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地的六便士,却要天上的月亮

王小逗
2018-03-27 20:41:47

“如果我哪天放下手中的事,告别身边的人去拍电影或是环游世界,定是这本书在我心中埋下的种子。”这本书真的让我心里又燃了起来,更要坚信那句“满地都是六便士,可他抬头看见了月亮”,可我要抬头看着这月亮的同时,也要付诸行动。

“He lives at another level”。电影《Big Night》有这样一句台词,查尔斯让我想起这句台词。别人的人生是在不断做加法,他却在做减法。人的每一种身份都是一种自我绑架,唯有失去是通向自由之途。所以查尔斯拒绝再做“丈夫”、“爸爸”、“朋友”、“同事”、“英国人”,他甩掉一个一个身份,如同脱去一层一层衣服,最后一抬脚,赤身裸体踏进内心召唤的冰窟窿里去。小说里的那个“我”问他:“难道你不爱你的孩子们吗”?他说:“我对他们没有特殊感情”;“我”再问他:“难道你连爱情都不需要吗”,他说:“爱情只会干扰我画画”。别人也许会同情他的穷困潦倒,他拿起画笔时,却觉得自己是一个君王。

记得上小学的时候,我就特别喜欢画画,似乎只有在画画的时候,身边的事物,都是静止的,那时候,我就爱上了画画,随着年龄的增长,跟中国体制教育的劣根性,我不得不把所有的精力用在随大溜的

...
显示全文

“如果我哪天放下手中的事,告别身边的人去拍电影或是环游世界,定是这本书在我心中埋下的种子。”这本书真的让我心里又燃了起来,更要坚信那句“满地都是六便士,可他抬头看见了月亮”,可我要抬头看着这月亮的同时,也要付诸行动。

“He lives at another level”。电影《Big Night》有这样一句台词,查尔斯让我想起这句台词。别人的人生是在不断做加法,他却在做减法。人的每一种身份都是一种自我绑架,唯有失去是通向自由之途。所以查尔斯拒绝再做“丈夫”、“爸爸”、“朋友”、“同事”、“英国人”,他甩掉一个一个身份,如同脱去一层一层衣服,最后一抬脚,赤身裸体踏进内心召唤的冰窟窿里去。小说里的那个“我”问他:“难道你不爱你的孩子们吗”?他说:“我对他们没有特殊感情”;“我”再问他:“难道你连爱情都不需要吗”,他说:“爱情只会干扰我画画”。别人也许会同情他的穷困潦倒,他拿起画笔时,却觉得自己是一个君王。

记得上小学的时候,我就特别喜欢画画,似乎只有在画画的时候,身边的事物,都是静止的,那时候,我就爱上了画画,随着年龄的增长,跟中国体制教育的劣根性,我不得不把所有的精力用在随大溜的大考中,但是我心里一直住着一个画画的梦想,现在我上了班,也加入了平庸的生活之中,虽然我现在没有主角能够放弃所有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但是,我在一切的基础上不断的再追求。我要告诉自己,我们不一样。

这样的人当然可恶。他的眼里只有自己,没有别人,自私,没有责任心,不屑和“社会”发生任何关系。但他又很无辜,因为他的眼里岂止没有别人,甚至没有自己。他不是选择了梦想,而是被梦想击中。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我必须画画,就像溺水的人必须挣扎”。如果说他与别人有什么不同,就是他比别人更服从宿命。梦想多么妖冶,多么锋利,人们在惊慌中四处逃窜,逃向功名,或者利禄,或者求功名利禄而不得的怨恨。但是查尔斯拒绝成为“人们”里面的那个“们”。满地都是六便士,他却抬头看见了月亮。

"有些人即便如孤岛,岛上也繁花似锦;有些人虽出入繁华,却丝毫不碍灵魂的贫瘠"我现在就在这一座孤岛上,但是我不想跟其他人一样,他们的喜好,我不喜欢,我想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充实自己的生活,增长自己的见识,其实,岛上也能繁花似锦,就看自己是怎么个活法!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月亮和六便士的更多书评

推荐月亮和六便士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