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十四岁的聪明鬼了不得

草原上的咩咩羊
2018-03-26 23:36:43

如果不是因为加思斯坦因《我在雨中等你》红极一时,已经是畅销书作家身份的他,读者很难将作者的真实身份摘除出去,仿佛,这就是一本作者真实的经历,而这个“聪明鬼”终于实心了梦想,成为了一名作家,而他十四岁的经历,就早已注定这一切。

不同寻常的出身,不同凡响的经历。

在别的孩子还在玩弹弓的年龄,聪明鬼崔佛做出了选择,为一个古老的家族,为一栋房屋,为一片森林,为父母,为自己,都做出了选择。

很难有十四岁孩子能聪慧如斯,敏感善良肯负责任,他早早做出了一个令成年人都难以抉择的决定,所以,他会成为那个自己想要成为的人,他有这个品质。

可惜,小说就是小说。古老的里德尔大宅并不真实存在,那些发生在一个古老宅子的前世今生与幽灵对话的故事,注定只是故事,但是,作为读者,很有意思的事情是尽管你知道这并不真实,可是你愿意相信它们是真的,因为,相信的感觉是美好的。

小说中自始至终留给读者的包袱都是“真相”。

发生在崔佛爸爸琼斯和爷爷塞缪尔之间的往事,倒是是什么样的事情让琼斯逃离家庭,绝口不提家人?而崔佛的姑姑瑟瑞娜到底在搞什么阴谋?她想要什么?他们提到的那件“不能提”的事情到底是什

...
显示全文

如果不是因为加思斯坦因《我在雨中等你》红极一时,已经是畅销书作家身份的他,读者很难将作者的真实身份摘除出去,仿佛,这就是一本作者真实的经历,而这个“聪明鬼”终于实心了梦想,成为了一名作家,而他十四岁的经历,就早已注定这一切。

不同寻常的出身,不同凡响的经历。

在别的孩子还在玩弹弓的年龄,聪明鬼崔佛做出了选择,为一个古老的家族,为一栋房屋,为一片森林,为父母,为自己,都做出了选择。

很难有十四岁孩子能聪慧如斯,敏感善良肯负责任,他早早做出了一个令成年人都难以抉择的决定,所以,他会成为那个自己想要成为的人,他有这个品质。

可惜,小说就是小说。古老的里德尔大宅并不真实存在,那些发生在一个古老宅子的前世今生与幽灵对话的故事,注定只是故事,但是,作为读者,很有意思的事情是尽管你知道这并不真实,可是你愿意相信它们是真的,因为,相信的感觉是美好的。

小说中自始至终留给读者的包袱都是“真相”。

发生在崔佛爸爸琼斯和爷爷塞缪尔之间的往事,倒是是什么样的事情让琼斯逃离家庭,绝口不提家人?而崔佛的姑姑瑟瑞娜到底在搞什么阴谋?她想要什么?他们提到的那件“不能提”的事情到底是什么?

……

在这个宅子里藏着太多的秘密,就像崔佛探险中进入的密道,发现的临终小屋,日记、信件一样,织成了一张吸引读者探究下去的网。

不得不说,加思斯坦先生太会讲故事。明明这些故事我们都不相信,但是在这个故事中,在这个背景中,我们相信。

因为,树木是有灵魂的,人是有感情的。

里德尔大宅最终还是尘归尘土归土了,可是还是想探究一下瑟瑞娜这个人物。

看起来这是这部小说里唯一的反面人物,站在自然对立面的,都会被设置成反面人物。但是最后发现她的动机并不是钱,而是,深深的憎恶。她憎恶这片困住自己的土地,所以,无比希望能够荼毒它。这样的设置,或许比那种单纯为了钱更巧妙。因为人性之复杂才会让小说复杂,仅仅是爱钱,似乎人物就单薄了。

瑟瑞娜要的,是自由,是爱。

在崔佛看来这是一种畸恋,一个妹妹怎么可以这样数十年如一日深爱自己的哥哥呢?但是联想到这栋大宅已经困住了女孩的灵魂,她之有哥哥,而哥哥是她被拯救的唯一希望,其实也不难理解。从某种程度上讲,是他们共同的父亲造就了这一切。当女儿为了得到自由为他喂食咖啡因和烈酒时,也许并不突兀。她照顾他,她也伤害他,就像他伤害他欺骗她,但是也听她的话。里德尔大宅剩下的人,在亲情的漩涡里相爱相杀,其实琼斯和瑟瑞娜兄妹何止不是如此。

纠结,让最终的审判更令人唏嘘感叹。

我并不讨厌瑟瑞娜这个人物,考虑到一个14岁的孩子都能科学地看待同性恋,阅读哈里在日记里描述的性行为毫无违和感,我觉得我们也应该接受瑟瑞娜对哥哥的畸恋,毕竟,一个古老的如同厄舍府的阴森古老大宅子,什么都可能发生。相反,我还挺喜欢这个人物,她说得话,感觉人物是活明白了,所以,最后瑟瑞娜环球旅行的大计某种程度不也达成了吗?她终于留住了自己唯一爱的人,在这片土地上,就像祖先希望的那样,融为一体。

当然,这是一部需要耐心的小说。我想起一句话,如果你有兰花一般的父母,你只能活成一株蒲公英。某种程度上,崔佛和琼斯都是蒲公英,他们都在面对和应对,兰花留下的问题。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穿过森林的男孩的更多书评

推荐穿过森林的男孩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