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中国 乡土中国 9.2分

从这里,读懂我们的来处

微澜
2018-03-27 21:55:18
说到乡土,你的第一反应大概是泥土吧,没错,作为一个农耕文明书写了大半历史篇幅的国家,我们的一切都来自泥土,这辽阔富饶的土地不仅生产粮食,也孕育了无数思想,甚至奠定了几千年来的社会格局。我们的根在这片土地里,而《乡土中国》,就是这样一本寻根手册。



《乡土中国》一书,诚如作者费孝通先生所说,是一本“乡村社会学”的研究小册子,但它从来都不只是乡村中国,或者中国的乡土,它的落脚点是中国最基层的社会,在这个以农耕文明为主的国度里,每个人身上都刻有乡土社会的强烈的印记:几乎人人都能信手拈来一些关于泥土的成语或者诗句,比如“开疆辟土”、比如“安土重迁”,我们的文明就是如此盎然地生发于这片泥土中,从过去到现在,再到未来。因此,在《乡土中国》,藏着我们社会基因的密码,藏着我们一言一行、所思所想最深刻的由来。

费孝通( 1910.11.2-2005.4.24),江苏吴江人,是中国著名的社会学家、人类学家、民族学家,也是中国社会学和人类学的奠基人之一,《乡土中国》这本书,是他对讲授乡村社会学时授课内容的记录,除此之外,他还著有《江村经济》《禄村农田》等一系列深入研究中国乡土社会的著作。



《乡土中国》这本书,描写的并不是一个具象的聚落,而是包含在中国传统社会里的一种占主流的体系,以及这个体系是如何发挥作用的,全书可以分为五个板块,分别是“文字下乡”“乡土社会的秩序格局”“ 礼治在乡土社会中的必然性”和“乡土社会的统治格局”和“商业的诞生”。

文字下乡的故事

在这一部分,费孝通先生主要讲了乡土本色和文字下乡遇到的阻力。不知道从何时起,农村社会,也和“愚蠢”有了强关联性,因此“乡下人”成了具有强烈贬损意味的描述,然而事实真的是这样的吗?

在传统农耕社会中,土地是最为重要的生产资料,乡土社会中的“人”是黏着于土地上的,从事分工较少的农作活动,世代定居,极少迁徙,因此形成了以村落为单位,村落间联系少,但是村落内互相熟悉的社会格局,在这这样一个熟人社会中,对规矩的下意识遵从取代了对祁越的重视,因此,交流并不是必需品,也正是因此,费孝通认为,在文字下乡过程中,仅仅因为农村人不识字,识字少,就认为他们是“愚蠢”的,是一个多么错误的看法。
从社会进步的角度看,文字下乡当然有其必要性,但是农村社会之所以形成一种不需要文字的特点,也有其合理性。从交流需求上来看,在农村社会鸡犬相闻的面对面接触中,语言交流是一个更高效的工具;从记忆需求的角度看,乡土社会变化极少,需要记忆的内容不多,仅仅依靠经验而非文字记录就可以应对生活中的一切。正如文字的形成来源于结绳记事一样,如果连“事”都没有,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西,那还有什么记录的必要呢,也正因为如此,文字最早发生于宗教,中国的文字也具有庙堂性的特点。

你看,这么一想,我们就不能将乡下人的不识字归结于“愚”了,文字作为一种工具,在过去的农村社会中需求并不那么强烈,当我们指责“乡下人”文盲的时候,也许他们还在笑话城里人 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呢。

中国乡土社会独有的差序格局。

费孝通先生在这一部分首先抛出了一个他自创的专有名词,差序格局,从来形容中国乡土社会所特有的人际关系格局。

什么是差序格局呢?首先,差序格局是一个和西方“团体”格局互为对比的人际关系格局,例如,如果一个西方人说,他将携家庭拜访你,那么很容易明白这个家庭仅包括且必须包括夫妻双方和未成年子女,西方人的人际关系特点是,其团体有明确的界限;若是在中国,同样一个“家庭”的语境,其内涵是伸缩可变的,家即可以是“家里的”太太,也可以是“家门”中的同姓叔伯,甚至可以是一切想要拉拢的“自家人”;怎么样,看出区别了吧,我们的人际关系是以自身为中心的,一个人的圈子可大可小,不仅受亲戚多寡的影响,也受能力强弱的影响,具有不确定性,这就是作者所说的“差序格局”。

那么,差序格局有什么特点呢,首先,在差序格局中,公和私的界限是模糊的,一个常见的句式是,当一个人为了族群牺牲节家的时候,我们说他大公无私,但其实,当一个人为家牺牲族的时候,他也是为了“公”,此时,向内的家对他而言是公的,并且逻辑自洽;因此我们有了一个更熟悉的句式,“克己”,这是因为,在乡土社会的差序格局中,只有自身是具体的。

