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历史的意义是什么?

[已注销]
2018-03-27 09:58:25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Centauri(来自豆瓣)
来源:https://book.douban.com/review/9088871/


研究历史到底有没有意义,这是我们每天不得不问一下自己的问题?

历史到底是不是那些“大人物殒命的故事”?

是不是“眼见他高楼起,眼见他楼塌了”的茶余饭后的扯淡谈资?

我们受进化过程的支配,受生存发展的考验,如果我们当中某个人没有,那是整个种群保护了个体。

而种群,仍然受到生存法则的支配。

历史与生物学。生命就是竞争。国家贪得无厌,那是因为我们个体就贪得无厌,我们个体贪得无厌是因为千百万年进化的结果,我们的祖先为了生存不得不奔跑和战斗,而战争就是一个国家觅食的方式。

生物学给历史的第二个教训就是,生命就是选择。我们生来就不平等不自由,这是基因决定的,不仅如此,后天还随着文明的复杂化而不断加剧。

只有平均水平以下的人才要求平等,平均水平之上说的全是自由。乌托邦式的平等早已被生物学判了死刑,最佳状态是教育和法律地位上的大致平等。

出生率像战争,可以决




















...
显示全文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Centauri(来自豆瓣)
来源:https://book.douban.com/review/9088871/


研究历史到底有没有意义,这是我们每天不得不问一下自己的问题?

历史到底是不是那些“大人物殒命的故事”?

是不是“眼见他高楼起,眼见他楼塌了”的茶余饭后的扯淡谈资?

我们受进化过程的支配,受生存发展的考验,如果我们当中某个人没有,那是整个种群保护了个体。

而种群,仍然受到生存法则的支配。

历史与生物学。生命就是竞争。国家贪得无厌,那是因为我们个体就贪得无厌,我们个体贪得无厌是因为千百万年进化的结果,我们的祖先为了生存不得不奔跑和战斗,而战争就是一个国家觅食的方式。

生物学给历史的第二个教训就是,生命就是选择。我们生来就不平等不自由,这是基因决定的,不仅如此,后天还随着文明的复杂化而不断加剧。

只有平均水平以下的人才要求平等,平均水平之上说的全是自由。乌托邦式的平等早已被生物学判了死刑,最佳状态是教育和法律地位上的大致平等。

出生率像战争,可以决定神学的生死。潜台词是数量决定质量,笨人穷人天天生孩子,这看上去是一种倒退,实际上这就是胜利。人类历史上野蛮人就是这么一次次消灭文明人的。

南方人创造一个文明,北方人就征服他,毁灭他,借鉴他,传播他。

如果人类的繁衍过快,大自然一般通过三个方法使其回复平衡: 饥荒,瘟疫和战争。不要以为人类不打仗了,粮食也够吃了,人口就不会调整了,地球资源本身就是有限的,而且流感病毒和人类医学对抗,一次次升级,早晚有一天强大到无法控制,大自然从来没有输过。

历史和种族。历史是个色盲,任何企图以种族主义观点解释历史进程的人,都会被过去和未来狠狠打脸。所有伟大的文明,都是一定历史和地理条件下机遇和硬件条件的结合,而和种族无关。

