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社会 消费社会 8.4分

一次无效的揭露

顾小横
2018-03-26 18:52:55

消费品通过相互暗示和关联来构建起一个无法逃遁的大网,消费者在物品的朝生暮死中徒劳地寻觅某种位置,但这是不可能实现的妄念——在消费的世界里只有变动不居的相对位置。

说消费是被「制造」出来的,或许隐含着某种误会,因为这让人感觉有一个阴谋资本集团在操纵一切。然而关键之处在于,消费社会里没有任何组织能够切断这个无休止的循环,一个大公司的垮台除了给同类提供一个空缺和引发社会新闻的一时骚动之外,并不能引起任何真正有意义的涟漪。

固然可以将资本视为织网的蜘蛛,但是难道蜘蛛可以脱离蛛网而存在吗?追问谁应该为现状负起最初的责任,无异于鸡和蛋的循环。当系统开始运作之后,其组件相互推动——一个不受外力的运动物体并不需要一个额外的动力源,甚至在它的内部也无法找到。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它需要一个内部结构和各组件的相互作用力,以免自身解体。

一如既往地,大众传媒再次成为靶子。毫无疑问,如果让重复的部分相互抵消,那么生活的大多数时间等于空白。发生在屏幕上的「新闻」,成为世界「有事发生」的唯一证据。新闻事件成为类似古代帝王年号一般的东西——一种和人们毫无关系的纪年约定。

鲍德里亚不经意间提及可能

...
显示全文

消费品通过相互暗示和关联来构建起一个无法逃遁的大网,消费者在物品的朝生暮死中徒劳地寻觅某种位置,但这是不可能实现的妄念——在消费的世界里只有变动不居的相对位置。

说消费是被「制造」出来的,或许隐含着某种误会,因为这让人感觉有一个阴谋资本集团在操纵一切。然而关键之处在于,消费社会里没有任何组织能够切断这个无休止的循环,一个大公司的垮台除了给同类提供一个空缺和引发社会新闻的一时骚动之外,并不能引起任何真正有意义的涟漪。

固然可以将资本视为织网的蜘蛛,但是难道蜘蛛可以脱离蛛网而存在吗?追问谁应该为现状负起最初的责任,无异于鸡和蛋的循环。当系统开始运作之后,其组件相互推动——一个不受外力的运动物体并不需要一个额外的动力源,甚至在它的内部也无法找到。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它需要一个内部结构和各组件的相互作用力,以免自身解体。

一如既往地,大众传媒再次成为靶子。毫无疑问,如果让重复的部分相互抵消,那么生活的大多数时间等于空白。发生在屏幕上的「新闻」,成为世界「有事发生」的唯一证据。新闻事件成为类似古代帝王年号一般的东西——一种和人们毫无关系的纪年约定。

鲍德里亚不经意间提及可能有一部分人并不消费:一部分人能够获得环境要素理性的、独立的必然结果。虽然他没有解释如何才能实现这一点。

既然消费对人的全部诱惑在于,它温情脉脉地承诺一个永远无法抵达的天堂,并通过他者的影像来「示范」,那么打破这个无耻谎言的关键就在于,认清个体命运的不可化约。在原子化的现代社会,人与人的命运既高度相似又并不相通,并没有什么蓝图式的解决方案可以提供,甚至对这种方案的寻求本身就已经再度落入盲从的窠臼。

鲍德里亚不提出解决办法恰恰证明了他的自洽——莫非读者仍然在期待什么定制的解决方案,而这不正是消费社会的特征?如果赞同消费不能带来通用的拯救,那么就没有理由幻想作者能提供替代品。大众传媒的全部无耻和愚蠢,就在于让人产生「理解」的错觉。人的相通之处寥寥无几,个体的解决办法只能在那些独特的不可言说之处。

并没有一个推销拯救办法的上帝。如果这本书在记录和揭露之外,还让人从中直接挖出了任何矿产,那恐怕恰恰表明了某种误解。这本书的无效正是它最有效的地方。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消费社会的更多书评

推荐消费社会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