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过三生三世

夙墨天歌
2018-03-27 19:57:48

现在大家普遍讨厌圣母型的角色,但如果仔细分析,圣母所具有的种种品质,反而正是千百年来人类道德所极力推崇赞扬的,它们共同的一个形容词那就是“美好”。但为什么惹人嫌呢?我觉得是一种反向迁怒,是因为这些圣母型角色出于好意所做的一些事中了敌人的算计或者阴差阳错的反而引发了对己方的伤害,这种无意的把球踢进了自家球门的行为往往比故意伤害更让人觉得遗憾愤怒,于是久而久之,人们将目光从这些行为本身转移到了这些圣母型角色身上,慢慢的也就给他们贴上了讨厌的标签。但圣母型角色也有完全不讨人厌的案例,比如《飘》里的美拉妮,简直所有美好的形容词都可以用在她身上,是一个堪称完美的圣母型角色,但因为她的行为没有一个是引向糟糕的结果的,所以根本没有理由去讨厌她啊。从书里也可以看出,所有的角色都喜欢她,甚至男主瑞特和女主斯嘉丽这样性格强烈的人也都将她视作精神依靠。所以我反对一看到圣母两个字就开始贴负面标签的行为,故而针对本书的女主,请诸位擦干净偏见再来慢慢品味。

这个故事的主线其实很简单,只是走了三遍……重点在于人心的纠缠,心理描述十分详细,且感情细腻,其中又夹杂了无法言明的误会以及前世对感情的硬性影响,于是这

...
显示全文

现在大家普遍讨厌圣母型的角色,但如果仔细分析,圣母所具有的种种品质,反而正是千百年来人类道德所极力推崇赞扬的,它们共同的一个形容词那就是“美好”。但为什么惹人嫌呢?我觉得是一种反向迁怒,是因为这些圣母型角色出于好意所做的一些事中了敌人的算计或者阴差阳错的反而引发了对己方的伤害,这种无意的把球踢进了自家球门的行为往往比故意伤害更让人觉得遗憾愤怒,于是久而久之,人们将目光从这些行为本身转移到了这些圣母型角色身上,慢慢的也就给他们贴上了讨厌的标签。但圣母型角色也有完全不讨人厌的案例,比如《飘》里的美拉妮,简直所有美好的形容词都可以用在她身上,是一个堪称完美的圣母型角色,但因为她的行为没有一个是引向糟糕的结果的,所以根本没有理由去讨厌她啊。从书里也可以看出,所有的角色都喜欢她,甚至男主瑞特和女主斯嘉丽这样性格强烈的人也都将她视作精神依靠。所以我反对一看到圣母两个字就开始贴负面标签的行为,故而针对本书的女主,请诸位擦干净偏见再来慢慢品味。

这个故事的主线其实很简单,只是走了三遍……重点在于人心的纠缠,心理描述十分详细,且感情细腻,其中又夹杂了无法言明的误会以及前世对感情的硬性影响,于是这段感情便越来越复杂纠结,女主在第二世、男主在第三世尤其迷失,最后的解决方案永远是追根溯源回到最初的那一刻。老实说我泪点有点低,故事里好几处我都哭的稀里哗啦,虐的心脏一抽一抽的疼啊,果然最是柔软是人心,最是纠结是感情,有时不需要那些浮夸的行动来证明,仅仅是一个回眸一段擦身而过的小径就足以盛着将要溢出的感情,让人满心满眼的感动。

咳,扯远了……这篇的设定是奇幻穿越?关于女主的毕业考试以及命题穿越系统评判什么的,介绍的很模糊,不过因为不是重点到也没关系,只是有一点我很疑惑,女主在穿越前就是成年人的灵魂了吧?不然怎么能专业学习宫斗宅斗知识?可女主在第一世,简直单纯的不符合考生设定啊,专业素养都哪儿去了?其心智怎么看都是符合她穿越后的年龄了……

