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最会讲故事的男人吴念真:苦难总是相似的,只有幸福才各有各的不同

小书生生
2018-03-27 看过
谁是台湾最会讲故事的男人,非吴念真莫属。
吴念真生于台湾知名矿区九份,作为矿工的儿子,因家境不好,他从小就经历坎坷,初中辍学到台北一边打工一边继续读书,完成高中学业,后又进入辅仁大学夜间部学习。
与大多数成名作家一样,坎坷的经历让他开始用文字与他人对话,与父辈对话,与矿山对话。
正如沈从文之于湘西,贾樟柯之于汾阳,吴念真的文字也离不开故乡九份,离不开矿工。
《特别的一天》是他对故乡,对父辈最真实的回望。虽然是本小说集,但那种艰难求生又坚持信仰的执念,几乎压得人喘不过气。

海峡两岸,数千公里,但那种求生的窒息感竟然十分熟悉,缺了一条腿的落脚仔,只想靠自己能力赚钱的清水伯,一天就阴阳两隔的秋男……
仿佛不管何地,苦难总是相似的,只有幸福才各有各的不同。


《白鸡记》
这是一个简单的让人心痛的故事。
曾经踌躇满志的青年落脚仔上山种树赚钱,误入蛇窝被咬。因为母亲的离世,有人上山给他报丧,才救回了他只剩两个大腿根的命。
大难不死后,落脚仔靠卖奖券为生。一个苦难的人靠给别人兜售不可能有的好运气为生,预示着他的终极苦难将慢慢展开。
为了给去世的母亲找一个白色的土鸡上供,落脚仔被鸡贩子骂,被小女孩可怜,用捡来的鸡毛哄老婆开心,最后正因为看了一眼富人家的乌骨鸡,被怀疑是偷鸡贼,被迫在庙门前剁鸡头自证清白。
在围观者眼里,落脚仔其实连只鸡都不如,可在落脚仔的心里,只要有只鸡能给亡母上供,他宁愿变成偷鸡贼。
始终如一的孝心比名誉更重要。

《巡夜》
这是一个简单的让人无奈的故事。
乡间老警察刘清海带着前来顶替他的新同事江同进一起巡夜,这是他最后一次巡夜。
他要给这个太正直的新同事讲讲这里巡夜的规矩,顺道拜托他照顾这里的乡亲。
矿区回来的男人们,只能有两个去处去消遣,一个是小赌场,一个是小茶馆。小赌场不管输赢都解乏,小茶馆不为喝茶为解欲。
在小茶馆里,警察刘清海也找到了自己的女人,结婚生子。
十多年来,刘清海看着男人们周而复始的活着,也尽量不为难这些努力活着的人。
即便如此,上面看不惯他的人,就因为他女人去世,邻里送的礼钱,诬告他收红包,罢免了官职。
当正直的江同进知道事情的原由后,才看清这个老油子警察——一个简单而正直活着的人。

《是的,哈姆雷特先生》
这是一个本土人在外国老板手下做事,为老板招女工买土地扩建工厂,却因老农们不肯卖土地而焦虑万分狂躁异常,却在外国老板面前小心翼翼、唯唯诺诺只敢说“是的”的简单故事。

《病房》
受苦的人只能进简陋的病房。
受苦的人不希望进简陋的病房。
受苦的人不得不进简陋的病房。

传闻给善良的人希望,
现实则把希望逼出现实。

苦难还给苦难,
传闻驾鹤西去。

《白鹤展翅》
打了一辈子光棍的清水伯希望靠自己的努力,给与他同住一屋的女人赚钱看病。
理事长觉得给他的女人办个贫民身份,就能免费看病,清水伯不愿意。
理事长觉得号召村民给他的女人募捐看病,清水伯不愿意。
理事长觉得清水伯太老了,根本没办法舞动狮头,更不可能分到红包,清水伯更不情愿。
没有办法,清水伯只能铤而走险披着被单跟着维护他的少年舞狮子抢红包。
等他们俩被鞭炮炸成“木乃伊”后,他们竟然成功啦。
回到家,裹着白布的清水伯给他的女人手舞足蹈地表演功夫时,他的女人认出了那招叫“白鹤展翅”。

《特别的一天》
谢佑良因为抢包被三个老乡抓住,扭送到警局。
他的阿婆为了等他回来,煮了一锅鸡。
谢佑良回得来吗?
阿婆等得到他吗?

《悲剧脚本》
三月廿一日 晨六时整
晨六时三十分
晨七时十分
晨七时十五分
晨八时整
晨八时二十分
晨十时整
晨十一时整
晨十一时三十分
晨十一时四十二分
晨十一时四十五分
中午十二时
午后十二时三十分
午后一时整
午后一时五十分
午后四时
深夜十一时
深夜零时
三月廿二日
三月廿三日 下午五时
下午六时三十分

三十四个矿工成了三十四个冷冰冰的人名。
“如果要归罪于谁,请归罪神,它不该创造矿工这个行业。”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特别的一天的更多书评

推荐特别的一天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