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宗教 论宗教 8.8分

intellektuell和intelligibel在康德哲学语境下的含义与关系

Walt
2018-03-27 16:20:40

intellektuell和intelligibel在康德哲学语境下的含义与关系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难点”,曾经也困扰了我一段时间,今天看到邓安庆在此书中一处略显画蛇添足的脚注中也出现了误解二者含义的疏漏,所以就干脆在这里把前年和L师讨论该话题的结论贴出来,希望能帮到有相同困惑的人。


先上“反面教材”:

邓安庆在此书中的译注,页码见图

再是康德原文:

<Prolegomena>,黄皮meiner2001版p88,§34,脚注1

划重点:

intellektuell sind die Erken
...
显示全文

intellektuell和intelligibel在康德哲学语境下的含义与关系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难点”,曾经也困扰了我一段时间,今天看到邓安庆在此书中一处略显画蛇添足的脚注中也出现了误解二者含义的疏漏,所以就干脆在这里把前年和L师讨论该话题的结论贴出来,希望能帮到有相同困惑的人。


先上“反面教材”:

邓安庆在此书中的译注,页码见图

再是康德原文:

<Prolegomena>,黄皮meiner2001版p88,§34,脚注1

划重点:

intellektuell sind die Erkenntnisse durch den Verstand...

译文:

……借由知性(Verstand)而获得的认识(Erkenntnisse)是智性的(intellektuell),这种认识同样也适用于我们的感性世界(Sinnenwelt);但纯粹只可借助知性而得到表象并且我们的感性直观无法通达的对象则叫作理知的(intelligibel)。因为毕竟每个对象都必须符合任意一种可能的直观,所以或许人们必须想象一种能够直接直观自在之物(Dinge)的知性;但我们对这样一种知性以及能够认识该知性的知性存在(Verstandeswesen)却是一无所知的(即,无法对其形成概念,译注)。

总结:

质言之,凡是有知性参与的认识统统都是intellektuell的,但intelligibel则是只有知性参与的认识。由此不难看出,intellektuell是一个更为宽泛的概念,而intelligibel则只是前者中的一个很小的子集。并且由于在康德哲学中一切人类认识都必然有知性概念(或多或少)的参与,所以我们甚至可以说,一切可能的人类认识都是intellektuell,不过反过来说则不成立,因为人类认识并不能穷尽intellektuell所指涉的范围。

case closed, all credit goes to L

15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3)

查看更多回应(13)

论宗教的更多书评

推荐论宗教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