历史之于个人,智力是推动历史的重要力量,人类历史大体上是由少数求新者之间的冲突推动的,大部分人都只能为胜利者欢呼,充当社会实验的活体材料。

负隅顽抗的保守派,和激进改革派其实都有价值,甚至前者更有价值,因为根须深厚活的久更加重要,毕竟新观念只有极少数是有用的。

老人抵制年轻人,年轻人蔑视老人,都是对的,不打一架,怎么保证历久弥新的生存活力。

历史和道德。道德最重要的特点就是他能适应历史的发展而存在,从狩猎时代,农业时代到工业时代。

狩猎时代,生活艰难,男性死亡率很高,因此好斗,贪婪和好色就是好品质,所以男人的罪恶是他崛起的遗迹,不是堕落的标记。

农业时代,贞操,早婚,一夫一妻,白头偕老,多生多育就成了道德规范,这也正是基督教道德规范。

工业时代让个人主义抬头,使得父权母权失去了权威,科学的进步让试管的权威超越了牧师,教育的进步助长了对宗教的怀疑。

婚姻被推迟,节操难以维持,避孕措施的发达让性爱从怀孕中剥离,女性被彻底解放了。

说到底,农业道德走到了尽头,非说这是一种道德沦丧的话,和历史上的道德沦丧比起来,也只是内容不同,没有什么程度上的深浅。

比如同性恋的接受程度,罗马时期都比现在高。我们总觉得我们的时代道德沦丧,那是因为历史学家只记载大事,不会记录细枝末节,所以看起来好像道德高尚一点。

历史与宗教。人类基因不同,大部分人注定贫穷失败,你若摧毁希望,阶级斗争就会愈演愈烈。就像跷跷板,宗教降下去,共产主义就升起来。

从本质上说,历史是个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过程,他并不优待善良,他充满了不幸,最终的结果全看生存能力而已。各种天灾人祸,他们周期性地摧残着人类世界,他的随机性和偶然,被我们主观地赋予了秩序,荣耀,美丽和崇高。

人类在宇宙中微不足道,这种观念严重损害了宗教信仰。工业时代机器的轰鸣,搅乱了对生命轮回和成长奥秘的信念。

宗教得以生存的根本原因是他勾起人们的幻想,希望和情感,安慰他们的生活,照亮他们的希望。如果能再有一场战争摧毁现代文明,教会就能成为劫后余生的人类的唯一希望和指引。

所以说,工业革命带来了民主政治,女权主义,计划生育,宗教的衰落和道德的松弛。当然这一切还有更现实的一面,就是

经济和历史。希腊人希望对达达尼尔海峡的控制,你们真以为是海伦比星空还璀璨的脸庞?

银行家爬到经济金字塔的最顶端,他们观察农业,工业以及贸易的趋势,引导资金的流向,控制贷款,利润和企业,进行着风险收益最大化的努力。财富的集中,是一种自然的结果,在历史上有规律的重现着。

从宗教改革到法国大革命,我们都是在借助暴力使得财富集中进行周期性的缓解。暴力革命对财富的再分配,并不会对财富造成多大破坏,但是人之间的不平等,会很快形成新的特权和不平等。所以本质上真正的革命,是对心灵的启蒙和个人的解放,说的鸡汤一点,真正的革命者是哲学家和圣人。

历史与政府。柏拉图把政体归纳为君主政治,贵族政治,民主政治和独裁政治相继出现的循环。很遗憾,他说对了,这事古希腊就开始循环了,到今天仍然适用。

民主是一种非常困难的政府形式,因为他要求智慧的普及。然而我们早就知道不可能每个人都有智慧。所以,你切莫因为无知的数量巨大,而崇拜他。当然,民主有优点,他带给人民热情,友善,推到特权的墙,人们虽然做不到生而平等,但至少被赋予了机会上的平等。当然,如果我们的自由经济不能有效地延缓分配不均,那么人民就会向独裁者敞开大门!

文明是错综复杂又很不稳定的人际关系网路,建立起来很辛苦,摧毁起来很容易。历史之所以在大体上一直重复着自己,是因为人类的天性缓慢地改变,我们用最古老的方法应对着最新的状况。

人类没有改变,那么所有的新技术,实际上都是在完成旧目标: 取得财物,追求异性,发动战争,赢得竞争。我们到底有没有进步?

某种意义上,没有,我们进化了,但本质上还是动物。

但是某种意义上,也是有的,至少我们的死亡率下降了,虽然我们的生活不稳定且混乱,但和危机四伏的原始人相比来说,还不至于太绝望。

文明兴起又灭亡,他本身也并不消失,而是通过文化,一代代地被顽强地传承下来,就这样,串起了人类的历史。

而历史,正是这些遗产的见证: 进步就是遗产们的创造,优化,传播和利用。他不仅是对人类的愚蠢给予警示,也鼓励我们对有价值的过去做出铭记,让我们感受生命的意义,这些意义有时候超越了死亡。因为,历史这玩意,他即是生命本身,又给予了我们每个人与生命。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历史的教训的更多书评

推荐历史的教训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