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游记 东北游记 8.2分

历史之外,满洲以里

舍其
2018-03-26 19:41:18

初见这本书是看到有朋友新书到手秀朋友圈,但这本中文名叫做《东北游记》的书并没有引起我找来一读的欲望:就是外国记者在东北转悠一圈的所见所闻,顺便来点怀古呗?去年关于东北的负面报道特别多,于是对东北的历史和现状有了一些兴趣,希望了解作为共和国长子的东北何以至此。所以,我带着问题,找到这本书,想通过书中描写的历史,看看能否找到东北变成今天这个样子的合理性,以及有没有可能窥见这片土地的未来。读完之后,好像找到了,但也似乎问题更多了。

先大略介绍一下这本书吧。英文名《In Manchuria:A Village Called Wasteland And the Transformation Of Rural China》,我宁愿翻译成《满洲以里:荒地村与中国农村的变迁》而非《东北游记》。作者是跟彼得·海斯勒(何伟)一起作为美国和平队志愿者在中国支教过的迈克尔·迈尔(梅英东),此前还写过一本《再会老北京》,风评也很不错。梅英东在北京支教认识了一个东北姑娘,跟人结婚后跑到姑娘老家吉林市的荒地村住了两年,顺便借着东北便捷的铁路网四处访古流窜,追寻这片土地的历史,也观察这片土地的现状。所以,这不是走马观花堆积素材的“东北游记”,而是深入满洲以里得来的“有机”历史

...
显示全文

初见这本书是看到有朋友新书到手秀朋友圈,但这本中文名叫做《东北游记》的书并没有引起我找来一读的欲望:就是外国记者在东北转悠一圈的所见所闻,顺便来点怀古呗?去年关于东北的负面报道特别多,于是对东北的历史和现状有了一些兴趣,希望了解作为共和国长子的东北何以至此。所以,我带着问题,找到这本书,想通过书中描写的历史,看看能否找到东北变成今天这个样子的合理性,以及有没有可能窥见这片土地的未来。读完之后,好像找到了,但也似乎问题更多了。

先大略介绍一下这本书吧。英文名《In Manchuria:A Village Called Wasteland And the Transformation Of Rural China》,我宁愿翻译成《满洲以里:荒地村与中国农村的变迁》而非《东北游记》。作者是跟彼得·海斯勒(何伟)一起作为美国和平队志愿者在中国支教过的迈克尔·迈尔(梅英东),此前还写过一本《再会老北京》,风评也很不错。梅英东在北京支教认识了一个东北姑娘,跟人结婚后跑到姑娘老家吉林市的荒地村住了两年,顺便借着东北便捷的铁路网四处访古流窜,追寻这片土地的历史,也观察这片土地的现状。所以,这不是走马观花堆积素材的“东北游记”,而是深入满洲以里得来的“有机”历史。

所以还是值得一读的。

历史是本书最有血有肉的部分,或者说是我最关注、也受启发最多的部分。所以,全书点题的在我看来是这句话:“在东北,一个人能感受和触摸多少过去,多少历史。”对东北历史的追寻虽然可以上至新石器时代的昂昂溪遗址,但真正对今天构成有机的,还是应该从大清龙兴说起。后金建国到入关建立清王朝的历史我们耳熟能详(拜那么多充斥屏幕的辫子戏所赐),“闯关东”也曾经是影视热门,但对清末到新中国,还是有很多历史细节我们的了解并不多。比如说,历史书从未讲过,东北在清末已经全面成为俄国殖民地。沙俄东进吞并西伯利亚之后并未止步,一方面跨过百令海峡进入阿拉斯加,与英法的扩张势头迎面相遇后才停下脚步;另一方面翻过外兴安岭直捣满清龙兴之地,直到与同样在寻求扩张且已吞并朝鲜半岛的日本撞在一起才刹住车。正是因此,日俄战争才会在东北爆发,而清廷只能关起门来,保持“中立”。苏联对东北的野心与沙俄一脉相承,日本投降后,苏军接管东北,将大量工业设施拆运回国,并继续主导东北直到中苏交恶。所以,东北在20世纪里,有一大半的时间都不是中国人在统治。

