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摘抄

gone with wind
2018-03-27 15:59:08
现在的科学研究与那时不同了。 我在《自然》杂志做编辑的两个阶段,1966 1973 年和 1980 1995 年之间,竞争上的巨变是最引人注目的。 过去的年代人们偶然会打电话来说他们寄了篇文章,并且希望我们能够使文章顺利通过;到 1980 年,作者会打电话询问他们的稿子是否收到,稿子是否已经送给审稿人去审读,为什么我们拒绝发表,为什么《自然》杂志要依赖那些水平低的审稿人,并且说那些审稿人的判断是建立在自身利益的基础上,他们的玩世不恭使他们失去判别能力 ,他们的出身也是值得怀疑的,等等。

我和我的同事从来无法理解为什么作者不能够接受一个对我们来说是毫无疑问的意见,高质量的杂志只有靠选择性才能保持其质量。 但从 1980 年起那些无休止的电话说明科学界中的文明举止已经不存在了
——哈哈牛逼的人生不需要解释,我是对的,其他人水平太差!ps,此书序是自然杂志的编辑(xx爵士),此书作者是Horace Freeland Judson ,was a historian of molecular biology and the author of several books, including The Eighth Day of Creation, a history of molecular biology, and The Great Betrayal: Fraud In Science, an examination of the deliberate man


...
显示全文
现在的科学研究与那时不同了。 我在《自然》杂志做编辑的两个阶段,1966 1973 年和 1980 1995 年之间,竞争上的巨变是最引人注目的。 过去的年代人们偶然会打电话来说他们寄了篇文章,并且希望我们能够使文章顺利通过;到 1980 年,作者会打电话询问他们的稿子是否收到,稿子是否已经送给审稿人去审读,为什么我们拒绝发表,为什么《自然》杂志要依赖那些水平低的审稿人,并且说那些审稿人的判断是建立在自身利益的基础上,他们的玩世不恭使他们失去判别能力 ,他们的出身也是值得怀疑的,等等。

我和我的同事从来无法理解为什么作者不能够接受一个对我们来说是毫无疑问的意见,高质量的杂志只有靠选择性才能保持其质量。 但从 1980 年起那些无休止的电话说明科学界中的文明举止已经不存在了
——哈哈牛逼的人生不需要解释,我是对的,其他人水平太差!ps,此书序是自然杂志的编辑(xx爵士),此书作者是Horace Freeland Judson ,was a historian of molecular biology and the author of several books, including The Eighth Day of Creation, a history of molecular biology, and The Great Betrayal: Fraud In Science, an examination of the deliberate manipulation of scientific data

不幸的是那只不过是冰山一角。 到 1980 年保密已成了家常便饭。 作者开始给我们寄一些长长的名单,要求我们不要把稿子给他们审阅,并自信地解释说名单上的人是同一个领域的科学家。 既然这样,为什么不相互比较一下以确保你的结论是正确的呢?——评审从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要有雄厚的积累,和敢于接受挑战的勇气

再就是完全的欺骗。《自然》杂志在 1980 年遇到的第一例欺骗案是一个在休斯顿的有独创性的约旦人所为,他的本领是从其他人的信箱中偷稿子,重新打印,把作者的名字换上他自己和两三个名人的名字(他们不在休斯顿),再加上一句感谢约旦国王的“激励和支持”的话,并把它们送到无名的杂志上去发表。 然后,可以从英国伯明翰一个实际不存在的地址那里得到文章复印本。那是个轰轰烈烈的闹剧,80 年代一系列不检点的行为导致了科学家们的研究(经常是试图隐瞒真正发生了什么)和研究生涯的毁灭,虽然用激烈竞争来解释发生这些病态的原因可能是正确的,但个人的虚荣心也在里面起了作用。近来,被告发的丑闻有所减少,但竞争还是存在的。——现在的抄袭对这哥们儿来说,根本不算个事儿啊!哈哈

的确,由于认识到研究分子生物学有许多有用的事可以做并且可以赚钱,竞争更加激烈了。 没有人能够猜测到所得到的利益是什么,但只知道是巨大的。 过去单纯的科学研究已一去不复返,特别是在政府准备随时把课题交给愿意出钱的经济部门的情况下,科学团体的利益也许会削弱大学研究的整体性。 霍勒斯 • 贾德森在这本书再版的后记中有段低沉的描述,说他自己也不清楚究竟是什么原因。

最好的研究是找到世界上从来没有被询问过的问题的答案。 我的同龄人中还活着的和那些四十岁以上的人很容易忘记我们经历了一个伟大的时期,这个时期的每时每刻科学都在发生着革命性的变化。 我们的世界观还处在牛顿(Newton)1687 年发表的《原理》与 19 世纪 30 年代爱尔兰天才汉密尔顿(William Hamilton )对它做出的概括之间。 从历史的长远观点来看,在这个世纪非凡的发现中,DNA 的结构及由此而来的一切最能洞察对自然界所进行的全部科学研究工作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创世纪的第八天的更多书评

推荐创世纪的第八天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