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 理想国 8.7分

《理想国》读书笔记

zhuyuanyuan
2018-03-27 19:51:58
第一卷
    克法洛斯觉得自己老年过得宁静是因为有钱,没有骗人没有欠债,临死时就不用害怕地狱,即认为正义是“有话实说,有债照还”。苏格拉底用“头脑清醒的时候借你武器,他疯了还要还吗?”来反驳。玻勒马霍斯引用西蒙尼得的说法也认为“欠缺还债就是正义”。苏格拉底认为这句话另有所指为“正义就是给每个人恰如其分的报答”。玻勒马霍斯进一步说正义是“利友害敌”。苏格拉底用音乐家不会用音乐技术使人变坏,骑手不会用骑术使马变坏,推出正义的人不会用正义害人。
    色拉叙马霍斯加入,分以下几个回合:(1)他认为正义是强者的利益,强者指统治者。苏格拉底反驳:统治者出错制定不利于自己的制度,百姓遵守制度是正义,但正义的结果并不利于统治者。色拉叙马霍斯将统治者修正为不出错时的统治者,统治作为一项技艺出错时就不能称之为统治者。苏格拉底以医术骑术类比反驳,严格意义上的技艺是为了服务对象的利益,即统治者的统治是为百姓的利益。色拉马霍斯说为百姓利益的背后还是为了统治者自己的利益。苏格拉底反驳挣钱之术独立于技艺,最优秀的人当统治者不为名利,而是不想“遭受让坏的人管自己”的惩罚,故好人当统治者是为百姓的利益。
(2)认为不正义者精明,是美德,正义者又笨又坏。苏格拉底反驳:正义者不想胜过同类,想胜过不正义者,不正义者则同类异类都想胜过。类比有知识的人又聪明又好,不想胜过有同类知识的人,想胜过没知识的人,而没知识的人又笨又坏,想胜过所有人,得出正义者又聪明又好,不正义者又笨又坏。(3)认为不正义强有力。苏格拉底反驳:不正义使团体和个人都不能一致行动,彼此为敌,陷入自我矛盾,什么事都做不成,不是强有力的。(4)认为不正义的人生活的更好。苏格拉底反驳:好的德性使心灵的指挥管理功能发挥的好,就生活的好。正义是好的德性,故正义使人生活的好。
    两人的论述方式差别很大。苏格拉底是诘问式,引导对方思考并讲出答案,是简短的对话。色拉叙马霍斯是灌输式,发表长篇大论,少互动。Socratic Method是在怀疑、提问和讨论中探寻真理,共同进步,目的不在输赢。法庭辩论和演讲比赛的目的是把自己的观点灌输给对方,赢得辩论或比赛。

第二、三卷
   格劳孔提出人害怕正义本身,只爱正义带来的名和利。正义是不得已为之,不正义的人比正义的人过得好。阿得曼托福提出正义与否不重要,有正义的好名声才是幸福的关键。“貌似” 远胜“真是”。 做了不正义的事只要向神祷告求情,用正义拿来装点门面,对人对神左右逢缘,就会无往而不利。需要苏格拉底证明的是:正义是本身能带来好处,不是好名声带来好处。苏格拉底先探讨城邦里的正义,由大见小。随着国家发展,社会生活日趋复杂,会引发战争等问题。苏格拉底认为应该用“高贵的谎言“腓尼基人传说,把国家中的人分为三个阶级:统治者、护卫者和平民。统治者要是有卫国的智慧和能力还要真正关心国家利益的人。最愿意毕生鞠躬尽瘁,考察是否能保持信念和经得起欺骗诱惑,劳筋骨、苦心志、见贤思齐。他们要对外警惕朋友,内部注意朋友。护卫者要有敏锐、勇敢、温和、刚烈、爱智慧的天性,还要进行音乐和体育教育。音乐教育要用高尚优美的假故事、叙述多余模仿的体裁、一刚一柔的曲调、跟随好文辞的节奏,使儿童从小的文艺教育优美和理智,长大后温文尔雅,认识节制、勇敢、大度等美德,达到对美的爱。体育锻炼要朴实。音乐和体育使人的爱智和激情达到和谐。平民要通过神话故事来训导和灌输信念,如腓尼基人传说。所有人一出生就决定了是统治者(黄金)、辅助者(白银)还是平民(铁铜),每个人要到恰如其分的位置上去,做自己分内的事。统治者要防止护卫者野蛮对待百姓,需给他们固定住所和食物,护卫者不能有私产。