而俄国和日本先后统治东北的半个多世纪,在梅英东笔下十分有声有色。俄国人修了中东铁路,并从无到有建设出国际化大都市哈尔滨;中国政府取消了哈尔滨建城百周年的纪念活动,因为不希望殖民者的功绩被铭记,但俄国人留下的印记仍然比比皆是。日本对东北的建设更加用心,很多城市规划和基建到今天都仍然受用无尽,他们的移民规划也表明了扎根的决心;当时在国际上即有论调“不是征服,是发展”,可见日本在东北带来的进步也是有很多人承认的。作者讲述这些历史时用到的素材,有大量当时在东北的传教士、医生等留下的回忆录,也有大量官方文件(日本两千人的调查团就留下了六千份调查报告),还亲身走访了大量遗址、博物馆以及历史的见证人。因此,这些历史不是数字,也不只是书摘,而是跃然于纸上的鲜活。《占后余波》(Occupation’s Aftermath)读来尤为令人感慨唏嘘,写到沈阳盟军战俘营,写到731部队,写到战败对东北日本人的影响,也写到中日友好墓园的坎坷。

但日俄离开之后的东北舞台,这本书反映出来的却较为空白,只能从受访者的口述中和转摘的新闻中窥见一些。我在阅读时想到的是,史料的不同,是不是可以表明不同政府对待历史的不同态度?日本、美国都保留了相当多的原始资料且可公开查阅,中国、俄罗斯在这方面似乎是要差一些。中国有五千年历史,却似乎一直只活在当下。作者在各地想要找当地文史资料都极困难,偶尔得见的一些活历史也往往处于“不合时宜”的生存状态。书中写到赛珍珠及其第一任丈夫,夫妇二人均对中国农村充满关怀,一者从文学角度,一者从社会学研究角度,都留下了对中国农村的珍贵记忆。梅英东的作品,我想也算这种关怀的传承,反而是中国人自身,很少去关注身边的历史与变迁。

东北在建国后的兴盛与日俄建设的基础不无关系,同时也有计划经济体制的原因。改革开放后东北的衰败,从站街女可见一斑,但不知道这种衰败是否足以解释东北今日旅游业、商业领域的乱象。以前关注稻作文化时,也留心过台湾的农业,于是记住了“工业东北,农业台湾”这样的布局,是说日本殖民者建设这两个殖民地有清晰思路,而非专事奴化、掠夺。但同样是被日本殖民了数十年,东北和台湾最近几十年的发展天差地别,其间异同该如何解读?亚洲四小龙均为前殖民地,这是偶然还是必然?如此等等问题,无法在本书找到答案。

因此本书只有不到一半的篇幅是在写荒地村,以及管中窥豹的农村变迁。所以我觉得,本书副标题其实也不那么得当。荒地村的历史很平淡,只有“1956年,荒地建村”的记载。相反,荒地村的“未来”在东福米业刘老板的描绘下,却是极令人振奋的一幅蓝图,这大概跟薄在大连建设的未来博物馆有异曲同工之处。如果说书中反映出了农村变迁,大概也就是城市化令农村变成空心,而也有建设者提出“不是要进城,是要建城”的思路而已。农村在城市化进程中面临的诸多问题,本书都未能涉及,更不用说提出解决思路。

这本书我先读的中译本,但读了几十页之后觉得译笔有点儿太卖弄,而且有些地方看着词不达意也许有误译,最终还是找了英文本来读。读完英文本也回头又对照看了一下中文本,发现果然译本处理有些不如人意的地方。

翻译错了的我举几个例子。最简单的如将第9章的Target百货翻译成“射箭靶”(好像没有哪里不对),第11章将thirteen hundred years翻译成三百年,第16章将关家姐弟说成兄妹,第13章近结尾处将作者与司机的对话翻译得像是司机的独白一样,等等。书中出现“大中华区”、“华中城市西安”等表达,也仿佛未经锤炼。(“大中华区”一词是中国政府反对的表述。)也有些句子翻译得不伦不类,比如:

