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婚姻≠爱情

卓别林的猪
2018-03-27 20:27:01

这是一个讲述钵扎小贩麦夫鲁特的人生、冒险、幻想和他的朋友们的故事,同时也是一幅通过众人视角描绘的1969-2012年间伊斯坦布尔的画卷。“你们是怎么对视的?”“就是你和一个人四目相对并感觉自己将和她度过一生那样……”,主人公麦夫鲁特,在堂兄考尔特的婚礼上,与堂嫂维帝哈的妹妹萨米哈四目相对的一瞬间,觉得自己找到了可以相伴一生的对象,在部队服役的三年时间里,竭尽自己所能用的词汇,来倾诉自己对于这个只是一面之缘女生的爱,不过由于堂弟苏莱曼的私心,麦夫鲁特以为自己爱上的女孩叫拉伊哈,长年累月满含热泪写了情书之后,在抢亲的夜晚黑暗中发现自己抢来的女孩不是心爱的漂亮姑娘,而是她的姐姐,但麦夫鲁特那样一声不吭的。 “在我们的世界里有两种爱情。第一种,你对她一无所知而爱上她。多数夫妻,如果结婚前有些认识,他们是绝对不会爱上彼此的。先知穆罕默德因此认为,结婚之前的亲近是不合适的。另外一种就是结婚之后,有人因为他们在一起度过了一生而爱上了彼此,而这也时不认识就结婚的一个结果。”麦夫鲁特的爱情,属于后者,他用自己的激情和温柔,爱着了这个和他几乎要度过一生的女孩拉伊哈,如果没有那场流产的灾难。“人们说,媒妁之言结婚

...
显示全文

这是一个讲述钵扎小贩麦夫鲁特的人生、冒险、幻想和他的朋友们的故事,同时也是一幅通过众人视角描绘的1969-2012年间伊斯坦布尔的画卷。“你们是怎么对视的?”“就是你和一个人四目相对并感觉自己将和她度过一生那样……”,主人公麦夫鲁特,在堂兄考尔特的婚礼上,与堂嫂维帝哈的妹妹萨米哈四目相对的一瞬间,觉得自己找到了可以相伴一生的对象,在部队服役的三年时间里,竭尽自己所能用的词汇,来倾诉自己对于这个只是一面之缘女生的爱,不过由于堂弟苏莱曼的私心,麦夫鲁特以为自己爱上的女孩叫拉伊哈,长年累月满含热泪写了情书之后,在抢亲的夜晚黑暗中发现自己抢来的女孩不是心爱的漂亮姑娘,而是她的姐姐,但麦夫鲁特那样一声不吭的。 “在我们的世界里有两种爱情。第一种,你对她一无所知而爱上她。多数夫妻,如果结婚前有些认识,他们是绝对不会爱上彼此的。先知穆罕默德因此认为,结婚之前的亲近是不合适的。另外一种就是结婚之后,有人因为他们在一起度过了一生而爱上了彼此,而这也时不认识就结婚的一个结果。”麦夫鲁特的爱情,属于后者,他用自己的激情和温柔,爱着了这个和他几乎要度过一生的女孩拉伊哈,如果没有那场流产的灾难。“人们说,媒妁之言结婚的难处,不是女人和一个素不相识的人结婚,而是不得不去爱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但是,其实一个女孩和素不相识的人结婚应该更加容易,因为了解的越多,就越难爱上男人。”而拉伊哈,也爱上了这个素不相识单纯固执的,物质上没有给她带来太多变化的麦夫鲁特。婚姻对他们两个人来说,并不是爱情救急的药。“亲爱的,我的孩子,重要的不是一开始谁爱上了谁。婚姻里重要的是婚后的幸福。为此我们的先知禁止男女婚前认识、做爱,不必要地浪费他们的激情。” 直到40多岁失去拉伊哈成为鳏夫的麦夫鲁特,最终和失去丈夫费尔哈特的萨米哈在一起了,和《霍乱时期的爱情》不同的是,他们结婚七年后,麦夫鲁特和萨米哈过得很幸福,他们成了好朋友。但这并不是一种具有创造性、聚焦于生活多姿多彩方面的友情,而是一种基于一起做事、共同克服困难、接受平凡日常生活的友情,而不是爱情。 他一直以为自己头脑里才有的粗俗和病态,却真经地在外面世界里找到了它们的踪影。 ——詹姆斯.乔伊斯《一个青年艺术家的画像》。麦夫鲁特脑袋里的怪东西,也是我们脑袋里的怪东西,对于爱情、友情、宗教、工作……而麦夫鲁特在卖钵扎的时候,倾听城市夜晚对他的诉说,解读大街小巷的语言,他感觉,当自己冲着昏暗的街道喊“钵——扎”时,他不仅是在对窗帘紧闭的窗户、没有灰泥没有油漆的墙壁、躲藏在角落里的凶恶野狗、窗户后面的人家,也在向自己头脑里的世界呼喊。因为,他觉得,当他叫喊“钵——扎”时,脑海里的彩色画面,犹如图画小说里的对话气球那样,从他的嘴里云朵般飘进疲惫的街道。钵扎是他对于自己本质的坚持,而我的坚持在哪里?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脑袋里的怪东西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脑袋里的怪东西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