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好生活 美好生活 8.2分

中产阶级与“区分”

去你妈的
2018-03-27 01:08:02

两位作者分别从时间、自然、家庭、洁净、身体等多个方面分析了早期瑞典中产阶级文化的形成与其对社会的影响。主要分析方法是借助民族志、回忆录等进行的文本分析,而分析视角大抵是建构主义的,其中家庭和洁净两章较有代表性。

工业革命之后,中产阶级把生活分成了工作和休闲两个“域”,并在两个“域”内形成了有着巨大差异的道德观念、生活观念,例如休闲时对动物的温柔和工作时对工人的冷漠;同时中产阶级又在这种工作和休闲的两分法中将其中所蕴含的巨大差异合理化,从而也实现了对资产阶级制度的合理化(我们对动物这么善良,他们对动物那么粗暴,我们当然更高级)。

另一方面,不同阶级曾经利用对地域等特征的归属感实现和谐共处,中产阶级的诞生使得家庭从生产单位变为消费单位,对家庭的归属感增强而替代了更广阔的地域归属感(家庭的出现是对原有的女性社会群体乃至地域集体等的背叛)。但这种家庭的归属感事实上充满了带有浓厚中产阶级特色的规训和自我规训。例如儿童尽管不再遭受体罚,却也被降格为家庭的二等公民;爱而非合作被视为婚姻的基础,但两性之间适龄婚姻的年龄差又事实上构成了对女性社会化机会的一种剥夺。

中产阶级

...
显示全文

两位作者分别从时间、自然、家庭、洁净、身体等多个方面分析了早期瑞典中产阶级文化的形成与其对社会的影响。主要分析方法是借助民族志、回忆录等进行的文本分析,而分析视角大抵是建构主义的,其中家庭和洁净两章较有代表性。

工业革命之后,中产阶级把生活分成了工作和休闲两个“域”,并在两个“域”内形成了有着巨大差异的道德观念、生活观念,例如休闲时对动物的温柔和工作时对工人的冷漠;同时中产阶级又在这种工作和休闲的两分法中将其中所蕴含的巨大差异合理化,从而也实现了对资产阶级制度的合理化(我们对动物这么善良,他们对动物那么粗暴,我们当然更高级)。

另一方面,不同阶级曾经利用对地域等特征的归属感实现和谐共处,中产阶级的诞生使得家庭从生产单位变为消费单位,对家庭的归属感增强而替代了更广阔的地域归属感(家庭的出现是对原有的女性社会群体乃至地域集体等的背叛)。但这种家庭的归属感事实上充满了带有浓厚中产阶级特色的规训和自我规训。例如儿童尽管不再遭受体罚,却也被降格为家庭的二等公民;爱而非合作被视为婚姻的基础,但两性之间适龄婚姻的年龄差又事实上构成了对女性社会化机会的一种剥夺。

中产阶级的诞生过程中(即人们尝试变为自然的主人的过程中),另外一个变得尤为重要的社会生活范畴是“肮脏”(和“不得体”)。这里的肮脏实际上在作者(费雷克曼)看来并不是一种简单的结果,更多的是一种手段乃至手段的副产品。

正是人们为所有的事物安排归属(将“自然”规训为“文化”)的努力,或者说规训其他事物的努力使得“不在其位”的事物成为了“肮脏”。反过来讲,“肮脏”(和“不得体”)本身也成为了规训和建立新的社会制度的手段——教育婴幼儿“这个很脏”的过程,正是他们社会化的过程;指责下层阶级“肮脏”,正是上层人士赋予现有制度合法性的方式之一。

第二位作者通过文本分析指出,污秽与洁净曾经只是世俗与神圣之间的一道并不严肃的分界线,然而这种状况在中产阶级的生活方式诞生并扩散开来后改变了——污秽与洁净也开始成为不同阶级之间的区分方式(同时底层阶级也出于改变自我的意愿进行效仿,尽管他们效仿得并不到位)。

整体来看,全文核心观点在于:中产阶级的文化是在与农村文化的区分和对农村人的打压中形成的,自其形成之后,又进一步对这背后所蕴含的城乡关系、阶级关系产生了影响。这个核心观点不算新颖(毕竟也是1979的出版物了……),分论点偶有亮眼之处但并未成为分析重点(北欧人民果然还是做性别视角比较行),不过研究方式倒是非常厉害(文本分析撑起一整本书?),值得借鉴值得借鉴233333

很亮眼的性别视角分析

(以及这里头的“奥斯卡”到底是不是“奥斯陆”的错译啊……

2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美好生活的更多书评

推荐美好生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