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是借口,性是隐喻

以歌言志兮
2018-03-26 23:13:32

遇见李国华之前的房思琪是个早熟的文艺少女。她出身优渥,可以在小说中金碧辉煌的大楼里无忧无虑的读她喜爱的文学,可以用她不符合年龄的成熟看清世间人情。她的整个世界都是文学化的,美是文学的表达对象,丑也是。或者说,在文学的表达力下,世界已经没有美丑之分。

李国华是个常人也罢,可李国华是个能熟练将文学玩弄与掌心的国文名师。他一眼看穿房思琪对文学的痴迷,所以文学成了他接近思琪的手段。但是他对文学的态度始终只是玩弄利用,文学是他谋生的工具,也是他谋杀的工具,他越张扬,他越卖弄,也越凸显在文学之下他本质的浅显与粗鄙。思琪和他不一样,他是依赖文学以生存,而她是以文学为生命。

年幼的思琪在被李国华染指后,她没有声张,也不敢声张。她道歉,是因为传统的尊师重教思想让她潜意识里认为无论老师对自己做了什么,错都在自己;她沉默,是因为她曾经试探过,但是同伴,父母对性的避讳之深让她住嘴。

为什么思琪接受了自己“爱”老师的事实,明明可以在初次受辱后避开老师,却与老师常年保持这种关系?她有机会逃离吗?她真的想逃吗?

被进入的一瞬间,违背伦理的耻辱,对师母的羞愧,贞洁已失的无助,一系列负面的、毁灭性的情绪,在高潮时爆炸,情欲褪去了,它们却留有余温。

她彻底被毁了,然而脏的是她,不是老师。

她的大脑一片空白,除了被动接受,她无法选择,无力思考。就像Jy灌入yd,老师用文学包装过的甜言蜜语也灌入她的大脑。

“也许老师真的爱我。”

她痴迷文学,老师的暴力冲击让她不自主的将极力在思琪面前显摆文学的老师想成文学的化身。

所以,她爱上老师。这是她麻痹自己的方式,也是她向文学表达炽热爱情的方式。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不是她和老师的畸形幻想悲剧,而是她与文学的耳鬓厮磨,缱缱绻绻。

李国华享受着用文学诱奸思琪的过程,思琪又何尝不是在其中享受和文学的恋爱游戏。只是当李国华的肤浅随着时间暴露在日渐成熟的思琪面前时,幻想破灭了,于是只剩下强行奸污。

结尾众人将思琪之疯怪罪于许伊纹给她读了太多文学,看似荒谬,却是最质朴的真相。邻居不知道李国华对思琪的禽兽之行,所以只随便怪罪文学。李国华用文学亵渎性,用性亵渎文学,但是又有几个人不是李国华呢,思琪想眼中只存纯洁文学,就注定走向疯癫。不疯魔,不成活。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的更多书评

推荐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