女主王琳,小名阿狸,正好对应男主司马煜的小名阿尨,一对猫狗。两个人无论如何的因缘际会,三世里都做了夫妻,无关感情,主要是他们的性格以及家世都十分合适的原因,所以根据他们所处的时代以及社会地位,他们的结合有某种必然性,然结局走向就看感情发展了。第一世里的两人都太懵懂,阿狸迟钝老实,阿尨跳脱不着调,日常相处中逐渐心动,然而在感情即将发生质变时,横插进来一个左佳思,如同一场劫数,彻底扭转了两人间的关系。第一世其实是完全没有感情包袱的开始,单纯又轻松,然也正因为没有感情积淀,稍有波折就走进误区。左佳思其实也是个可怜人,她的背后其实是有人想搅浑前朝的池水,她不见得有什么坏心思,只是出现的时机实在太巧,去世的时机也太巧,于是成了阿狸与司马煜之间的一个死结。作者对第一世的描写是最短的,因为没多少心理分析,感情与剧情上都没有解谜,只是让这个误会迷失了阿狸的心,让她在第二世做出了逃避之举,而这个误会所中下的果,则由司马煜吃下,其苦味绵延充斥了后面的两世。关于这个误会是在第三世近结尾时揭秘的,是整个故事的高潮,由阿狸这边查出会稽王的阴谋,剧情上的误会解除;由司马煜梦见前世进行心理分析,感情上的误会解除。揭秘之后真有点为两人第一世的错过感到可惜,真要指责司马煜是渣男我觉得有些太过,他只是太年轻了,不够成熟,因一场无知之失就对他全盘否定,这不公平。而阿狸太过单纯死脑筋,她对其他都没什么要求,唯独感情,至真至纯,容不下一粒沙子。于是这场误会因为两人的不成熟,第一世里始终没能说开,我觉得这里才是司马煜需要负主责的,他之后明明搞清楚了自己的心,却种种顾忌之下没有与阿狸说明,他对阿狸的伤害主要在这里,所以他第二世里尝尽了苦果,是对他这里的错误的惩罚。

因为有系统的存在,阿狸的出局就有了一个明确的标准,她给自己设下的目标无法达成了,且又不肯转变目标踏上新的征程(咳),那就只能结束。于是第一世阿狸在庶子出生后去世。

由于第一世的感情伤她甚深,所以阿狸在第二世里准备换男主,走谢涟线,但这只是她对伤害的本能逃避,却依旧逃不过心之所属从未变过。这一世的主要情节在众人的少年时期,司马煜、谢涟、卫琅三个少年性格迥异却非常投契,三世里都是很要好的朋友兄弟,少年时一起闯祸,长大了一起驰骋战场,实在是一种非常美好而纯粹的情谊。司马煜因为前世的执念,第二世里初始状态就是对阿狸无条件喜欢,尽全力追求,而谢涟因为阿狸的主动也逐渐倾心,两个小小的少年为了争夺心爱女子的注意力,成长过程中充满了不服气的各方面比试,另外还有王琰的严防死守,卫琅的添油加柴,看的人忍不住要轻叹:青春真好啊。阿狸的家人三世里都是不愿阿狸做太子妃的,因为她的性格实在不适合皇宫,所以第二世里王家人对谢涟大开方便之门,而对司马煜则严防死守,搞得堂堂太子想给女孩子送花,还得想方设法的翻墙(笑)。其中最虐心的桥段则是上元节,司马煜兴冲冲的捧着两只憨态可掬的泥老虎以及一束金灿灿的樱草花想要送给阿狸,可在她家门口一直固执的等到夜深、等到大雪飘飞、等到热闹的上元灯市万籁俱静,依旧等不到她。孤零零的少年执拗的怀揣着一份情,用最笨的方法表达着他的诚意,却始终求而不得。他一个人傻乎乎的等在那里,等到忘记了时间,等到心凉,等到不能再等下去,那份深情无处宣泄,只有自言自语出想要对少女说的话,不过简简单单的一句“这一只是你,这一只是我”,便已经诉尽了情肠。而他不知道的是,阿狸一直都在,她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其实一直默默的看着他,陪着他。她亦怀有同样的深情,只是不敢相信,不敢再踏入上一世的境地,她哪怕陪着他痛,也不愿坦白这份绵延了两世的情义。第二世里最精彩的转折,最具有戏剧性的高潮,在王家设宴众少年,实际是为阿狸选夫,没有受到邀请的司马煜,甚至伪造请帖微服前来也要一争。阿狸心痛,但还是决定贯彻自己这一世的目标,选择谢涟。可就在同一天,皇帝下旨赐婚,阿狸再度不可避免的成为太子妃。这一段的情节设计十分精巧,描述了所有人的心理,互为因果的复杂的交织出这样一个局面。谢涟实在是个美好的少年,可就在这一刻,听闻噩耗的他虽不动声色,乱七八槽的棋局却暴露了他的心已乱。谢涟被炮灰,他其实很无辜,但这一世的因果,却仍旧深深伤害了牵涉其中的三个人。阿狸的谢涟线走不下去了,在她成为太子妃的那一刻就已经竖起了死旗,这其实是很让人绝望的一件事,她深知自己命不久已,干脆放下所有过去的执念决定回归本心而活,可相对的司马煜却是充满了对未来的希望,希望随着时间的流逝终归能打动阿狸,天长日久,总有一天他们可以两情相悦。阿狸看着这样满怀憧憬的司马煜,该是何等复杂悲伤的心情?当她害怕爱时,为他的深情心痛难忍,当她决定爱时,又只能眼睁睁看着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却无法言明这不过一场没有未来的苦熬。这一场相守比第一世要短的多,尽管两人倾尽真心,终不过短短两年,司马煜眼睁睁看着阿狸病逝,再怎么抱着她也挽不回她的体温,再如何不肯撒手,她都不会再醒来。他原以为可以一生一世的相守,却原来死别如此猝不及防,他甚至错认为阿狸是为了谢涟郁郁而终,未来的岁月里怀揣着破碎的心不过又一场苦熬。这一世的死别远比上一世的更加惨烈,司马煜这一世倾尽全力的爱,却终究弥补不了上一世的遗憾,他的痛甚至化为另一场执念,无论如何努力都得不到她的心,可再相遇了却仍旧会爱上,那还不如不要再相遇。

