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急需一场浪漫主义革命

Antee
2018-03-26 20:27:42

随手拿起身边的一部外国文学史或者西方文学史,又或是西方文论史、西方文论选,意识到学者们在论述到启蒙主义及浪漫主义思潮的部分,一些历史名人之间因为既经历了启蒙主义的理性主导又直面过伺机而起的浪漫主义,微妙地相互牵连的错综的关系而被一笔带过。他们各自的政治立场也是摇摆不定,甚至本书作者在精巧严谨的翻译中脱离出来,采用“译注”的方式亲自与读者对话,

“读者注意区分浪漫主义一贯的思想立场和不稳定的政治立场。”(p190),

全书一共四章,前三章为主,终章集中性地简述了浪漫主义对后来各种主义的或多或少,尚且有据可循的影响,在后现代主义对浪漫主义的继承和对比之处嘎然而止,余音绕梁。一本中等厚度的论著,平均每章引用近200篇文献,全部以尾注的形式列于附录部分,而章节间每一节中出现的那些,针对非该研究领域人士所了解的无轮是名词术语、还是人物作品,译者都为其做了简略的介绍。因为没有对照原文,用严复先生的翻译标准评价译者的工作未免有些空中楼阁,但是从整个阅读感受来说,我时常忘记了译者的存在,只有当我向脚注投去求助的目光时,适才想起这是一部译作。

仔细观察,卢梭,这位几近被课堂和新晋论著忽略的人物,竟然成为了贯穿全书的主人公,在大部分高校的课堂教学中,对艺术理论的介绍直接从古希腊古罗马跳跃过中世纪,进入启蒙主义,而对于浪漫主义的介绍,用常见的特征性词汇简要的概括这场运动,却从来不会被称作为革命:反理性、学习中世纪、主观感受、回归自然。然而,中世纪已经被文艺复兴衬托地一无是处,甚至“黑暗”业已成为中世纪的躯壳和灵魂。“很多浪漫主义者也会敬仰希腊人”,希腊的精神并没有因为浪漫主义是一场纠正启蒙主义的运动而丢失,相对的,他们从另一个侧面去欣赏和顶礼古希腊,

“(他们敬仰)却不是因为他们‘高尚的简洁和平静的宏伟’(温克尔曼),而是他们对狄俄尼索斯的崇拜和对酒神文化的重视。”(p151)

不难发现,尼采的“主观真理论”的浪漫成分在这里找到了源头。他们首先在哥特艺术里发现了历史与自然的关系,并非简单的模仿中世纪宗教艺术的外在表现形式,“所有被古典主义者贬低的时代特质,无规则、雕饰、阴郁、教权主义、宗教超越,都公然成了浪漫主义的灵感源泉。”至于“哥特”词义的变迁,作者在此处只做简要介绍,但是必须知道,这个词汇首先是被用在建筑领域,而浪漫主义革命中几次著名的、有影响力的言论,都是恰逢那与哥特式教堂对视的一瞬间,神助般地得到了启示。建筑语言成为了民族语言,“语言国家主义”成为了浪漫主义革命中的又一推手,德意志浪漫和法兰西浪漫,基于不同的语系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其他艺术类型的革命。对夜晚看法的转变是浪漫主义在音乐领域的核心,这个观点是从未在其他艺术史和艺术理论中见到的,很少有研究者在研究一场文艺运动、文艺革命的时候,尽管时常提醒自己关注的是整个文艺领域,却往往要么偏文要么偏艺,而在这本书里,作者展现了从平常的贝多芬传记里所看不到的受到了贝多芬影响的整个西洋音乐的发展,原来贝多芬在世的时候受到了世人如此这般的对待啊,心里会这么想,也会不自觉地点开音乐播放器,可能在看完本书的时候,我又重新回顾了一遍西洋古典音乐,转暖的午夜,清晨又将迎来布谷鸟的啼叫,想起那句日语:“今夜は月が綺麗ですね”。卢梭呢,他偶尔出现在眼前,像个引路的智者,说上一两句契合时宜的哲言;他就是那个时代的智者,引领着李斯特、诺瓦利斯、歌德、赫尔德、费希特等等,而这些人的具有辐射性的影响能力,自然向着当时以法兰西和德意志为主导变革的拉丁语系和日耳曼语系呈放射形扩散,尽管中图分类为I类,他尽其所能地将当时整个文艺领域的启蒙和浪漫变革纳入叙述,记得秦晖老师在某次网络授课中提及,如今我们谈及文艺复兴就错以为只是“文艺”的复兴,Renaissance本意为复兴,只是被译成了“文艺复兴”。这本书中也提及了和秦晖老师相同的观点,并且强调了浪漫主义者们从未与政治相分离,他们之间紧密联系,而卢梭恰好就是这么以为看起来毫不关心政治,也毫无政治立场的人。

浪漫主义强调“内省”,这让我想起儒家文化历来强调的“内省”,修身而齐家,齐家而治国,治国而平天下;18、19世纪的疯癫与内省相关联,人们认为去往心灵的最深处的内省之旅会跨入一个异常黑暗的领域,“大智慧一定与疯癫相连,他们差隔只在一线间”。而在对疯癫的艺术表现上,歌剧舞台发挥了最大限度的集视觉、诗和音乐的浓缩能力,从宏观和微观上尽情地双重叙述,“歌唱和独白为分裂和破碎的人格提供了一个完美的表达方式”。疯狂被舞蹈和歌唱,而“芭蕾舞是受到浪漫主义影响最长久的一种。”不难发现,浪漫主义的内省强调“脱离关系”,而儒家的内省在巩固原本已经因为虚假的血缘关系而公私难分的“依赖关系”,历来的革命从来都只与国政相关,从未与艺术形式相关,如果说有,唯一的相关就是艺术受到了破坏。其实究卢梭的思想源头,浪漫主义革命是基于对“艺术与道德、科学与道德的关系”问题的探讨,卢梭走在找朋友的路上,偶然看到了一个问题,那是一个征稿大赛的命题作文题目——科学和艺术的进步到底是腐蚀了道德,还是促进了道德?他把这篇顿悟写成了《论科学与艺术的道德影响》,该文获奖并于次年出版,他带着近乎疯癫的狂热,宣布着:“文明用花束掩盖了拖累我们的枷锁,而艺术与科学进步了多少,我们的心智就退化了多少”,并且大胆地预言:“人最终会彻底地疏离于现代世界,以至于他们将祈求上帝让他们回到从前无知、天真、贫瘠的状态,只给他们留下那些令人快乐,值得珍重的东西”。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浪漫主义革命的更多书评

推荐浪漫主义革命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