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敖与胡因梦,到底谁在说谎

安文生
2018-03-27 14:25:44
李敖与胡因梦之间,最重要的分歧,莫过于李敖侵占萧孟能家产案。当时两人处于婚姻期间,胡因梦出庭为萧孟能做证,导致两人的关系彻底破裂。
对这件事,两人各执一词。李敖说她在做伪证,配合国民党政府设计迫害他。虽然为这件事,他只坐了六个月的牢。
如果当局真想打压一个人,恐怕会让他将牢底坐穿的。
从前,李敖的确有六年之久的监狱生涯,但还是被释放出来,任由他言论自由,到处挑战了。
胡因梦在自传《生命的不可思议》里,提到事情始末。遭到李敖在电视节目中的强烈抨击:“她说我散发一个传单,传单上说,她每夜卖十万块,卖淫的。然后这个传单就跑到一个记者,有正义感的宇业荧先生的手里。宇业荧就当场拿给胡因梦看,然后跟其它记者说,我们不要替李敖宣传,所以这个稿子报纸没登,整个的过程是这个事情。这还得了吗?我李敖是这种人吗?说难听话了,我如果爱讲胡因梦是卖淫的,她是我老婆也不要卖十万块吧,要卖个一百万我才有面子嘛,我老婆值钱嘛,对不对?”
清官难断家务事。两个人之间,有一个人在说谎。
同一事件,会产生不同的版本。
重点是李敖事隔多年,提到胡因梦时,居然会用的是:我老婆。
虽然他们之间的婚姻仅有三个多月,一百多天。
而胡因梦提到他时,只干脆利落的两个字:李敖。
她息影之后,开始身心灵的研究。连李敖也不得不承认:“可是到今天为止,看了胡因梦翻译的书,一本一本翻译出来,也看到她写的书,我们这种行家忍不住说,胡因梦走这条路是令人佩服的。”
但他立刻会打压她:“可是她失败了。你把一个大前提弄错的时候,你怎么样的努力都是错的。”他认为她研究的内容不对,大前提的设定是一种妖魔鬼怪。
“显然她得天独厚,变成了作家。尤其她认识我以后,结婚以后,还有书可以写出来了。”多么自恋的一种说法。
如果换做是别的女人,与李敖起了纷争,舆论完全掌握在他的手里。毕竟他是知名作家。但胡因梦同样有话语权,也可以“白纸黑字”的用书回击他。显然,这颇令他不爽。
在胡因梦50岁时,李敖特地送来50朵红玫瑰,还在卡片里写了一句:希望长命。
一边不断反驳她,一边又记得人家的生日。这样矛盾的做法,也不能完全怪他。
胡因梦有些形为,也是混乱的。
比如,在两人反目,为萧孟能案针锋相对时,胡因梦还做过这样的事:“我记得上法庭的那天早上,我和母亲到达的时间稍早了一些,法庭的门还没有开,我转过身望向外面的院子,发现李敖一个人坐在对面的长椅子上等候。我心中突然生起一种想法,好像我们俩共同演出了一场荒谬戏,为的只是要转化我们先天人格中的愤怒与嗔恨,好像那是我们在转世前就约定好的事。当时我并没有以我的理性检验去干预这个想法,我只是很自然地认为就是如此,于是不由自主地对坐在远方的李先生鞠了一个九十度的大躬。李敖微微地有一些反应,但我不知道他明不明白我的举动里的意涵。下了法庭,我跳跃地走到他的面前对他说:‘我觉得我们俩无聊透了,放着好日子不过,这出闹剧可不可以不要再演下去了。’李敖脸上带着苦笑地说道:‘其实我也不想演,只是已经骑虎难下了。’我觉得他终于说出了肺腑之言,那一瞬间我心里所有的怨恨彻底烟消云散。”
官司过后,胡因梦一连三次在台北东区不同的地点碰到李敖。她走过去和他握手打招呼,心里有一种“从未发生过任何纠葛”的诡异感,好像他只是她初识的一名友人,彼此还说了几句问候的话。
多少男女分手之后,就成陌路。很多夫妻离婚之后,已成仇敌。胡因梦与李敖有这样严重的分歧,到老的时候,还在争论是非对错。可是她见到他,居然会如此友善,不但打招呼,还握手。
真正讨厌一个人,是恨不得离他远远的,连提到他的名字,都觉得是对自己的一种侮辱。
胡茵梦对李敖,还有更为亲密的举动:“有一天,我穿了一件长的风衣戴了墨镜走在路上,遇到李敖。因为他爱看美女,就一直盯着我看。快要走到我的面前的时候就突然发现是我,他的第一反应是很真实的——他很高兴看到我,其实当时他正在骂我。但是在路上碰见的时候,就完全是两回事。
所以,就在那一瞬间,我对他的怨恨突然就瓦解了。然后我就走过去,握着他的手,突然感觉到还是有一些情感在心里的。我就过去抱着他,抚摸他的后脊,安抚他。抱了一段时间,他突然觉得我抚摸他的手势有点——怎么说呢,就是在感觉上面,我想他会觉得是我强过他,以他的解读,他肯定是会以为我在暗示我强过他,因为似乎有一种母性的、对待小孩的感觉。于是他推开我,说:‘记者会看到。’
然后我就跟他讲:其实我写传记,也没什么太大道理,也有点无聊。我当时的意思,其实也是一种释放,想表达我的友谊。那时我的传记刚刚出来,而他也正在回击我。所以就在我一释放出这个友谊的表现之后,我的眼眶就红了,但他觉得当时可能有记者看着,就还算跟我打个招呼问个好这样的。没想到那天以后,他就开始讲我在向他忏悔。”
 胡因梦果然与一般的女人不同。自传里,她照旧写他那些不光彩的陈年旧事。本来已经惹怒了李敖,他也在对她口诛笔伐。可是一见面,她不但会握他的手,还会过去拥抱他,安抚他的后背。
我终于明白,李敖为什么会在她年华老去之后,仍旧一再想要送她玫瑰。
对那些对她心存好感的男人,女人是需要用一点“撩”的。如果她对他完全不理不睬,恐怕再热情的爱慕者,也终会消失不见。
如果胡因梦一直冷若冰霜,只当他是她眼中的无耻之徒,并始终加以唾弃,李敖不可能还记挂她五十岁、六十岁的生日。
他曾经说:“如果有一个新女性,又漂亮又漂泊,又迷人又迷茫,又优游又优秀,又伤感又性感,又不可理解又不可理喻的,一定不是别人,是胡因梦……”
她果然让他不可理解,又不可理喻。风华绝代,又令人爱恨交织。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生命的不可思议的更多书评

推荐生命的不可思议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