第四卷
    阿德曼托斯指出护卫者的生活没有任何幸福。苏格拉底解释护卫者应该大公无私,以全体公民的最大幸福为目标。苏格拉底提出了一个善的国家有智慧(统治者要考虑国家大事)、勇敢(护国者)、节制(全体公民)和正义(各司其职)。国家的正义在于三类人各做各的事。从城邦应用于个人,与城邦的三个阶层对应,个人灵魂有三个品质:理智、激情和欲望。理智是人们思考推理的,激情是人们借以发怒的,欲望是人们感觉爱、饿、渴等物欲之骚动的。理性是智慧的,激情应该服从于理性,理智和激情一起领导欲望。人的三个品质也应该各起各的作用,自身内秩序井然这就是正义。这就是正义的本质。

第五卷
      主要解答了三个浪头。
 开头格劳孔要苏格拉底回答的问题是:护卫者怎样把妇女和孩子归为公有?儿童从出生就接受正规教育,怎么培养?于是迎来了第一个浪头:苏格拉底提出要给女子和男子同样的教育,包括音乐、体育、军事教育。可能会遇到的问题是女子赤身裸体训练遭人笑话,但好笑的东西在理性认为是最善的时会变得不可笑。第二个问题是虽然存在男女职业相同和天然差别之间的矛盾,但不同的禀赋适合不同的职业,这里的禀赋只指关于职业的禀赋差异,不是生理差异,有的女人也有做护卫者的禀赋,只是比男人弱一点。
   接着迎来第二个浪头:女人和儿童为护卫者公有。先讨论治理者的实行方法,再证明其对国家对护卫者的益处。实行方法:首先立法者选出一些男人和女人作为护卫者,同吃同住。给予战争立功男人更多机会与妇女生子,以实现最好的女人和最好男人结合生子的目的。优秀的孩子由另一城区的保姆抚养,有缺陷的孩子则秘密处理。女人和男人都必须在壮年且经允许才能生育,为防止乱伦,男人结婚后第10个月里出生的都是他的孩子,孩子们都是兄弟姐妹。这样的安排可使护卫者们为养生送死同哀同喜,以实现国家的最团结和最善。再者,一切财产公有就没有诉讼。年长者有权力管教年轻人,年轻人因羞耻之心和畏惧之心不会对其动武。故护卫者彼此间和平相处,摆脱了生活琐事,如入极乐世界。
 苏格拉底接着说战争使女人要带孩子和男人共同出发,让孩子观看见习战争,但要以保护好孩子为前提(观看不危险的战争,由经验的人领导、骑驯马)。在军事纪律方面,对士兵赏罚分明;对敌人外抗蛮族,内求团结;禁止抢劫死尸,不用武器祭神;对希腊敌人不蹂躏土地只运走庄稼。
    随后格劳孔提出了这样的城邦如何实现的问题。苏格拉底首先说明这样的城邦只能做到接近,不可能完全相同。然后在寻找是什么具体缺点妨碍其实现时引出了最大的第三个浪头:只有让哲学家做国王或统治者才能实现。
  苏格拉底对哲学家的界定是爱智慧,眼睛盯着真理,能理解美本身,有知识。而非哲学家只能看见具体的东西,看不见事物本身,故没有知识,只有“意见”,意见是知识和无知之间的中间状态。知识与“有”、事物本身有关,而意见与具体的东西有关