其次,在差序格局中,道德体系是以修身为出发点的,从自身向外推延的社会关系中,与亲属关系相匹配的,是孝悌;与朋友关系相匹配的,是忠信;不同的社会关系对个人道德有不同的要求,但落脚点都在“克己”复礼上,缺少对于团体道德的要求。

差序格局的另一个特点,是使家的功能从生育向多方面扩展,从而使家的形态由家庭扩大到了家族。在中国的乡土社会,家的主轴是父子关系, 并沿着父系亲属关系向外递延形成氏族,在这个扩大化的“家”中,衍生出除了生育之外更多的功能,劳作、经营、宗教祭祀这些等功能都需要氏族承担,也正是因为此,夫妻不再是家庭的主轴,依据功能的不同,父子、婆媳、叔伯妯娌可能成了一个家庭中超越夫妻关系更重要的轴心——这些男女间分工的不同导致了男女间的隔阂,这种男女有别,两性间强烈的矜持保留,也是差序格局中重要的一个特点。

礼治在乡土社会中的必然性


既然乡土社会是一个由差序格局下,由熟人构成的热会,那么人的力量就不可忽视。在费孝通先生写作的那个年代,要想把法律和法庭推行下乡,不可避免的会遇到熟人社会的强大阻力。那么,这种阻力是如何形成的呢,费孝通先生给了我们答案。

在乡土社会中,作为生产资料的土地,发生变动的情况很少,因此人的流动性也很小。在这样一个相对稳定的环境中,前人的经验在生活中是有效的,无数经验的累积,形成了乡土社会的“传统”,在对传统的敬畏中,形成了礼。乡土社会是一个礼治社会,人依靠传统习惯行事,并且受到传统道德的评价。

而正是这种“传统”的有效性,构成了推行司法下乡的阻力。乡土社会中的人们,在遇到纠纷时,在意的是道德上的对错,而非权利的有无。即使在今日,当我们评价一个过度防卫的行为——例如围堵小偷将其打成重伤时——依旧充斥着“打死活该”的声音:这就是乡土社会留下的一种思维惯性,我们只关注小偷行窃在道德上具有错误,却没有意识到他也有生命健康权。而如果这个小偷起诉了殴打者,我们更是完全能想象乡土社会中的人会有多么诧异——怎么,法律还保护起这个不道德的败类来了?

正是因为如此,费孝通先生认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中,如果不率先用法治的思维去启迪乡土社会中人,那么单一推行司法制度下乡,并不能有效的建立起法治社会,还会破坏原有的礼治社会格局,造成乡土社会的混乱和崩溃。

传统乡土社会的统治格局

然而,在法治格局形成之前,乡土社会不也好好的存在着吗?费孝通先生在《乡土社会》中用三个章节的篇幅,探寻了乡土社会形成之初的统治力量。

从经济发展来看,乡土社会作为典型的小农经济社会,大部分生活物资都可以自给自足,这就决定了在一个聚落中,无论权力结构如何,人民的实际生活受到权力的影响不大。权力中心能起到的作用是微弱的。也正是因为如此,权力中心更偏向于依靠大家的共识自然形成,而非在争夺中诞生。

从社会意识的发展来看,乡土社会因其稳定性,经验的作用十分强大,由于年长者总是比年青者多掌握了那么些经验,自然得到了更多话语权,因此形成的权力格局,是一个长老统治的格局,年长者对年幼者有强制的权力,并且这种强制性,随血缘关系的增强而增强;人和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也是和血缘密切相关的。

商业的诞生

亲密的血缘关系,限制了冲突和竞争,试想,在父母子女,兄弟叔伯的相互依赖中,付出和得到是无法被亲密计算的,你从我这里拔一根葱,我去你那里掰一瓣蒜,这之间的利益要怎么计算呢?如果大家可以依靠互相的依存生活,货币就不会诞生,商业也不会诞生。

幸好,在乡土社会极为偶然的变化中,血缘和地缘分离了,一部分人因为灾害、瘟疫流落到其他地方,而这部分人,和流入地聚落中的人民,是没有血缘关系的,他们想要一瓣蒜,一把葱,需要进行等价交换;而流入地的人民若是想要从外乡人手中得到什么,也可以利落的讲价钱,在这种陌生人的交换中,商业由此发展起来。


从这里,读懂我们的来处

在《乡土社会》中,我们随时能看到老子、孔子的思想贯穿其中,闪烁着历史的光辉,当我们了解了乡土社会的渊源和变迁;似乎也对无为、礼治的思想有了更深一层的理解,这些闪着历史光辉的思想,来自古人乡土社会的生存实践,即使现在我们已经远离土地,却能被时时唤醒,从这本书中,寻找我们的来处。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乡土中国的更多书评

推荐乡土中国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