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抗死亡,构成了人生的全部存在。

格林大雨
2018-03-27 22:30:05
本书里最重要的一个理论:人类一切焦虑的根源是死亡焦虑,而且研究表明青少年的死亡焦虑水平最高,超过老年人。(中二病找到病根了)

事实上,没有别的生物像人类一样,会直面死亡的必然性,所以人们经常(绝大部分时间)无意识地忽略死亡,忽略从出生我们就在准备去死这个真相。那些对死亡焦虑的心理防御经过一层层的伪装,渗透到生活的各个角落。(幻想,强迫,到精神分裂,受虐倾向等等)

我们从幼时相信神话(我也是全能的神,不会死),到相信死亡存在,但老人才会死(我不老,我不会死),到相信死亡也可能降临降临到生病的残缺的倒霉的年轻人身上(但我不是不幸的,我不会死),到相信自己也可能死(但这一刻不太可能吧),最终相信自己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死去。

这其中的每一次相信里,都充满了人类在面对死亡时屡用不爽的,基于否认的防御。比如否认自己的“无能”,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努力成为那个理想中的自己,相信自己是个优秀的人,(我可以升职加薪走向巅峰,那我也可以阻止死亡,所以别人会死我不会)。或者否认自己的“能”:给自己贴标签,90后,水瓶座,信菩萨信佛信上帝,相信除了爸妈之外还有个无条件爱我的人(ta全知全能)为我解决所





...
显示全文
本书里最重要的一个理论:人类一切焦虑的根源是死亡焦虑,而且研究表明青少年的死亡焦虑水平最高,超过老年人。(中二病找到病根了)

事实上,没有别的生物像人类一样,会直面死亡的必然性,所以人们经常(绝大部分时间)无意识地忽略死亡,忽略从出生我们就在准备去死这个真相。那些对死亡焦虑的心理防御经过一层层的伪装,渗透到生活的各个角落。(幻想,强迫,到精神分裂,受虐倾向等等)

我们从幼时相信神话(我也是全能的神,不会死),到相信死亡存在,但老人才会死(我不老,我不会死),到相信死亡也可能降临降临到生病的残缺的倒霉的年轻人身上(但我不是不幸的,我不会死),到相信自己也可能死(但这一刻不太可能吧),最终相信自己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死去。

这其中的每一次相信里,都充满了人类在面对死亡时屡用不爽的,基于否认的防御。比如否认自己的“无能”,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努力成为那个理想中的自己,相信自己是个优秀的人,(我可以升职加薪走向巅峰,那我也可以阻止死亡,所以别人会死我不会)。或者否认自己的“能”:给自己贴标签,90后,水瓶座,信菩萨信佛信上帝,相信除了爸妈之外还有个无条件爱我的人(ta全知全能)为我解决所有我忧惧的事情。从此不再有未知,永远不会失去控制。抽象的讲,人们通过消失于“更大”的事物(我最终属于宇宙终极拯救者,也最终会得到它的救赎,所以我不会死)。

人类经常会用愚蠢的思维模式与自己,他者和客观世界互动,去防御死亡这个可怕的危险(虽然这正是人类最纯粹的可爱之处)。当这些模式错的太离谱,心理防御失败的时候,痛苦,心理障碍,乃至精神疾病就发生了。经验的看,人通常需要经历一个临界情景(最极致的就是经历死亡)才能去醒悟,原来自己的防御是无效的(思维模式是错误的)。然后才有可能调用自己的意志力去跳出这个思维的恶性循环(比如托尔斯泰笔下的伊万伊里奇之死,战争与和平里皮埃尔,狄更斯笔下的男主,刀锋的男主角拉里等等,实际上很多文学的冲突一般围绕着这种觉醒展开)

有一些人只有经历死亡才会有这种击溃信念的动力,但有一些人,高度敏感的,可能微不足道的事情都能成为一个临界的情景(精神分裂患者看到一片落叶,不会死的潜意识信念可能就崩塌了)。他们更容易看到危险,感受到让人感到恐惧的刺激(对就是很丧很玻璃心)。

按照欧文亚隆的说法,人格的成分,情绪,认知,行为,都围绕死亡这一可能性,在日常琐事中翻涌。事实上许多哲学家一生践行向死而生,认为人生就是一个不断准备死亡的过程,在一次次防御崩溃的痛苦中接纳死亡这一可能性的真实存在。

佛家讲众生皆苦,我们这些美好的愚蠢的人类,皆苦。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存在主义心理治疗的更多书评

推荐存在主义心理治疗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