于是到了第三世,误以为自己设定里就是无子的阿狸,干脆放任自流不再努力谋划。她不愿再伤害谢涟,尽管他受上一世的影响百般接近阿狸,却终是被她避过,慢慢淡如水。如此便想到第二世,司马煜也是处在谢涟的位置上吧?可他却没有像谢涟那样,因为阿狸的回避而最终退缩。也许是因为少年间的竞争引去了大半注意力,也可能是执念深浅的不同吧?司马煜对阿狸的情,积累了太多的爱与愧,思之甚深,念之如狂,不死不休。到了第三世, 前半段活跃的男配换成了卫琅,但与司马煜和谢涟不同的是,这位与阿狸更多是兄妹间的情谊,他从小在姐姐堆中长大,对男女之情太过懵懂,再加上阿狸的有意回避,最终没有造成什么深陷的情伤,实在幸运。而司马煜虽没有前世记忆,但前世执念依旧影响着他,以身体不适的形式阻止着他与阿狸的相遇,一次次的擦肩而过。但有些命中注定的事是无法更改的,两人终究还是正面遇上了,相见的第一眼,霎时天雷勾动地火。这次相遇主要是从司马煜的角度来写的,写着他尽管不明心中涌动的是何物,却依旧在不期然看到她后,刹那忘记了时间空间,只愣愣的将她与她复杂的忧伤看进眼里,沉浸不醒。他甚至不由自主的伸出手,若不是皇后阻拦的及时,也许就触到了她的脸;随后的错身而过,几度不约而同的回望彼此,情不自禁。就像司马煜自己预料的那样,只要再相遇,就仍旧会爱上,然后他们遇见了,这一世于是又再度纠缠。阿狸再次嫁入东宫,司马煜因着自己也不明所以的奇怪执念,一开始没有看清自己的心。所幸阿狸已经足够成熟,她能够理解,愿意去等,看在他上一世受了大罪的份上,几度包容司马煜的别扭。阿狸的好友容可这一回也跟着她穿越而来,帮助她度过补考,只不过意外穿越成了男人,这个见面就不大方便了,化身妇女之友的神医,在司马煜的眼皮子底下摩斯码传信,让司马煜喝了莫名其妙的一坛醋(笑)。然后,左思佳再度出场,几乎如第一世一样的发展,只不过司马煜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感情,成功回避了第一世的那个致命误会。这一世因着第一世的记忆,因着容可的帮助,阿狸弄明白了第一世里左思佳去世的幕后原因,搞明白了想要下黑手的人(大概是故事里唯一的反派,还存在感微弱,没有正面出场过的),成功解决了危机,左思佳也有了好的结果。而司马煜不断的梦魇,零零碎碎的都是前两世的记忆,因着阿狸两次死别的经历太过深刻悲痛,战争中的他渐渐不安起来,他怕会再度失去她,怕的几乎要窒息,他所能做的唯有尽快再尽快的赶回去,看到她依然好好的在那儿,这一刻才终于放松下来,然后脱力的他便陷入了更深更完整的前世梦境。他看到了第一世的他,如何陷入了那个误会,文中是这样说明司马煜当时的迷失的:“如果她早一步出现,司马煜也许会惊叹于她的容貌,但未必就认定她是自己的梦中情人。如果她晚一步出现,司马煜大概就已经觉察到他喜欢上了阿狸,那么她就连容貌上也无法吸引他了。但她偏偏出现在他为阿狸心动而不自知,甚或感到迷茫混乱的时候。带着超出预期的美貌,有着与阿狸相差无几的内在。”其实如果完全跳出来冷静客观的来看,这理由……有点扯,但如果完全沉浸在故事的氛围中,顺着作者的思路去体验这其中细腻的感情变化,也还是可以理解的。司马煜彼时还太年轻,感情上太不成熟,而那个时机太巧,出现的那个人,由内而外,连身份都是那么的巧。到后来,就连左思佳都明白了司马煜其实是喜欢阿狸的,可两个当事人依旧迷失在其中,紧接着左思佳的死将这一切打成了一个死结,错过了解释的机会,一切都回不到过去。司马煜在梦中看着这一切,心里终于明白,这两世的爱与痛终于造就了现在的他与阿狸,而他也终于明白,跨越三生三世,他与她其实一直彼此深爱。他该回去了,该醒过来了,这一次,一定不要再迷失,一定不要再失去。

