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理环境对人类社会命运的决定性影响

樛木
2018-03-26 23:09:13

——对《枪炮、病菌与钢铁》所做笔记的总结

这本书的内容,可谓包罗万象,对历史现象的论证,详尽至极,叙述方面,层次分明,有条不紊,让人不得不惊叹作者的博学和强大的逻辑性。在近五百页的篇幅中,作者分别从历史学、人类学、地理环境和演化生物学、语言学等诸多的角度,对影响人类社会命运的根本性因素,进行了不懈的追寻和挖掘。在深挖的过程中,书写出了一部关于人类社会命运的波澜壮阔的发展史。

在前言部分,作者通过“耶利的问题”,展开了对人类命运的追问。在历史演化的道路上,为什么是欧洲人最终征服了印第安人,而不是印第安人征服欧洲人?世界上的财富和权力分配的现状是怎么形成的?一个民族怎么会统治另一个民族?现代世界不平等的根源是什么?各种文明发展的速度为什么会不一样?这种速度差异,又是如何构成人类历史的最广泛模式的?这一连串的问题,引起了贾雷德.戴蒙德的深思,《枪炮、病菌与钢铁》的整本书,就是紧密围绕“耶利的问题”展开的。

作者首先驳斥了“白人比其他族群更聪明”的观点,认为所谓的“智力差异”,并不是导致族群间文明

...
显示全文

——对《枪炮、病菌与钢铁》所做笔记的总结

这本书的内容,可谓包罗万象,对历史现象的论证,详尽至极,叙述方面,层次分明,有条不紊,让人不得不惊叹作者的博学和强大的逻辑性。在近五百页的篇幅中,作者分别从历史学、人类学、地理环境和演化生物学、语言学等诸多的角度,对影响人类社会命运的根本性因素,进行了不懈的追寻和挖掘。在深挖的过程中,书写出了一部关于人类社会命运的波澜壮阔的发展史。

在前言部分,作者通过“耶利的问题”,展开了对人类命运的追问。在历史演化的道路上,为什么是欧洲人最终征服了印第安人,而不是印第安人征服欧洲人?世界上的财富和权力分配的现状是怎么形成的?一个民族怎么会统治另一个民族?现代世界不平等的根源是什么?各种文明发展的速度为什么会不一样?这种速度差异,又是如何构成人类历史的最广泛模式的?这一连串的问题,引起了贾雷德.戴蒙德的深思,《枪炮、病菌与钢铁》的整本书,就是紧密围绕“耶利的问题”展开的。

作者首先驳斥了“白人比其他族群更聪明”的观点,认为所谓的“智力差异”,并不是导致族群间文明程度差异的原因——作者认为,历史上的白人,多死于流行病,然而诸如新几内亚人这些“落后族群”,却多死于谋杀,只有聪明的人才能活下去,所以后者的智力,很可能高于前者,后者显得“不太聪明”的原因,主要是其接触“先进事物”和“文明知识”的机会比白人少得多。作者接着指出了欧洲人征服其他民族的直接原因,也即近似因素——“枪炮”、“钢铁”、“病菌”,这本书的标题就是对近似因素的列举——白人通过“钢铁”和“枪炮”征服了异教民族,又通过自身携带的细菌,引发了异教民族的大灭绝。对近似因素的思索,又引起了对终极因素的思索,为什么带来枪炮的是来自欧洲的白人,而不是美洲大陆的印第安人呢?最后作者揭示了影响人类命运的基石和终极因素——地理环境引起的粮食生产差异。所以,是族群所处的地理环境,决定了一个族群的早期命运,同时也影响着族群的现状。

全书正文,分成了四个部分,每个部分,层次分明,形成了一个完整的、由历史现象——地理环境产生根本因素——根本因素引起近似因素——近似因素影响世界格局的论证的因果链。

第一部分“从伊甸园到卡哈马卡”,主要从历史学的角度出发,列举了一些由近似因素引起的典型历史现象。通过“莫里奥里人被毛利人屠杀的悲剧”和“波利尼西亚群岛上的波利尼西亚族群差异”,说明环境对族群演化的作用,即有利的环境和气候,可以产出更多的食物,食物促进人口增长,而更多的食物,为供养技术型和军事型的非生产力人才的出现,提供了条件。

