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土耳其

轻策
2018-03-26 18:29:53

选择这个题目确实有点俗,也确实是因为周传雄的那首《蓝色土耳其》。

下面的文字和土耳其相关,也许和蓝色也相关—毕竟土耳其也是个沿海国家,毕竟伊斯坦布尔的蓝色清真寺举世闻名。但确实和周传雄以及他的那首歌无关,虽然将近二十年前的土耳其旅行中,从安卡拉到伊斯坦布尔的大巴上,确实有位土耳其女孩在我的耳边轻声低唱英语的流行曲,并且成为我土耳其旅行中最深刻的记忆之一。

此外,地处欧亚连接处号称自己是欧洲国家的土耳其共和国,绝大部分领土是在亚洲大陆的安纳托利亚高原上。它的颜色,在我的记忆中,泥土地的黄色是主要基调。

...
显示全文

选择这个题目确实有点俗,也确实是因为周传雄的那首《蓝色土耳其》。

下面的文字和土耳其相关,也许和蓝色也相关—毕竟土耳其也是个沿海国家,毕竟伊斯坦布尔的蓝色清真寺举世闻名。但确实和周传雄以及他的那首歌无关,虽然将近二十年前的土耳其旅行中,从安卡拉到伊斯坦布尔的大巴上,确实有位土耳其女孩在我的耳边轻声低唱英语的流行曲,并且成为我土耳其旅行中最深刻的记忆之一。

此外,地处欧亚连接处号称自己是欧洲国家的土耳其共和国,绝大部分领土是在亚洲大陆的安纳托利亚高原上。它的颜色,在我的记忆中,泥土地的黄色是主要基调。

评《1453君士坦丁堡之战》

1453,在人类历史应该算是个重要年份。

这一年,君士坦丁堡,拜占庭帝国的首都和最后堡垒终于沦陷于征服者穆罕穆德二世所率领的奥斯曼军队之手,所谓的“罗马帝国”最后一丝正统或非正统血脉的嘶吼终于在穆斯林军队的炮火中成为历史的余音。“在整个基督教世界,君士坦丁堡的灭亡在宗教、军事、经济和心理上都产生了极大影响”。

这一年,伊斯坦布尔成为奥斯曼帝国的“罗马”,苏丹穆罕穆德二世继续攻城拔寨,将基督教徒在黑海周围的根据地一一拔除,并且在欧洲大陆持续前进,几乎进逼到基督教的中心—罗马城下。“直到200年后的1683年,在维也纳城下,奥斯曼军队在欧洲的前进步伐才被彻底阻挡住”。

本书即是围绕1453年,在穆罕穆德二世和君士坦丁十一世之间,奥斯曼军队和拜占庭联军之间,针对君士坦丁堡的攻防之战所展开的。胜败已然见分晓,但历史的细节依然有趣。

首先,将君士坦丁堡攻防战解读为希腊和土耳其民族之间的斗争,是将历史极简化了。不要说当时的奥斯曼人还没有土耳其人的概念,即便是当时的拜占庭人,很大程度上也将自己视为“罗马人”,是罗马帝国的正统传人。

其次,将君士坦丁堡攻防战解读为基督教世界和伊斯兰世界的斗争,在一定程度上也并不正确。诚然,穆罕穆德二世领导的军队本质上是一支伊斯兰的军队,但他的最高层里有很多新近皈依的新穆斯林,更不用说那些成分复杂的底层士兵。而且,“穆罕穆德二世本人更热衷于建设一个世界帝国,而不是让全世界都皈依伊斯兰教”。而在君士坦丁十一世这边,君士坦丁堡名义上还是“第二罗马”,是基督教世界的中心之一。奈何,基督教欧洲的援助苦盼而不至,因为他所求援的对象---意大利各城邦—“对保卫基督教信仰没有兴趣”。“他们是精明而讲究实际的商人”,在数百年中,和各路伊斯兰豪杰暗通款曲,只为追求贸易及其后面的利润。