  第六卷
    苏格拉底认为最能守卫城邦的法律和习惯的、能认识事物本身的、且经验和美德都不差的人适合做统治者。哲学家具有爱智慧、追求真理、节制、豁达大度、聪敏、强记、有分寸温雅、正义、勇敢的天赋,若给予良好的教育,能具备上述要求。苏格拉底解释了大多数哲学家败坏、没败坏的哲学家没用的原因。败坏一方面是因为勇敢、大度、聪敏、强记的天赋很难拥有,另一方面败坏因素又很强大,如勇敢、节制等天赋、美观、富裕、身强体壮、上层家庭关系等生活福利。而最好的灵魂得到最坏的教育会变成最坏。败坏的哲学家离开哲学,不配学习哲学的人却乘虚而入,玷污了哲学,产生诡辩。少数真正的哲学家洁身自好,保持沉默,看起来对城邦无用。
  苏格拉底认为当今没有一种政治制度是适合于哲学的,而后开始解释一个受哲学主宰的城邦怎样可以不腐败。在从事哲学研究的问题上,苏格拉底认为年少时的学习和哲学功课要适合儿童的接受能力;长大后,要注意身体;灵魂开始成熟后,加强心灵锻炼;体力转衰,自在逍遥时再开始研究哲学。当未腐败的哲学家主管城邦或国王爱上哲学时,上述理想国就出现了。哲学家首先要擦净城邦和人的素质、拟定政治制度,把人的特性画成神喜爱的样子,获得人民的信服,既而成为统治者,随后制定法律、惯例。
 接下来苏格拉底认为哲学家是最完善的城邦护卫者,他们拥有天赋,经受了考验,并在学习中操练(最大的学习),即善的理念。太阳和、跟视觉和可见事物的关系,如同可理知世界里善本身跟理智和可理知事物的关系。给予知识的对象以真理给予知识的主体以认识能力的东西,就是善的理念。世界分为可知世界和可见世界。在可见世界,用影像来研究,由假定下降到结论;在可知世界,用理念研究,从假定上升到原理。前者不具有真正的理性。最后,苏格拉底提出了四种灵魂状态:理性—理智—信念—想象。

第七卷
    苏格拉底用洞穴喻作比,用地穴比喻可见世界,火光比喻太阳的能力,被解救的人比喻哲学家,洞穴里的人比喻平民,从地穴到上面世界并看见东西的上升过程比喻灵魂上升到可知世界的过程。他认为被解救的人应该回到洞穴去帮助囚徒,即哲学家看见了美、正义和善后后应该治理国家,因为他们受到了城邦的教育,有义务为城邦服务。
   接着,苏格拉底讨论如何造就哲学家。除了音乐体育手艺,还需要计数和计算,帮助人理性思考,把灵魂引向真理。其次是几何学,认识永恒事物,再次是立体学、天文学。学完这些“序言”,再学辩证法。科学技术的学习能引导灵魂上升到能看见实在的最善部分。
    接下来讨论选谁去研习这些功课?性格要高贵严肃,热爱学习、强记、百折不挠。先经两三年的体育锻炼,20岁起学习预备课程,不能强迫。30岁选出最有天赋的学习辩证法5年。年轻时不要尝试辩论。之后十五年下到洞穴指挥战争或干公务,接受考验。剩下的时光大部分研究哲学,值班时管理政务。把所有十岁以上有公民身份的孩子送到乡下,用新的习惯和法律培养。