接着,作者通过“征服者皮萨罗和168名士兵成功俘虏8万大军护卫下的印加皇帝阿塔瓦尔帕”的事例,列举出近似因素下的一些具体因素——以枪炮、钢铁武器、马匹为基础的军事技术,欧洲大陆的流行病,航海技术,集权的行政组织,文字。这些具体因素,形成了欧洲人征服印第安人的明显优势。这些优势形成的先决条件,就是根本因素——粮食生产

第二部分“粮食生产的出现和传播”,主要从演化生物学的角度出发,分析了影响人类命运走向的根本因素——地理环境对物种驯化的影响,以及地理纬度对物种传播的影响,物种驯化和传播对粮食生产的影响。作者首先分析了粮食生产强大的优势——它可以供养10到100倍于以狩猎采集为生的族群的人口,而农耕的定居模式下的生育速度是狩猎族群的2倍(没有不断迁徙的负担),由于多余的粮食需要被储藏,储藏则需由专人看管,从而产生了相应的专门人才,比如国王和官员,从而产生了早期的行政组织,行政组织下的较高效率,又进一步促进了粮食的生产,最后随着人口的不断增长,人口密度也在不断变大,最后符合传染病细菌滋长的人口数量,产生了流行病。

接着,作者分析了粮食生产的前提,也就是物种驯化,通过“确定野生祖先的地理分布图,分布所在地推断为驯化地”“在地图上标出每个地区驯化物种首先出现的年代,观察驯化物种的传播方向”这两种方式,推断出完全独立出现粮食生产的粮食生产发源中心——包括中国、中美洲、西南亚的新月沃地、南美洲安第斯山脉、亚马逊河流域,以及美国的东部。然后,作者分析了族群接纳或者不接纳粮食生产的原因(获取食物的原则,是以最少时间、最小努力、最大把握以及最小风险,去追求在卡路里、蛋白质以及其他方面的最大回报,采纳粮食生产制度与否,取决于生产回报)粮食生产者对狩猎采集族群的影响(出现了全盘接受,或逐步采纳,或全面拒绝粮食生产制度的三种情况),以及影响动植物驯化的因素(地理环境,安娜.卡列尼娜原则,驯化失败的六种原因等)。

最后,作者在“辽阔的天空与倾斜的曲线”一章中,重点分析了大陆轴线走向对驯化生物传播的影响(南北走向的大陆,不同纬度间的气候差异明显,物种不易传播,东西走向的大陆,则与之相反)。美洲和非洲大陆,呈现南北走向的纵向分布形态,纬度变化大,气候变化也大,地理隔绝性大,驯化物种的传播非常缓慢。而欧亚大陆,呈现东西走向的横向分布形态,纬度相当,昼夜、季节等环境因素相似,还具有类似的疾病、温度、雨量、生物群落等,地理隔绝性小,驯化物种的传播十分迅速。在大陆轴线走向上,欧亚大陆的族群,占据了天然的优势,这种优势为其粮食生产技术的提高,细菌的出现,以及钢铁和枪炮的产生,都产生了至关重要的影响。

第三部分“从粮食到枪炮、细菌与钢铁”,主要从细菌生物学和语言学的角度出发,分析了根本因素产生近似因素的原因。首先,作者分析了流行病出现的原因和特征,说明流行病病菌对人类采取的“进攻方式”,是一种“闪电战”和“游击战”兼备的奇特战术——它出击迅速,高效传播,效果迅速,非死即愈,但同时,它又遵守一定的规律,不会完全消灭一个族群的人口,而是采取隔期爆发,周而复始的方式,使人口保持在最低限度以上。充足的人口数量,一定的人口密度,是流行病爆发的前提,而粮食生产制度,为实现这个前提提供了条件。

接着,作者分析了文字产生的原因和传播的方式,以及文字在人类征服史上产生的强大力量。文字大致有三种文字“策略”(各种“策略”结合,再加上符号等,才能形成“书写系统”)——字母表形式的音素(英语等),用一个字表示一种或几种意思的语标(汉语等),一符一音的符号(日语等)。世界上独立发明的文字,只有美索不达米亚的苏美尔楔形文和墨西哥的印第安文,可能独立发明的文字是埃及的象形文字,以及亚洲的中文,其他文字均是借用、改造而形成的文字,或受前者启发发明的新文字。古代文字的主要功能是“方便对别人的奴役”,也就是便于统治,因此那时候文字的书写系统是不明确的,甚至是模糊的,只能为少数的文字记录者掌握,比如国王和祭司,从而赋予了他们无上的荣耀和权力。

