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魂 叫魂 8.7分

叫魂:剥去盛世外衣下的清朝统治危机

索阿雷斯
2018-03-26 22:40:47

1768年,乾隆盛世下,突然从江南水乡弥漫起一股对于“叫魂”的恐慌,一直北上延续到山东、北京、再西去至山西、陕西一带,席卷半个中国。

所谓“叫魂”,就是民间传说有人(一般为乞丐、僧道)掌握邪门的妖术,可以吹一种烟使人昏迷,然后剪掉那人的辫子,就可以将那人的魂转移到纸人纸马之上,被操纵着去做坏事。

起初各县曾经接手过类似的案件,但最后皆查明是栽赃陷害而结案。随后事件被某位总督上报给乾隆,其剪辫的形式和在民众中造成的恐慌引发乾隆的高度重视,下达天命要求各省严查。由此各省均如履薄冰严加排查,纷纷上报众多叫魂案件,并将案犯押送至承德热河行宫供高级官员进一步审讯。

然而在案件审判过程中,原本认罪的案犯接连翻案,指控是因为严刑逼供而屈打成招。同时伴随着追捕核心案犯的一再失利,使得高级官员们不得不承认:这一连串牵连甚广、让皇帝深信不疑的叫魂案件,其实是由一些子虚乌有的谣言发酵而成的大型冤案。这场闹剧最终由乾隆亲自下令而叫停。

民众为何惧怕叫魂?

乾隆时代的盛世,体现在白银的流入、货币的贬值与人口的骤增。各个齿轮之间越咬越紧,庞大帝国在高速前进。一旦白银流入速度放缓,

...
显示全文

1768年,乾隆盛世下,突然从江南水乡弥漫起一股对于“叫魂”的恐慌,一直北上延续到山东、北京、再西去至山西、陕西一带,席卷半个中国。

所谓“叫魂”,就是民间传说有人(一般为乞丐、僧道)掌握邪门的妖术,可以吹一种烟使人昏迷,然后剪掉那人的辫子,就可以将那人的魂转移到纸人纸马之上,被操纵着去做坏事。

起初各县曾经接手过类似的案件,但最后皆查明是栽赃陷害而结案。随后事件被某位总督上报给乾隆,其剪辫的形式和在民众中造成的恐慌引发乾隆的高度重视,下达天命要求各省严查。由此各省均如履薄冰严加排查,纷纷上报众多叫魂案件,并将案犯押送至承德热河行宫供高级官员进一步审讯。

然而在案件审判过程中,原本认罪的案犯接连翻案,指控是因为严刑逼供而屈打成招。同时伴随着追捕核心案犯的一再失利,使得高级官员们不得不承认:这一连串牵连甚广、让皇帝深信不疑的叫魂案件,其实是由一些子虚乌有的谣言发酵而成的大型冤案。这场闹剧最终由乾隆亲自下令而叫停。

民众为何惧怕叫魂?

乾隆时代的盛世,体现在白银的流入、货币的贬值与人口的骤增。各个齿轮之间越咬越紧,庞大帝国在高速前进。一旦白银流入速度放缓,跟不上人口的增长,某一齿轮断裂,就会陷入可怕的停滞。

当时的人们,已经感觉到谋生艰难,需要日夜耕作、手工,才能勉强糊口。因此,其内心对于被谋财害命的恐惧日益增加,而发达的商业化连接了各个城镇也将这种谣言与恐慌散播得更远。

许多社会底层人士无力养活自己,只能成为乞丐或者四处化缘的无证僧侣,这增加了社会的不稳定因素。当人们觉得内心不安时,便会发泄在这些陌生且弱势的人群上。因此被指控为“叫魂妖士”的多为这一类人。

乾隆为何惧怕叫魂?

