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的人死三次:电影烂梗、传播与创作的无意识

魔云兽
2018-03-27 18:04:07

这是一本吐槽电影烂梗的短评集子。除了作者之外,里面还有各种来自其他观影人的机智点评。和严肃的电影评论以及观后感不同,这本书看起来相当搞笑,而且画面感极强,你会不自觉脑补那些场景,也会对点评者产生好奇:他们是看了多少电影才总结出了这些套路的?

一、电影中的俗套烂梗

经典的套路我们就不多说了,比如说:

反派死于话多。

当一个人对着20个人开枪,他很可能轻松杀死他们。但是要是20个人对着一个人开枪,他们干掉他的概率却瞬间变低。

必须在一枚定时炸弹爆炸前10秒时开始,炸弹才能成功拆除。

在一部电影中如果反派是一个变态程度和邪恶指数都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超级大坏蛋,那么开场不久后,他真的会连自己人都杀。

一些特别的镜头也容易记忆。比如:

只要有人捧着一个花瓶、玻璃器皿等易碎物,那么在听到坏消息的时候,这个人一定会情不自禁将这些物体打碎,这些物体通常会以优美的慢镜头形式坠落,摔得粉碎。

临死前的标准歪头:如果有
...
显示全文

这是一本吐槽电影烂梗的短评集子。除了作者之外,里面还有各种来自其他观影人的机智点评。和严肃的电影评论以及观后感不同,这本书看起来相当搞笑,而且画面感极强,你会不自觉脑补那些场景,也会对点评者产生好奇:他们是看了多少电影才总结出了这些套路的?

一、电影中的俗套烂梗

经典的套路我们就不多说了,比如说:

反派死于话多。

当一个人对着20个人开枪,他很可能轻松杀死他们。但是要是20个人对着一个人开枪,他们干掉他的概率却瞬间变低。

必须在一枚定时炸弹爆炸前10秒时开始,炸弹才能成功拆除。

在一部电影中如果反派是一个变态程度和邪恶指数都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超级大坏蛋,那么开场不久后,他真的会连自己人都杀。

一些特别的镜头也容易记忆。比如:

只要有人捧着一个花瓶、玻璃器皿等易碎物,那么在听到坏消息的时候,这个人一定会情不自禁将这些物体打碎,这些物体通常会以优美的慢镜头形式坠落,摔得粉碎。

临死前的标准歪头:如果有角色要死了,他就会讲几句话后,吐出一口气,然后歪头死掉。

当你战友身上携带者一张他爱人的照片时,千万别选择跟他呆在同一个战壕里。

二、藏得再深也怕细心

如果说以上的这些种类的梗算是关键情节梗,还是易于识别的话,那么这本书里有一些细致的梗可以说需要相当细心才能总结出来了吧。

比如:

电影中只要有一辆自行车,就会出现一段清脆悦耳的车铃声。

在涉及时空穿越的电影里,主人公都喜欢从垃圾箱里翻出一张报纸,然后通过上面的日期知晓现在何年何月,那么问题来了,这一定就是今天的报纸吗?

“所有电影中的酒保初次出现都是一样的,冷静地用一块布擦拭着玻璃杯内壁。”

“键盘4:3定律,当镜头聚焦在电脑屏幕上时,我们发现屏幕上明明只出现了3个字母,敲打键盘的声音却有4下。”

尤其是键盘这个,我没有去验证,但是感觉能听到这样的细节,真的是很用心了。

……

三、影视文化的渗透效应

有一条让我觉得很神奇,说的是法棍现象,有影迷吐槽说:

“只要电影中出现一个人抱着食品袋的画面,那么这袋子一定会装着一根修长优美的法国长棍,并且精确地露出袋子20厘米。”

这种细节作为观众似乎很少有人真正注意到,我猜想大部分人应该是视而不见吧。但有人总结出来以后,你就会发现,真的啊,这些符号竟然这样深刻地在影响着我们。写评的同一天,恰巧我就看见了友邻发了一张cosplay图,她并一定不是为了展示法棍面包现象,但他模仿的那个玩偶,正是抱着食品袋的场景,里面真的有一根法棍。可见电影所形成的某些文化符号,存在于生活的方方面面。

这本书里有的吐槽相当有洞察,比如其中有一条是这样讲的:

“电影里的性爱戏,基本都是以男性的视角呈现的,观众见到的多半是女演员意乱情迷。有市场的原因,也有导演性别的原因。”

这都可以延展一下聊一聊性别文化了。

“现代电影中的天使入凡尘,似乎就是为了抽烟、吃披萨,然后努力做一个合格的凡人。尽管地球始终饱受饥荒、战争、疾病和通货膨胀的摧残,天使却只解决‘一个男人对女性失去信心,再也不肯尝试约会’这样的小事。”

