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问答:唐纳德·里奇

AhFloyd
2018-03-28 00:46:26

浮世恹恹,宜听硝烟骨折 答少女问,东京恰如一场宿命 禅师潇洒,有血腥,有美,却无挂碍 鸟脸的老者,嗜含煤气管如吃香烟 礼貌的青年,好刀一把往肠腹里捣 圣塞巴斯蒂安,分付他人再谈 手掌翻覆二十世纪的总总 电不至于尽,影不至于空 起码有人,美美丑丑,在眼前来去如风 文学在塔顶,我欲攀登,未觉天生残疾 浮世恹恹,宜听硝烟骨折 答夫人问,东京恰如一场宿命 1959,作家莫拉维亚来访,他道 “噢,同性恋真走运。你们跑下海滩 找天真的渔民小伙,回来的时候 容光焕发。但是,噢,我们这些异性恋 希望,然后失败。这么难,这么难。” 而我,即同性恋。一个必须被强奸 才能兴奋的人。强奸不必令你惊讶 被动才是纵火般的幸福。帝国主义何在? 在他的红唇,胸膛,手臂的肌腱,毛发与阳具 浮世恹恹,宜听硝烟骨折 答情人问,东京恰如一场宿命 忆童年,公园离离树影婆娑 那个男人(是在梦里吧?)拥我入怀 他的面目呢?他的温度呢?他呢? 年年梦碎,我的头发尖叫着渴求抚摸 爱一个人如穿雾。彼时我还年轻 墓地遍是玫瑰。君不见,目送英俊少年们 排队入婚姻,而我老去今安在? 乡下男孩有红裤子,我有电影,有文学 还有东京。我说,“我没有使命,永远不会有。”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日本日记(上)的更多书评

推荐日本日记(上)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