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 9.3分

大风吹过,什么也不剩下。

阅己者
2018-03-26 看过
这本书字数也不算太多,但我总觉得它是特别特别的长,这就像郝思嘉在书里经历了那么多的起伏,那么多但凡任何一件发生在某个人身上都已经足够传奇的故事之后,瑞德询问年龄时的答案一样。二十八岁而已,一个现在看来甚至刚刚走向成熟,可以被当作一个妇人的年纪,她却像是过完了好几生。在乱世里,悲欢也好离合也罢,轮番登场,却都不会停留太久。
  可能我还太年轻,我对郝思嘉的感情是完全跟随情节不断改变的。故事最开始的时候,她明媚且任性,是长着美丽羽毛,歌喉婉转摄人心魄的鸟,在顺从的外表之下,不因循守旧的心在萌动。我喜欢这时候的她,焕发着勃勃生机的少女,谁能不喜欢呢?从希里那里,她第一次尝到了挫败的滋味,那个穿着新裙子,看见希里骑马走来,金色的头发闪着阳光的下午,渐渐在记忆里发酵成一坛让她沉醉了许多年的酒,无时无刻不在向她宣告对希里求之不得爱情。在她歇斯底里的告白以及对媚兰嫉妒心发作的时候,我完全理解她,从她身上找到了一些自己的黑暗面的影子。
  查理死后,在亚特兰大第一次居住的那段时间,她与周围都格格不入,战争的弓箭把她的过去狠狠捣碎。在暗自的抱怨和白眼里,她忍受所有本不在意的东西。就像断头王后安托瓦内特,她本属于舞会,属于欢声笑语,属于觥筹交错,但在目光的包围里,她必须穿着丧服为南方伟大事业做出一个妇女应有的贡献,故意做出含有热情的样子,时刻抑制内心的逆反与懊恼。
  在亚特兰大沦陷后回到塔拉的那一段,是我在全文中最喜欢的一段。当时的思嘉只有坚强,冷静,勇敢,以及超乎当时对女性习惯认知的能力,虽然常常不堪重压而脾气暴躁,但她依然光芒四射。这段情节是使思嘉完全成熟的转折点,她不像苏埃伦一样端着过去的小姐架子放不下,她可以放弃纤细的双手去劳作,去给一屋子人当主心骨,去熬过那段艰难饥饿的日子,去重新让塔拉焕发一点生机。没有什么能让思嘉认输的,从她下定决心,绝不再让自己挨饿受穷,绝不再回头向后看的时候,她就已经坚不可摧。
  在这样的前情下,与弗兰克的结合似乎合情合理,我们都明白这段婚姻的目的是为了逐利,是退而求其次的预谋,但那样走投无路的郝思嘉,在失去塔拉的后果威胁下,除了这个选择,她还有什么可选呢?弗兰克真的是个悲剧人物,没有得到真正的爱,想法不被尊重与接纳,总是在被利用,最后甚至因为思嘉丢了性命。他是个性格温和的绅士,思嘉对他来说,就像本应该与灰鸽幸福生活的人突然得到的金丝雀,他的笼子太小了,金丝雀破笼而出,啄伤他的眼。
  郝思嘉是个世俗的抗争者,白瑞德更是她反骨的发掘者。白瑞德的爱,在最后他完全放下一切时,才展现出了其中包含的那份小心翼翼来。他很珍惜思嘉,很了解思嘉,但又怕自己在她那里像其他人一样受到挫败,所以用自己最独特的方式去爱她。思嘉在白瑞德面前常常是窘迫的,他总能一眼看穿自己的小把戏,他总能听见自己心里真实的声音,他总是戏谑,粗鄙,却又恰到好处的若即若离。她总是不能确定他是否爱自己,但她无所谓,因为她认为自己的真心也未曾投入这场婚姻。两个人各怀心思,自以为可以掌握并享受其中,却相向而行越走越远。
  当她经历接二连三的失去,在重重迷雾里终于奔跑到尽头,看到瑞德温暖的光时,才明白了真爱。可惜,她那年二十八岁,爱情已经不再等着她了。
  希里说:“如果我曾经坚强过,也是因为她在我身后。”死别的一瞬间,他明白了自己真实的爱情并不在于被禁锢着的思嘉,而是那个再也不会有的媚兰。
  人们在失去之前,总是不能看清楚自己的心,总有那么多理所当然的屏障,让所爱隔着山海。
  我们常认为山海虽可平,但有些时候,山海皆平之日,也是所爱轰然倒塌之时。
  一阵大风吹过,什么也不剩下了,除了谁也夺不走的郝思嘉的明天。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飘的更多书评

推荐飘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