最后,将君士坦丁堡攻防战解读为某些西方人眼中的先进文化和落后文化的斗争,则更是荒腔走板。事实上,在1453年之际及之后的200年中,奥斯曼帝国甚至整个伊斯兰世界都更富庶、更强大,在文化上也更为开放,愿意接受异教徒的存在,对其也更为宽容。以至于,“巴尔干农民很高兴能够从沉重的拜占庭封建奴役中解放出来,因此接受了奥斯曼人的统治”。而拜占庭帝国早已陷入了奥斯曼人的汪洋大海,甚至“富庶的君士坦丁堡早在两个半世纪前就被基督教十字军洗劫一空”,已经一贫如洗。更不用说,正在崛起的西班牙帝国还在强迫穆斯林改宗,驱离犹太人,以及设立宗教裁判所。

《1453君士坦丁堡之战》用生动活泼的笔法讲述了那段历史,并且试图纠正一些固有的偏见。无论如何,伊斯兰文化确实曾是先进文化,奥斯曼帝国成功夺取君士坦丁堡,绝不仅仅是军事上的胜利。

评《奥斯曼帝国的衰亡:一战中东,1914—1920》

可以和《阿拉伯的劳伦斯》那本书对照着看。

只不过那本书是从阿拉伯的视角,或者说是从阿拉伯的劳伦斯的视角解读历史,而这本书更多是从奥斯曼人,特别是奥斯曼土耳其人的视角来解读一战是如何让已经病入膏肓的中东病夫彻底崩溃的。

两本书各有优劣吧。

但毫无疑问的是,不论是阿拉伯人还是土耳其人,甚至库尔德人,都被英法两个殖民地帝国耍得团团转,“帝国主义靠得住,母猪都会上树”。从某种意义上说,一战同盟国是战败国,但协约国仅仅是赢得军事上的胜利,而非真正的胜者,他们绝非自己标榜的那么高尚,特别是英法的殖民政策,领土分割政策,对于那些争取民族解放和独立的人们,可谓罪孽深重。更不用提他们对德国的重压剥削政策,间接引发了二战的爆发。

可惜的是,两本书对于谢里夫哈希姆家族最后如何败于伊本 沙特之手,各阿拉伯现代国家边境如何最终形成以及凯末尔如何率领奥斯曼的残兵败将一一击败了对土耳其领土充满觊觎之心的协约国干涉军着墨不多。

评《凯末尔传》

一直以来都在等待中文出版界能出一本凯末尔的传记。

终于等来了这一本。稍让人失望的是,篇幅过于短了,总共两百多页,其中还有很多页是注释。

正如作者自己说的,他并不想写一本细致的凯末尔的传记,而主要是想研究他的思想体系的变迁。他差不多达到了他的目的,因为确实有很多篇幅在叙述凯末尔主义的形成和变化,甚至毫不避讳(估计也避讳不了)凯末尔的那些荒唐事:伪造历史和文物,称“土耳其是历史最悠久的人种,土耳其语是最悠久的语言”等等。

对于我最感兴趣的---凯末尔如何在一战的溃败中凝聚尚未形成的“土耳其民族”军队打败西方列强干涉的这一部分,作者着墨甚少,但也有关键词句,如凯末尔对英法苏的各个击破,如“正是俄国源源不断地供应可靠的黄金和武器装备才使得发动反抗希腊人的战争成为可能,从而确保土耳其独立”。

不过,想要了解那一段历史,恐怕还要等待更详尽细致的凯末尔传记了。

不知道是不是为尊者讳的原因(毕竟作者是土耳其人),作者称凯末尔的祖先来自高贵的土库曼贵族,完全不理会凯末尔对伊斯兰教的离经叛道而导致的传言---凯末尔其实有希腊人的血统(毕竟是出生在穆斯林并不占多数的萨洛尼卡)。这也是我很感兴趣的一部分,凯末尔是如何形成“土耳其民族”认同的,特别是,如果传言属实的话。

