产生思考。

坦白的说,我从来不相信痛苦能换位思考,在我是一个健康的人之前,我对一些病人的诉苦是抱以嗤之以鼻的态度的,那时候我不知道疾病会带给人巨大的改变,也不知道死亡的真正意义,生活中绝大多数的人其实对死亡根本没有什么深刻的认识。

然而,面对死亡,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

知乎上有一个提问,是我几年前看过的,问题是你觉得自己牛逼在哪儿?为什么会这样觉得?

有一个叫程浩的回答,获得高票数的点赞,程浩是一个职业病人,说是职业,是因为他的一生都在与疾病打交道,每天他与死亡之神相伴,他被选择为随时离开这个世界。

他说自己从来没有真正走进过这个世界,一次都没有,他永远站在世界的边缘,后来在世界的不远处,建立了另一个世界,属于他的世界。

面对死亡和痛苦,他只淡淡扔出一句,命运嘛!休论公道。

就像有些人认为的,老师没有不会做的题,医生也不应该得病,然而疾病并不挑选职业,它并不因为你是医生就甘拜下风说我被打败了。

《当呼吸化为空气》的作者保罗是一名本可以达到医学巅峰的医生,然而就在他即将登顶的时候,灾难开始悄无声息的降临,他本可以交出一份满分答卷,却在考试铃声结束前,发现试卷根本无法提交。

保罗在得知自己病情后,对自己的人生作出了深刻的思考与梳理,他曾不止一次的问过自己,现在最重要的是什么?他对死亡作出了自己的理解,他在书里没有责问上天,也没有抱怨生活,他也有过恐惧,但他最终选择直视面对。

这可能就是真正的勇敢者吧,坦白的说,在我得知自己身患重症的时候,我曾不止一次责问冥冥中的命运掌控者,为什么是我?为什么偏偏是我?我曾非常愤怒的指责命运的不公,然而,正如程浩淡淡抛出的一句话,命运嘛,休论公道。

当一个人正视了疾病,对死亡作出了思考,像保罗那样,在呼吸化为空气时,仍给身边的人留下爱,这将是结束之后最好的开始。

流泪是为了更好的看清这个世界,痛苦则是发现世界还存在着另一面。没有在长夜痛哭过的人,不足以语人生。

我们每一个人都将直面死亡,重要的不是一个必然的结果,而是在接受这个结果前,我们做了什么改变了什么。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当呼吸化为空气的更多书评

推荐当呼吸化为空气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