荡妇羞耻。忠贞的标准

cc
2018-03-27 08:09:17

我最近看的《潘金莲之前世今生》,作者用佛家的因果去想象潘金莲的今生,当然,她的“今生”放在文革时期,还是遇到了张大户(养父),武大郎(前世的丈夫),武松(丈夫的弟弟),还有西门庆(情郎),在婚姻可以自由的时候,她仍旧没能逃出来悲剧收场,这个故事我看了五遍,当我们走出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死局以后,好像还有某种无形的枷锁,它还在。朱生豪曾经说过,最怕半生不熟的女子遇到半生不熟的社会。女子明明有了解放的自由,却没有解放的意识,如阮玲玉一般,只能香消玉殒了。社会如果不能开放自由,对女人不外乎生前辱骂死后批判。 我没有觉得潘金莲无罪,她杀人,她出轨,这是错,她应该被惩罚,所以她死了。 可是,没有人问过前生的潘金莲今生的单玉莲,她要不要当淫妇,喜不喜欢被强奸,要不要嫁给武大郎。可是一旦认为道德的东西成为现实,出嫁从夫,婚前没有给女人选择,婚后冠以道德枷锁,那么“道德”其实不那么道德,它是针对单一性别的道德。而女性把男性(整个群体)作为依靠,“托付终身”,好的地方在于不需要经过艰苦奋斗去得到生活,不好的地方在于你会因此失去的永远比得到的要多。单玉莲为什么没有逃过宿命,她痴迷于得不到的人(武松),

...
显示全文

我最近看的《潘金莲之前世今生》,作者用佛家的因果去想象潘金莲的今生,当然,她的“今生”放在文革时期,还是遇到了张大户(养父),武大郎(前世的丈夫),武松(丈夫的弟弟),还有西门庆(情郎),在婚姻可以自由的时候,她仍旧没能逃出来悲剧收场,这个故事我看了五遍,当我们走出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死局以后,好像还有某种无形的枷锁,它还在。朱生豪曾经说过,最怕半生不熟的女子遇到半生不熟的社会。女子明明有了解放的自由,却没有解放的意识,如阮玲玉一般,只能香消玉殒了。社会如果不能开放自由,对女人不外乎生前辱骂死后批判。 我没有觉得潘金莲无罪,她杀人,她出轨,这是错,她应该被惩罚,所以她死了。 可是,没有人问过前生的潘金莲今生的单玉莲,她要不要当淫妇,喜不喜欢被强奸,要不要嫁给武大郎。可是一旦认为道德的东西成为现实,出嫁从夫,婚前没有给女人选择,婚后冠以道德枷锁,那么“道德”其实不那么道德,它是针对单一性别的道德。而女性把男性(整个群体)作为依靠,“托付终身”,好的地方在于不需要经过艰苦奋斗去得到生活,不好的地方在于你会因此失去的永远比得到的要多。单玉莲为什么没有逃过宿命,她痴迷于得不到的人(武松),刘瑜说过,女人的人生太可怜,不停地去聊爱情。而男人的风花雪月都是一时的。女人的梦却可以做很久很久。她觉得女人必要须靠男人活下去,她不能也不敢去挣脱枷锁,从一个人的玩物到另一个人手里的。所以再来一次人生也是悲剧。她终于没有欲望了,纯洁无暇,贞洁妇人,她是一个傻子。傻子怎么会有想法呢? 传统伦理试图掩盖的,是其作为女性正常的需求,一情欲需要,即身体上的需要,二是情感需要,有一个精神可以契合的丈夫。 从潘金莲身上,我们可以看到女人的性与爱不一定总是统一的,女性不是女德经里面那样苍白,她们是活生生的,和男性一样的人。她爱上武松是出于情感需要,勾搭西门庆是情欲需要。 因为我们终究都只是凡人,有凡人的自私。 早些年和一个网友聊天,我问他男人出轨和女人出轨,为什么女人出轨不可以被原谅而男人可以?成龙当年说,我只是犯了一个男人都会犯的错误。然后他告诉我,男人出轨就是玩玩,女人出轨就是她已经不爱这个男人了,那么,今天从潘金莲的故事我们可以猜测女人的性与爱也是可以分离的。假设他在意的女人出轨是因为女人不再爱他的丈夫,那么,如果你的妻子身体很爱别人,心里只有你,你能接受吗?他没有再说话。如果你的妻子告诉你,我只是犯了一个女人都会犯的错误呢? 我们都是凡人,只是有人选择背叛,而有人选择坚持。坚持有坚持,放弃有放弃的权利。 那么,忠贞在两性中双重标准真的对吗? — 2018.3.23写于君夜生日 和身体里那个清朝女人搏斗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潘金莲之前世今生 诱僧的更多书评

推荐潘金莲之前世今生 诱僧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