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合之众 乌合之众 8.3分

乌合之众中的我

牛奶配送员
2018-03-27 22:45:19
只有极少数的思想家才能拥有这种不断发现有研究价值的问题的本领。勒庞在著作中所关注的问题,几乎无一例外地成为了十分重要的问题。

在看这本书之前要有合理的期待:勒庞是群体的观察者,问题的发现者,利用历史和自身经历,抽象出人类行为的相同因素。作为先驱,难免受很多局限,他对群众心理的解释有些粗糙,用不科学的举例法来证实自己的观点,并直至最后也没有提出任何解决方案,而是做了悲观主义的结论。

这本书1895年出版,20世纪那么多的群众运动还没出现之前,勒庞就已经总结出了这些规律,天才不过如此。我很支持书中的“进步观”,奥林匹克运动上的竞赛纪录不断提高,其原因不是因为人类竞技能力发生了达尔文主义或拉马克主义意义上的进化,而是因为对这种能力的训练在过去不断地有所改进。因此每一代人都可以看到一些人的表现有了改进,但他们的能力并不比自己的前辈更好。(拉扎斯菲尔德《社会研究的语言》)

不受时空影响,一百多年过去,换了一批人,我们仍是乌合之众。


合群的本能:

弗洛姆在《对自由的恐惧》中分析

...
显示全文
只有极少数的思想家才能拥有这种不断发现有研究价值的问题的本领。勒庞在著作中所关注的问题,几乎无一例外地成为了十分重要的问题。

在看这本书之前要有合理的期待:勒庞是群体的观察者,问题的发现者,利用历史和自身经历,抽象出人类行为的相同因素。作为先驱,难免受很多局限,他对群众心理的解释有些粗糙,用不科学的举例法来证实自己的观点,并直至最后也没有提出任何解决方案,而是做了悲观主义的结论。

这本书1895年出版,20世纪那么多的群众运动还没出现之前,勒庞就已经总结出了这些规律,天才不过如此。我很支持书中的“进步观”,奥林匹克运动上的竞赛纪录不断提高,其原因不是因为人类竞技能力发生了达尔文主义或拉马克主义意义上的进化,而是因为对这种能力的训练在过去不断地有所改进。因此每一代人都可以看到一些人的表现有了改进,但他们的能力并不比自己的前辈更好。(拉扎斯菲尔德《社会研究的语言》)

不受时空影响,一百多年过去,换了一批人,我们仍是乌合之众。


合群的本能:

弗洛姆在《对自由的恐惧》中分析道,个人在社会共同体的边缘化或受排挤而导致的内心焦虑的压力下,情愿“逃避自由”,放弃个人立场、放弃独立判断能力。独立思考的背后是不断地自我怀疑,个体放弃思考,宁愿追随简单粗暴的理念。根据勒庞的观察,民众领袖绝不能有太多的怀疑精神和批评能力,必须拥有强大持久的意志力来煽动群众。

个体加入群体后的心理:

1.自我渺小化,个人目标被集体目标所取代,主动成为“为集体的目标服务”的工具,群体为国家和民族犯罪不是犯罪,认为自己可以不用为自己的残暴行为负道德意义上的责任。

2.数量刺激下,思想变得简单偏执、观察力消失,不接受讨论和反对意见。英雄们的真实生平对我们无关紧要,我们需要的是伟人在大众神话中呈现的形象。(偶像崇拜、想象中的精神领袖)

3.值得注意的是,群体对个人也有道德净化作用,他们愿意牺牲个人利益,以爱国主义作为号召时,他们甚至愿意慷慨赴死。但他们是在无意识地实践美德,正如他们无意识地犯罪。

群体的特性:

1.群体接受的观念必须简单明了,通俗易懂,观念进入无意识领域,在头脑里扎根,变成情感/传统/习俗/文明,需要很长的时间,久远到个体不会再追本溯源,思考观念是否正确。(社会化?)

2.感情>理性:让群众相信什么,首先得搞清楚让他们兴奋的感情,并且装出自己也有这种感情的样子,然后以很低级的组合方式,用一些非常著名的暗示性概念改变他们的看法。群众不受理性指引,我么不必遗憾,一切文明的主要动力并不是理性,而是各种感情——尊严、自我牺牲、宗教信仰、爱国主义以及对荣誉的爱。

如何影响群体:

断言、重复和传染:不理睬任何推理和证据,做出简洁有力的断言,不断地重复断言而且要尽可能措辞不变。重复到不存在异议时,传染过程由此启动。被群众接受的观念,最后会反作用于社会上层,对我们的头脑拥有了支配力(名望),麻痹我们的批判能力。

附注:勒庞对名望下的定义是“对我们的头脑的支配力”,主体可以是人、著作和观念。一个人若想要拥有名望,最重要的因素是成功。


印象深刻的几句话:

1.一个人终其一生性格保持不变的事情,只有在小说里才能看到。只有环境的单一性,才能造成明显的性格单一性。一切精神结构都包含着各种性格的可能性,环境的突变就会是这种可能性表现出来。

附注:为了避免单一的性格,挖掘自身的更多可能,既然等不来周遭环境的突变,就要主动向外界撞击,去不同的环境探索。

2.不存在任何引导意见的力量,再加上普遍信仰的毁灭,其最终结果就是对一切秩序都存在极端分歧的信念,并使群众对于一切不明确触及他们直接利益的事情,越来越不关心。如果有一种意见赢得了足够的声望,是自己能够得到普遍的接受,那么它很快就会拥有强大的专制权力,是一切事情都要屈服于它,自由讨论的时代便会长久地消失。

附注:看到快结尾,我突然有点疑惑。这么讲,如果群众拥有统一的信念,个体的批判能力和独立思考就会消失;如果不存在普遍信仰,群众又会变得麻木不仁…所以作为一个人,我们最好要尽量保持独立性和怀疑精神,并且关注公共议题?

还是说其实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一个“群体”,而是有很多个拥有不同理念的群体,我们在经过思考后选择团体,随着时间变化也能够改变团体,而各个团体的理念之间不断撞击、交流,形成新的理念…我们一直在努力离真理更近一些。


mark一些人:

民主和独裁的关系:右翼的哈耶克、左翼的阿伦特和弗洛姆,力求不偏不倚的熊彼特

社会学、心理学:奥尔波特、麦克道格尔、帕克

煽动家:法国的布朗热,美国的麦卡锡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乌合之众的更多书评

推荐乌合之众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