1. 最浅层的原因:乾隆作为皇帝,自己统治下的民众出现集体性恐慌,有可能使社会动荡人心惶惶。

2. 深一层的原因:乾隆作为满族皇帝统治汉族百姓,其民族征服最显著的特征就是使汉人剃发,留满族辫子。反对清朝统治的一大表现形式即为削发剃辫,因此辫子是清朝皇帝和满族官员们都讳莫如深的话题。叫魂的一个环节就是要减掉别人的辫子,这使得乾隆有理由怀疑,这个妖术团体不是为了夺取普通人的魂,而是为了更大的阴谋——反抗清朝的统治。

3. 再深一层的原因:满族尽管自诩正直磊落,但是统治汉族却不得不沿用汉族的官僚体制。这一体制下,官员之间相互推荐、相互提携,形成官官相护的关系网络。乾隆痛恨汉族的这种腐败,但却发现满族的官员正在被同化。以至于发生了叫魂的案件,没有人在第一时间奏报他,不论满汉,官员之间互相掩饰太平。这使得乾隆觉得自己受到了蒙蔽。因此需要借此机会大做文章,惩治一批在他心中欺上瞒下的官员,对整个官僚体系起到杀鸡儆猴的效果。

这一场叫魂恐慌,最令人唏嘘的是它的起因。追根究底,竟是因为一座山上有两个寺庙,一个香火旺盛,一个香客寥寥。后者的僧人嫉妒前者因而向香客们散播出去的谣言。这一谣言经过社会的发酵、有心之人的利用、皇帝的威压,变成了锋利的武器。原本人小言微的民众拿起了它,挥向自己不满的人,造成了一幕幕的屈打成招,白白葬送了那么多条性命。


本书的作者Philip Alden Kuhn孔飞力,师从费正清。读这本书的过程中,能够时时感受到,这是一本外国人写就的中国研究著作。但也时时不禁发出对作者的敬佩。本书参考了很多清朝的案卷、皇帝对奏折的批注、地方志等材料,想必都是需要坐很久的冷板凳,一页页去翻来的。

这本书读来深入浅出,一点也没有某些学术著作的诘屈聱牙,读罢还令人回味无穷。豆瓣上有人评价,做学术写出这样一本书,这辈子也值了。读罢此书就觉得这句话说得也并不夸张。

最后附上一些书中的原文,供大家感受:

我们最难以判断的,是“盛世”在普通人的眼里究竟意味着什么。从一个十八世纪中国普通老百姓的角度来看,商业的发展大概并不意味着他可以致富或他的生活会变得更加安全,反而意味着在一个充满竞争并十分拥挤的社会中,他的生存空间更小了。商业与制造业的发展使得处于巨大压力下的农村家庭能够生存下去,但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最大限度地投入每个人的劳力。从历史的眼光来看,当时经济的生气勃勃给我们以深刻印象;但对生活于那个时代的大多数人来说,活生生的现实则是这种在难以预料的环境中为生存所做的挣扎奋斗。
说弘历“利用”了政治罪并不见得比说政治罪“利用”了他更接近真实。弘历将各省官员们在缉捕妖首问题上的失职归咎于他们的怠惰、迟疑、对无能属下的姑息,也归咎于江南的腐败以及官员个人的忘恩负义。这些问题正是君主常年关注的焦点。像叫魂案这样一桩政治罪所造成的最大冲击,就在于它动摇了官僚们用以有效保护自己的常规行为方式,从而为弘历创造一个环境,使他得以就自己所关心的问题同官僚们直接摊牌。
一旦官府认真发起对妖术的清剿,普通人就有了很好的机会来清算宿怨或谋取私利。这是扔在大街上的上了膛的武器,每个人——无论恶棍或良善——都可以取而用之。在这个权力对普通民众来说想来稀缺的社会里,以“叫魂”罪名来恶意中伤他人成了普通人的一种突然可得的权力。
在帝制后期的中国,绝大多数人没有接近政治权力的机会,也就不能以此通过各自的利益相较去竞争社会资源。对普通臣民来说,仅仅是组成团体去追求特殊的社会利益变构成了政治上的风险。有时,人们便会到旧的帝国制度之外去寻求这种权力;其结果就是造反和革命。但对大多数人来说,权力通常只是存在于幻觉之中;或者,当国家清剿异己时,他们便会抓住这偶尔出现的机会攫取这种自由漂浮的社会权力。

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MiniZ”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叫魂的更多书评

推荐叫魂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