第9章:But then I read Mayor Dunlop’s looping words —expecting hearts to dot the i’s ……

译文:不过我还是仔细看了看顿洛普市长那些鬼画符一样的字,字母 i 上那个小点弄得跟画了颗心似的……

此处的 dot the i’s 应该来自于习语 dot the i’s and cross the t’s ,表示写字时一笔一划一丝不苟,我想怎么也不会是译者说的这个意思。

第17章结尾:In their glass a viewer leaning close to see a relic ……

译文:参观者俯下身往玻璃柜里看的时候……

这里说到的玻璃柜比人高,lean close to 应该是前倾靠近,不应该是俯身。

第13章,译文:住在里面的中国人孙先生终于说服他们,日本战败了。

说服?嗯,原文是convince。

第13章:“I had better not go,” a general had told him, ……

译文:“我最好不去,”一位将领对他说,……

这里是在讨论溥仪为何没有回皇陵祭祖。语序就不说了,然而前面那句话我觉得应该是虚拟语气,表示“要是我的话我就不去”的意思。

第13章:he served as a special guide, leading a one-off tour of his former palace,……

译文:作为特别导游,在他过去的宫殿里做了一次参观。

“做了一次参观”这种动词名词化语病,在译文里其实不胜枚举,可能也是现在翻译体的通病了。one-off 指“一次性”,这里有“最后一次”的含义,译文并未体现出,更未体现出原文的 leading 之意。我觉得可能这样说更像中文一点:

作为特别导游,他带着大家最后一次参观了他从前的皇宫……

读了英文本之后再读译本,我想动手改的地方还蛮多的,文字洁癖使然,这里就不展开吐槽了。

但还有另一种类型的错误,倒不是说翻译有问题,只能说是译者可能不够尽责,就是作者明显写错了的地方。比如原书写到毛主席逝世,人们哭了几天,再到周总理和朱德逝世时就已经哭不出来了,然而中国人都知道,三人中毛是最后一个逝世的。合格的译者恐怕应该就此向作者求证本意?再,书中写到集约化农业时,说中国只有不到5%的鸡即两千只左右是散养的,那么全中国只有四万多只鸡?译者也应该做点查证。

对照来看,中译本删除的地方极少,已经算很良心了。我看到的删节有关于长春围城的,有关于薄熙来案的,还有关于八九的一些少量内容,而整段删除的我只瞄到这么一处:(原文见第四章,未仔细比对,不知道是否还有更多)

“All museums tell stories; China’s tell political ones. Often, as at these ruins, the museum or historic site is posted as a “patriotic education base.” Such shrines—interpreted by the local propaganda department—present historical events as leading, inexorably, to the Communist Party’s victory in the Chinese civil war. In Beijing’s National Museum of China, the display concerning the nineteenth-century Taiping Rebellion against the Manchu dynasty depicts it as a pre-Marxist version of a peasant uprising without mentioning that its murderous leader believed he was the younger brother of Jesus Christ. In Tibet, museums seem to exist only to assert to visitors that the territory “had long been a part of China.”

试译如下:

所有的博物馆都在讲故事,中国的讲的是政治故事。像这样的废墟,往往都会在博物馆或历史遗址上张贴着“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按照本地宣传部门的解读,这样的神龛展现的历史事件,表明了共产党在国共内战中的胜利是大势所趋。在北京,中国国家博物馆呈现的十九世纪的太平天国运动是对满清王朝的反抗,被解读为前马克思主义时代的农民起义,但对其嗜杀成性的领袖相信自己是耶稣亲弟弟的事情只字不提。在西藏,博物馆仿佛只为了向参观者证明此地“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一部分”而存在。

书中关于“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的吐槽比比皆是,而这段算是提纲挈领。这一段具体是哪儿犯忌讳呢?其实说不出个所以然,因为这种尺度的句子书中还有不少,别的却大都安然无恙。

译者对文字雕琢不够用心,译者和编辑的粗心(大部分翻译错误,编辑认真点的话也都能排除),加上出版审查带来的挥刀自宫,都让本书可读性有所下降。所以,有条件的还是尽量读英文版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3)

添加回应

东北游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东北游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