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and in War Command in War 评价人数不足

战争指挥——当代分散指挥理论的奠基之作

eastvirginia
2018-03-26 看过
马丁·范克里韦尔德教授
马丁·范克里韦尔德教授


     以色列的马丁·范克里韦尔德(Martin Van Creveld)教授,是当代最著名的军事历史学家和军事思想家之一,其学术地位可与富勒、利德尔·哈特比肩。他不仅著作等身,而且有重要贡献,他的Command in War, Supplying War, Fighting Power都堪称经典之作。
      1985年,范克里韦尔德教授出版了《战争指挥》(Command in War),这部罕见的以军事指挥为专题的著作是当代分散指挥理论的奠基之作。
      范克里韦尔德研究了从公元前490年的马拉松会战到20世纪60年代的越南战争,重点分析了近代以来的拿破仑战争、德意志统一战争、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三、四次中东战争和越南战争的作战指挥,从中寻求指挥的本质属性和指挥方式的演变规律。他认为,从古到今,指挥的本质是对确定性的无尽追求,包括敌军部队状态和意图,天候、地形等影响作战环境的种种因素,以及己方部队的状态和行动。指挥的终极目的在于搞清每个因素,然后将其协调起来以实现最佳结果。指挥方式演变主要体现在组织、程序和手段的不断完善。
      范克里韦尔德认为,确定性取决于决策所需信息的数量和任务的性质,任务规模越大、复杂程度越高,决策所需要的信息就越多。因此,指挥的历史可以被视为决策的信息需求与指挥系统满足需求的能力之间的竞赛,这种竞赛是永恒的,存在于所有的军事组织和每一个指挥层级。一方面,战争是敌对双方实力和意志的对抗,不确定性是战争的本质属性,这就构成了指挥对确定性追求的逻辑障碍。另一方面,为了获得确定性,指挥机构需要掌握所有的相关信息,信息越多,处理信息的时间就越长,区分相关与不相关、重要与不重要、可靠与不可靠、真实与虚假信息的难度就越大,这就构成指挥对确定性追求的现实障碍。
普鲁士军事思想家克劳塞维茨,他认为战争是充满不确定性的领域
普鲁士军事思想家克劳塞维茨,他认为战争是充满不确定性的领域

      19世纪前,战争的规模和范围有限,指挥官尚且可以独立处理这些信息。自拿破仑战争之后,随着军队组织结构的日益复杂和战争规模、空间的不断扩大,需要处理的信息远远超出了指挥官个人的极限,此时他只有两种选择:第一种方式是提高信息处理能力,包括扩大参谋机构和使用新的技术手段;第二种方式是重构指挥体系,在确保不降低效率的前提下,减少决策所需的信息。在面对不确定性时,指挥官的直接反应经常是选择第一种方式,但往往第二种方式更有效。选择第二种方式时,指挥官可以将任务分解赋予下级,由下级自主决策、独立行动,也就是分散指挥,这样上级和下级决策所需的信息都减少了。
      那么如何保证分散指挥体系有效运行呢?范克里韦尔德从指挥的历史中总结出5条相互关联的需求:①尽可能降低决策门槛,赋予底层的行动自由;②尽可能在较低级别上建立能独立遂行任务的合成部队,使其指挥官能独立决策、独立行动;③建立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的信息传输系统;④上级指挥机构积极搜集信息,用以补充下级例行报告的信息;⑤在体系内部建立正式的和非正式的沟通渠道。
      范克里韦尔德总结说,处理不确定性有集中与分散两种基本方式。在战争中,提高决策门槛、抑制下级的主动性,会降低下级处理不确定性的能力,增加其面临的风险。换句话说,高层要想获得更大的确定性,只能以牺牲底层的确定性为代价。而在老毛奇的集团军和鲁登道夫的突击部队中,正是采用相反的逻辑,高级司令部愿意接受更大的不确定性,以减少下级的不确定性。
老毛奇,公认的任务式指挥的鼻祖
老毛奇,公认的任务式指挥的鼻祖

      范克里韦尔德认为,历史上最成功的指挥官不是将下级仅仅视为执行命令的工具,也不试图自上而下控制一切,而是给下级足够的自主权。他们认识到确定性是时间和信息两者的产物,宁愿依靠较少的信息决策,以节省时间;他们只向下级明确任务和意图,由下级根据现实情况自主决定完成任务的方法;他们克制自己不随意越级发号施令;最重要的是,他们认识到由于战争充满极大的不确定性,混乱不可避免,而混乱中蕴含着胜利的机遇。
25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Command in War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