不知道本书是从土耳其语翻译过来的,还是从英语转译的,感觉小的瑕疵挺多的,比如将军事工业中大名鼎鼎的克虏伯(Krupp)译成克鲁普,将叶卡捷琳娜大帝按照英语的发音译成凯瑟琳大帝。

期待一本更好的凯末尔传记。

评《佩拉宫的午夜—现代伊斯坦布尔的诞生》

非常有意思的一本书。文笔生动,小故事涵盖方方面面的历史,几乎可以当做伊斯坦布尔旅行前的人文方面的必备书籍。

作者围绕着伊斯坦布尔的一座豪华酒店—佩拉宫,讲述了从奥斯曼帝国修建第一条铁路起到土耳其共和国加入北约止,即几乎是二十世纪上半叶的时间内,伊斯坦布尔是如何从一座多民族多宗教文化多元的奥斯曼古城演变为现代土耳其城市的历史。

读这本书的时候,感觉就像是在看关于伊斯坦布尔历史的短小无声的纪录片,而且是摄制于早期的画频极快的那种。人来人往,楼起楼塌,从苏丹哈里发,到希腊裔的企业主,从白俄难民,到亚美尼亚天主教的教士,从托洛茨基,到戈培尔,从协约国的占领军,到土耳其共和国的开国之父,佩拉宫或者说伊斯坦布尔见证了欧洲病夫的轰然倒地,见证了凯末尔带着他的军队从安卡拉开始节节胜利并最终击退了协约国分割土耳其的妄想,同样也见证了土耳其的少数族裔,如希腊裔,被迫离开了世代生活的故土--不止是伊斯坦布尔还有安纳托利亚--迁徙到了爱琴海的对面,如亚美尼亚裔,不止是被强迫迁移还被土耳其军队屠戮。

当然,相反方向也有数以百万计的的穆斯林从奥斯曼帝国的故土迁移到了现在的土耳其,并眼睁睁地看着位于欧洲的故土现在成为了希腊、马其顿或者保加利亚的领土。其中,凯末尔--土耳其的国父--的出生地,萨洛尼卡,最终成为了希腊城市塞萨洛尼基。

即使是在奥斯曼帝国时期,伊斯坦布尔也是一座文化宽容的城市,无数非穆斯林和穆斯林和谐地生活在苏丹哈里发脚下的这座城市里,比如大部分的餐厅由希腊裔或者亚美尼亚裔经营,比如妓院也合法地存在。土耳其共和国成立之后,在凯末尔主义追求现代化的倡导下,文化氛围更加宽容:地下的酒精饮料走到了合法酒吧的桌面;已经被改造成清真寺的索菲亚大教堂被改造成了博物馆,被遮盖的东正教精美的马赛克也被复原;以前被头巾和罩袍遮盖住的穆斯林女孩也被组织参加选美,甚至在1932年夺得了环球小姐的桂冠……

凯末尔起兵之初,选择了远离伊斯坦布尔的位于亚洲大陆的内陆城市安卡拉为指挥部所在地,可以理解,毕竟伊斯坦布尔当时是焦点,而且还聚集了协约国的军队。但土耳其共和国成立并最终稳定下来之后,其领导层为何没有选择将首都迁回伊斯坦布尔,就有些让人疑惑了。毕竟,凯末尔主义的一大宗旨就是西化,毕竟,土耳其共和国始终将自己视为一个欧洲国家(虽然在很大程度上是一厢情愿)。

而今天,以正统穆斯林自居的埃尔多安总统,是否会将凯末尔主义一直想使其世俗化的土耳其共和国重新伊斯兰化?而伊斯坦布尔,这座曾经开放包容的城市,又会在土耳其加入欧盟的努力一再失败的背景下,又将走向何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佩拉宫的午夜的更多书评

推荐佩拉宫的午夜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