第八卷
    接第四卷,比较从优到劣的四种政体:斯巴达和克里特政治(荣誉政治),寡头政治,民主政治,第四种僭主政治,并探讨对应的个人品质。
1.荣誉政治
(1)产生:从贵族政治中产生。不是生育的好时节生的孩子不是最优秀,变成统治者后轻视音乐、体育教育,使下一代年轻人缺乏教养,金银铜铁混合,导致不一致、不和谐,发生战争。统治者内部分化成谋私利的铜铁集团和重美德的金银集团,相互妥协,产生私有,护卫者开始压迫人民。荣誉政治尊崇统治者,战士阶级配给制,单纯勇敢的人做统治者。(2)特征:崇尚战争、爱财,重体育轻音乐,强制教育。(3)个人产生:善的父亲在乱的城邦不当统治者,安分守己,被大家瞧不起,父亲给儿子理性,周围人给他欲望和激情,他变成了傲慢爱荣誉的人。(4)个人特点:好胜、自信、缺乏但喜爱文化,对奴隶严厉对长官恭顺,爱荣誉,爱财,爱锻炼身体。
2.寡头政治
(1)产生:从荣誉政治里产生。私人财产破坏荣誉政治,国家尊重钱财,不尊重善德,富人掌权,制定法律达到一定财产才能当选。(2)特点:掌权的富人没有政治才能,无法战争,一人身兼数业,贫富差距大,乞丐和盗贼多。(3)个人产生:爱荣誉的统治者被没收财产,儿子目睹后变胆小,羞于贫穷,聚敛财富。(4)个人特征:崇拜金钱,省俭勤劳吝啬,缺乏教养和自我控制,有善恶的双重人格,不肯花钱争名夺誉。
3.平民政治
(1)产生:从寡头政治产生。寡头政治里的统治者敛财,平民挥霍,贫富差距增大,一党派找到国外盟友,革命产生民主制度。(2)特征:自由、宽容。(3)个人产生:寡头政治统治者的儿子在必要的欲望中长大,受到外界物欲诱惑,又因没有受到良好教育,心灵被不必要的欲望攻占 。(4)特征:傲慢放纵、奢侈无耻,没有节制,集多种习性于一身。
4.僭主政治
(1)产生:来自平民政治。平民政治里自由走向极端,产生极端的奴役。民主国家分三个部分:懒惰而浪费的雄蜂型人,处于主宰地位;天性最有秩序、最为节俭的大富翁;自食其力不参与政治的平民。雄峰型人诬陷诬陷大富翁反对平民,是寡头派,他们因平民的伤害而变成真的寡头派,与平民斗争。斗争产生了平民代表,保护平民的利益,保护人早期和蔼可亲,控制轻信的民众,尝到了掌权的甜头后,最终变成僭主,后又组建雄峰式军队,清除异己,掠夺平民,成为“杀父之徒”。(2)特征:独裁、奴役

第九卷
    僭主政治个人产生:在父亲折中的欲望和民众极端的欲望中,被拉向完全非法的欲望。特征:疯狂,浪费、纵情酒色,最终释放非法欲望而作恶,内心混乱,充满恐惧和欲望,最不幸。
   五种人按幸福程度依次为:王者型,贪图名誉型、寡头型、民主型、僭主型。每个人心灵可分解为3个部分(学习、发怒和欲望),各自对应3种快乐、欲望和统治:欲望—爱钱—爱利者—假快乐,激情—爱胜、爱敬—爱胜者—假快乐;学习—爱智—哲学家—学习的快乐(最真实的快乐)。智慧的人能认识到真实,有最真实的快乐,心灵的爱利和爱敬部分被爱智领导才能够追求真正的快乐,故哲学家最快乐,僭主最不快乐。
    回到第二章关于正义的讨论,苏格拉底认为不正义是对人激情和欲望的放纵,而正义才能使二者协调。只有当理性统治了激情和欲望才能够有最大意义上的快乐,正义比不正义快乐。

第十卷
     第一部分批判了荷马以来所有诗人都是美德或自己制造的其他东西的影像的模仿者,完全不知道真实。诗歌作为一种模仿,是心灵的低贱部分 。诗人为迎合大众,不模仿善,而是模仿爱情、愤怒、欲望和苦乐,他们会激励培育和加强心灵的低贱部分毁坏理性部分,应拒绝诗人进入治理良好的城邦
    第二部分论述灵魂是不朽的。一个正义的人神不会忽视。正义的人老后会获得正义者的好处,不正义者老后会被看破,受到处罚。而且苏格拉底用厄洛斯勇士的故事说明了正义的人死后会上天堂获得幸福,不正义的人死后会下地狱受折磨。所以人们应该追求正义和智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理想国的更多书评

推荐理想国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