上面这则吐槽也很犀利。当我们看电影的时候,似乎非常容易接受设定,能从设定上跳出来还做这样的总结,可以说槽吐得有高度了。

四、电影片段的Meme传染

我在看这本书的时候,总是不自觉就会脑补画面,比如:

“只要将仪表盘下任意两根电线碰在一起,电影中的任何角色都能轻松发动汽车,甚至还能把方向盘下面的车锁解开呢。”

不知道你脑中有没有想起某部电影,反正我看到这个好像觉得好多好多电影都有这个桥段。所以,听完以后就会会心一笑。

不过,我在想,为什么这个总结,我自己想不出来呢?想了半天可能的原因就在于,我完全接受了画面中这种可能性。用两根电线发动汽车的场景,我认为是可能性很高的事情。因为我没有车,也没有专门探究过这样的事情。所以,我把这个当理所当然的情形接受下来了。

我怀疑这样的认知过程,很可能具有代表性。有的导演或者是跟我一样也接受了这个事实,或者他们认为大部分观众已经接受了这部分事实,用这个现成的解决方案来搞定这个剧情也是不错的办法,因此,导演才会通过相似的画面来展示对应的剧情。

换句话说,电影片段的某种模式具有病毒般自我复制的特点。我们再来看一个同样性质的:

每当电影中有角色要使用麦克风的时候,它一定会有刺耳的尖锐的反馈噪声。

你很难说它有什么故事性的意义,在我看来它唯一的意义就是把观众拉回到他们熟知的场景中。观众能体会,导演知道观众可以理解,于是就用了。

这种情况下,创作者和观众一起决定了某些镜头的表现形式。当然也可能电影工业化以后,这样的镜头只是一个素材模板的应用吧。

五、想象力的匮乏

但是也有一些则纯粹是缺乏想象力。比如:

外星人总有特别的语言技巧能很快学会一门外语。

如果一部电影能反这样的套路,那么口碑一般就不会差,比如今年的《湮灭》,大家就纷纷赞扬,片子有想象力。

再比如:

身边如果站着一个衣冠楚楚的角色时,一只被淋湿的狗狗才会开始抖动身上的水珠,淘气地溅人一脸。

可以说是相当老掉牙的不好笑的笑料了。

再比如,就连我这样看过电影不多的人都知道:

在在一场奔跑追逃的戏中,如果追击者和逃亡者之间突然出现一辆厢式货车,那么车经过后,逃亡者就会神奇地消失,留下目瞪口呆的追击者留在原地。

像这样的桥段,想想其实是非常无聊的。

六、传播的历史遗留

也有一些套路可能是为了某种形式化的表达,比如

自动秀出防弹背心,如果一个角色被近距离平射,还没死,那么他一定会解开上衣纽扣,展示他身上其实穿着防弹背心。

这种情况在实际中发生的概率很低,你都已经穿上了,还翻开看做什么,但是大概在电影早期,为了让观众看明白怎么回事,所以需要这么展示吧。这种东西在传播的过程中有点像遗传,所以到今天我们在荧幕上似乎还可以看见中枪后立即向观众展示他们穿着防弹衣的片段。

七、创作的无意识与套路的合理应用

还有一类梗是属于不明觉厉的那种,比如这本《我知道你们又来这一套》里有一个词条叫做“然而当地智叟早就看穿了一切”,讲的是电影中,只要有一群鲁莽的城里人初入偏远险恶的陌生区域,就一定会出现的场景:一个头发花白的当地老头眯起眼睛注视着这批陌生人的到达。他智慧的目光早就看穿了一切。

有意思的是我前不久才看完《白鲸记》,里面有一个类似的片段,主角上船后有一个疯疯癫癫的人也说了一些预言式的话,当时我认为是有某种文学上的意图,但是看完这一条,我发现作者有可能也是这种影视文化病毒元素的“受害者”,他创作那个片段中应该是有无意识的成分。

不过,套路也不完全是坏事儿。有一些套路,用于创作也许是一种捷径。比如:在电影里演奏旋律,就随便弹弹就好了,可以避免别人听出来是什么音乐而省下一笔版权费。再比如:重要的人死三次,第一次他会被杀掉,但没有真的死,第二次他会被杀,但他还活着,第三次他才会被杀得死得透透的。按照这样的节奏创作的故事,也符合大泽在昌讲的商业作品写作规律,从体验上来看,应付普通观众应该还是可以吧。

总之,这是一本角度刁钻,吐槽犀利的毒蛇词典,通过这些有趣的吐槽,你可以思考新电影里为何总是有陈腐桥段?一部电影是如何遵循类型惯例的?等等等等。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讲,这也可以是剪辑的创意库,机智的观众总结的那些梗,你要是找几部片子做成鬼畜视频,我感觉会很有意思。

36
3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0)

查看更多回应(10)

推荐我知道你们又来这一套!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