然后,作者分析了技术发展的因素,提出“发明乃需要之母的”的观点,驳斥“需要乃发明之母”的通常说法。作者认为大多数发明一开始并不是为了满足“需要”,相反,是发明完成之后,再去寻找“需要”所在。从现代技术发展史看,第一,技术的发展是长期积累的,而不是靠孤立的英雄行为;第二,技术在发明出来后大部分得到了使用,而不是通过发明来满足可预见的需要(比如瓦特与蒸汽机的发展)。社会对发明的接受能力,会受到四个方面的影响,第一,相对经济利益(有没有用?);第二,社会价值和社会声望(有没有名气,是不是名牌?);第三,是否符合既得利益(由于会损害打字机商等主体的既得利益,打字机的键盘一直都是随机排列,更合理更方便的排列方式没有得到适用);第四,优点是否明显。

最后,作者分析了政府和宗教产生的因素。人类社会的形态,伴随着人口的增长和生产力提高,大致经历了从族群部落,再到酋长管辖地,最后到国家的发展历程。族群,人口少,由家庭组成,实行平等主义,没有正式的阶层分化,一般依靠游牧方式生存。部落,人口较少,以亲缘关系为纽带,实行平等主义,一般以农耕定居方式生存。酋长管辖地,人口众多,政治上出现了集中的统治和世袭的统治者,阶层分化明显,经济上采取先集中后分配的方式,这样有利于提供公共服务,弊端在于当酋长个人占据过多财物,重新分配的财物过少时,可能起到维护“盗贼统治”的作用。酋长管辖地和国家的“盗贼统治者”,采取四种手段来维护其统治,第一,解除平民武装,同时武装上层掌权人物;第二,将取得的财物中的很大一部分再分配给群众;第三,利用武力维持公共秩序,促进社会幸福(因此,酋长管辖地和国家的社会一般比族群和部落稳定,后者多处于无秩序状态,谋杀事件频发);第四,制造意识形态宗教意识。

第四部分“在五章中环游世界”,综合运用前三部分的知识,分析根本因素和近似因素对地区以及世界格局的影响。首先,作者从早期澳大利亚人(环境干旱、贫瘠,气候不佳,较为“落后”,没有发展出金属工具、文字以及复杂的政治社会)和早期新几内亚人(地理环境占优势,较为“先进”,南岛人的扩张形成的货物交流,也促进了其发展)的分化上,证明地理环境,对粮食生产,乃至文化、政治的出现,都起着核心的作用。

其次,作者提到了环境影响的一个特殊例外——中国。中国南北差异巨大,文化、政治上的大一统又是如何实现的呢?这主要也有四个因素,第一,在历史上,中国在公元前221年,实现了政治上的大一统;第二,文字大一统,始终存在一个被称作汉语的书写系统(中国境内存在八大语言和130多种“小语种”,汉族通过对异族进行征服和吸收的方式,使汉语最终遍及中国全境);第三,中国的两条大河(长江、黄河)方便了海路间作物和技术的传播;第四,古代中国的南北梯度分布(南北距离短,阻隔因素少)对作物传播的影响小于非洲(有沙漠的阻隔)或美洲(地峡过于狭窄)。

接着,作者从语言学的角度,还原了南岛人所进行的一场宏伟的扩张史。通过语言重构的方式(通过原始母语和后语言的对比,发现其中包含的相似内容,如果该相似内容与牲畜、作物等相关,则可以通过特有物种的传播路径,来研究南岛人的扩张路线),还原了南岛人的足迹——南岛人从华南出发,经过台湾、菲律宾群岛、斐济等地,一路扩张到了遥远的夏威夷、马达加斯加、复活节岛和新西兰岛。

最后,作者总结了欧洲人最终得以入侵美洲的三大终极因素第一,欧亚大陆的人类定居时间长;第二,欧亚大陆可供驯化的野生物种丰富,引进了有效的粮食生产制度;第三,欧亚大陆范围内的地理、生态、障碍小于美洲。

由此可见,地理环境奠定了当今世界的格局,产生了决定性的影响,这种影响,虽然直到今天还没有完全消散,但是随着技术的进步,它的早期影响,正在慢慢淡化,而近似因素的力量正在彰显出其蓬勃的生命力。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枪炮、病菌与钢铁的更多书评

推荐枪炮、病菌与钢铁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