尾声里阿狸和司马煜终于有了孩子,私以为容可功不可没。第二世就不说什么了,第一世里阿狸没有容可这个优等生帮她把关,想来不知何时就糊里糊涂中了招。而第三世终于修成正果,随后的年月里,司马煜因为前世记忆的阴影,一直担心阿狸会突然离去,还要忧心着下一世阿狸会不会再来寻他。阿狸每每不知如何作答,私以为她是太认真了所以辩不清楚,于是司马煜叹口气,还是他去找她吧。这一声叹,何其柔软。

阿狸从小的家庭环境实在太好了,完全没有宅斗的必要,于是养成了她实心眼的性格,感情迟钝,反应总都慢半拍,心中无恶,也察觉不到丑恶,别人话中带刺她基本都听不懂,自己到是省心,但遇到别人要下黑手了,她就毫无抵抗之力了。所以她的家人实在不愿她入宫,这样的性格,进去了可不要被人吃的骨头渣都不剩了吗?但我以为,她的善良,也是她性格中的闪光点。现如今主角出手伤人太容易被人原谅,可阿狸的原则性极强,她绝不愿主动伤害他人,甚至预防性的主动出击都不肯做,抛开具体情境客观来看,这其实没有错啊,不应该受人指摘。这样坚守原则的温吞做法也许给她带来了不少困扰,可故事里来看,她从没有因冲动突破原则而做下让自己懊悔终生的事,甚至于,她这样总是思虑过后的行动,虽有时候让人郁闷,可没有一件在道理上可以真正称的上错。她的善良、她的谨慎、她的迟钝实心眼、甚至她的总愿意相信别人是怀着好意,这些温暖的品质其实何其美好,它们也许不能助你走向成功,但却一定能够帮你获得心灵的宁静,能够一生不后悔,这其实也是何其不易的一件事。

司马煜与阿狸在性格上十分互补,且阿狸因为是穿越者,在思想的开放上又能够与司马煜契合,于是他们的日常相处几乎看不到什么矛盾,十分和谐愉快。只除了两人在感情上一致的迟钝,成了他们后来产生误会的前提基础,可惜可叹。整个故事感情细腻,文笔优美,幽默时文字风趣引人一笑,抒情时如石子入湖,涟漪不绝,拨动心弦。故事构思巧妙独特,书中几乎没什么反派,所有矛盾究其根本均是人心纠缠而来,所以两次重生无关复仇避祸,只是理不清的感情纠葛,没有具体的关键事件可以从中改变引导,于是这才是最难的——明知如此,却不知如何下手。个人以为,作者的文笔正好最适合这个故事的题材重点——心理与感情,写的生动细致,感人甚深,我是看一次哭一次,每每回味,同悲同喜,不忍跳出。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坑你三生三世的更多书评

推荐坑你三生三世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